“我要杀光你们的熊猫!因为你们杀我们的大象犀牛!”

世界不懂你,你可以怪世界,对世界反唇相讥,但是,恐怕更明智的办法,还是去努力表达自己,让别人了解自己吧?

“你觉得,中国年轻人如果知道这个焚烧象牙的事件,会告诉他们的父母不要买象牙吗?”

2016年4月30日,在肯尼亚史上最大规模焚烧象牙的现场,一名穿着考究的美国中年女记者表示说她想采访我。我并没有拒绝这个采访。

然而她的这第一个问题让我有点不知道如何回答,因为这个问题是建立在“中国人买象牙”的基础上的。这个假设本身虽然没有大错,但是却有许多需要澄清的细节问题,我觉得需要澄清完那些才能够在正确的语境下回答这个问题。

“女士,我需要明确一下,我觉得你这个问法是不正确的,你似乎假设了所有的中国人都买象牙,然而,其实,那只是很少很少的一部分……”

美国女记者似乎没有兴趣听我多说,又抛出了下一个问题:“你自己为什么做野保?是因为你喜欢动物,还是因为就是一份工作?我理解,很多人做这个就是一份工作。”

“额……”我差点被呛死,不知道如何作答。

“我想跟更多中国人聊,但是他们一般都拒绝,你有建议吗?”

“我的建议是你需要先好好了解中国文化,了解中国人的情况,否则你这么提问法,他们根本就不会跟你说话。”

“噢我知道,因为他们缺乏教育,不懂象牙贸易和大象盗猎的问题。”

1.jpg

“抱歉,但是我觉得你这么理解是完全不对的,我觉得你有严重的偏见。”

这个十分钟左右的对话,最后以她对我说“I think you are an asshole(我觉得你是混蛋)”,我说“我觉得没有必要和你再说话了”结束。

对话结束我心情糟了半个小时。

2.jpg

同样是当天早上,一名来自国际野保组织荷兰总部的大叔拦住我,问我愿不愿意接受他们的采访。他的问题其实比较客观,虽然他对象牙话题中的中国人角色没有那么理解,比方说不了解中国人中购买象牙其实只是极少一部分人,比方说中国也有很多人很热爱野生动物并为之拼搏。但是,经过我的解释说明,他觉得都是可以理解的。

“我早上尝试采访两个中国人,被很激动地拒绝了。他们说:‘我没有买过象牙,我身边也没有任何人买过象牙,你不要来跟我说这些’。”大叔很不解。

“那很可能是因为他们觉得西方人都对中国人有很大偏见,用象牙问题来恶意攻击中国,所以他们根本就不愿意跟你说话。”我笑。

“但是这不是我的本意啊!”大叔苦笑,还用双手做了一个擦眼泪的动作。

3.jpg
2016年4月肯尼亚焚烧象牙的现场。105吨象牙被焚烧,以示抵制象牙制品的决心

类似的情况我也听一位在肯尼亚的以色列野保人士奥菲尔说过,他当时正接受一个中国官方媒体的采访,讲到了中国作为象牙市场的问题,那名中国记者情绪变得非常激动。

“后面的半小时,这名记者完全不愿意听我说话,教育了我半个小时,为中国辩护。”奥菲尔苦笑,“我还以为她是来采访我的呢。”

然而,我了解奥菲尔,他其实对中国没有任何的偏见。在这个例子中,我们的中国同胞预设了他是那类有偏见的外国人,从而自身带了大量的偏见,以至于听不进去别的声音。

4.jpg
以色列籍野保人士奥菲尔

在非洲,相信许多中国同胞都经历过上述的类似情况,因为外国人,外国记者往往将中国视作一个在野保问题中的坏人来跟我们进行一些交流,我们会感觉到震惊,感觉到愤怒,我们会不禁进行反击:“西方人杀了多少大象,现在凭什么怪中国。”

我还记得一位南非朋友告诉我的,他走在南非街头,突然一位白人大妈跑过来指着他的鼻子:“我要杀光你们的熊猫!因为你们杀我们的大象犀牛!”

我能深刻地感受到面对这种情况下作为中国人的一种被冤枉了的不平和一种试图反击的愤怒。作为一名从事野保工作的中国人,这种时刻你将经历得比别人多,你的委屈也将比别人多。

就在上个月,当我走在南非CITES国际野保大会会场附近时,一名看上去是普通南非民众的白人阿姨拦住我,开始对我讲象牙犀牛角贸易有多么血腥残酷。我忍不住打断她,因为她对我来普及这些知识完全搞错了对象,然而她并没有停止教育,直到我拂袖而去。她大概直到我走后还觉得自我感觉良好吧?然而,我作为一名中国野保人的自尊心却受到了不小的伤害。

我还记得,这种类型的伤害,在2013年我刚刚开始进行相关工作,刚刚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影响非常巨大。有那么几个时刻,我心里对这些白人的厌恶,让我一度觉得“我干嘛要那么努力去保护这些可恶的人想保护的东西呢?让他们都见鬼去吧。”

最后,对野生动物发自内心的热爱让我坚持了下来,但是我也知道,如果我对野生动物的热爱稍微少那么一些,有那么几个时刻,我很可能打算停止野保领域的工作,单纯地出于对那么几个做野保的白人那种自以为是态度的愤怒。

世界不懂你,你可以怪世界,对世界反唇相讥,但是,恐怕更明智的办法,还是去努力表达自己,让别人了解自己吧?这就是这几年下来,我对这种情况琢磨了很久的结论。

当前,世界上对中国有许多的误解和偏见,在野保问题上的直接体现就是觉得中国人都买象牙犀牛角,都吃狗肉,都不重视环境保护。这些认知是不全面的,持有这些错误认知的人分为两种:一种愿意去听,愿意去发现自己原来不了解中国人;另一种不愿意去听,坚信自己的正确。面对后者,你可能怎么解释都没用,但是,在我的经验中,前者才是外国人中的大多数。

5.jpg
2016年10月中南屋组织内罗毕华人参加保护大象,犀牛和狮子的全球游行

我还记得在无数个国际野保活动中,作为台上唯一的中国嘉宾,我面对着许多带有偏见的问题,落落大方地讲,是的,中国是当前一个象牙走私的主要市场,但是,在中国买象牙的人不到0.1%,而且有许多中国人也热爱野保,在野保领域努力。

“中国也许是问题的一部分,但我们也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千万不要因为对中国人的不了解与偏见,而疏远了你们保护大象的盟友。”

每次说完这句话,台下总是一片掌声。大概是那些掌声,让我逐渐明白了:遇到对中国的偏见,遇见不正确的指责,不要被愤怒蒙蔽了眼睛,不要用“你也有问题你凭什么说我”的方式反唇相讥,要坦诚地承认我们的不足,同时指出对方误解的部分。

你会发现,大多数的外国人,其实很愿意更加了解中国,只要你愿意坦诚地讲,愿意和他们交流,他们就愿意听。

野保小知识

目前中国已加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根据《公约》及我国《野生动物保护法》等相关法律规定,私自携带象牙及象牙制品入境为犯罪行为,将被追究刑事责任,最高可判无期徒刑,同时判处罚款。

在肯尼亚,现在买卖象牙会受到严查,哪怕是一个小象牙吊坠,你也要为之付出至少7万元惩罚和几天的非洲牢狱之灾喔~想要更好地融入当地社会,避免矛盾纷争甚至是牢狱之灾,以下的法律禁区坚决不可逾越!

任何危及濒危物种的犯罪行为一经定罪,可处不低于两千万先令的罚款或终身监禁,或二者兼具。

  • 任何人保存或被发现持有野生动物相关的查获物品,或未经允许利用其进行生产,均属犯罪。 (一条手镯就可能让你面临不低于一百万先令的罚款或不低于五年的监禁喔~)

  • 从事狩猎或任何其他娱乐形式进行狩猎的人既属犯罪,一经定罪,可处以不低于两千万先令的惩罚或终身监禁。

  • 任何人从事“丛林肉”贸易的狩猎,或持有、经营任何野生动物物种的肉类,既属犯罪,一经定罪,可处不低于二十万先令的罚款或一段不少于一年的监禁,或同时处以上述罚款及监禁。(丛林肉,你还敢吃吗?)    


一个帮助你走进非洲的公号

ID:chinahouseproject

6.jpg       

作者:黃泓翔

摘自:中南屋

中南屋 象牙 肯尼亚 非洲 野生动物保护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