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第一」与全世界下一阶段的冲突

保护主义、孤立主义和「美国第一」政策,是引起经济和军事灾难的关键。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不仅仅是反对全球化的民粹主义反弹,它也可以预示美式和平(Pax Americana)的结束,即美国及其盟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建立的自由交换和共享安全的国际秩序的结束。

「美国领导」的全球秩序已经带来 70 年的繁荣。它取决于以市场为导向的贸易自由化制度,增加资本流动性和适当的社会福利政策,由美国提供的安全保障,得到了从欧洲、中东和亚洲,到北约和其他各种联盟的支持。

然而,特朗普可能会追求阻碍贸易、限制劳动力和资本流动的民粹主义,反全球化和保护主义政策。他对现有的美国安全保障提出质疑,宣称自己将强迫美国的盟国支付更多的自我防卫费用。如果特朗普认真贯彻「美国第一」,他的政府将把美国的地缘政治战略转向孤立主义和单边主义,只追求自己国家的利益。


美国曾在 20 世纪二三十年代采取类似的政策,结果促使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种子萌芽。贸易保护主义从影响成千上万进口商品的《斯姆特-霍利关税法案》(Smoot-Hawley Tariff)开始,引发了报复性贸易和货币战争,使经济大萧条更加恶化。

更重要的是,美国孤立主义基于「美国被两个海洋保护着,十分安全」的错误信念,才间接允许了纳粹德国和日本帝国发动侵略战争,威胁整个世界。随着 1941 年 12 月日本对珍珠港的袭击,美国终于被迫把它的头从沙子里抬起来了。

今天,美国转向孤立主义,追求纯粹的自身国家利益,最终可能导致全球冲突。即使没有美国脱离欧洲的预期,欧洲联盟和欧元区已经似乎正在瓦解,特别是在英国去年 6 月的脱欧公投和意大利 12 月份关于宪法改革的公民投票之后。

此外,在 2017 年,极端反欧洲左翼或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可能会在法国和意大利,或是在欧洲的其他地方执政。


没有美国在欧洲的积极参与,一个亟待复苏的俄罗斯将介入。俄罗斯已经在乌克兰、叙利亚、波罗的海地区和巴尔干地区挑战了美国和欧盟,它可以利用欧盟的即将崩溃的形势,在前苏联集团国家中重申其影响力,并且在欧洲内掀起「亲俄罗斯」运动。如果欧洲逐渐失去美国这把保护伞,没有人比俄罗斯总统普京更受益。

特朗普的政策还威胁到加剧的中东局势。他说「使美国能源独立」,这需要放弃美国在该地区的利益,并更加依赖国内生产的温室气体排放的化石燃料。他坚持自己的立场,其实是在针对伊斯兰本身,而不是个别激进的伊斯兰人,这是很危险的。这个观点,来自美国新的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

同时,特朗普 「美国第一」 的方法可能会恶化在沙特阿拉伯和伊朗之间的逊尼派和什叶派(Sunni-Shia,伊斯兰教的两个主要教派)长期的战争。如果美国不再保证其逊尼派盟国的安全,该区域所有的力量,包括伊朗、沙特阿拉伯、土耳其和埃及,大概都只能通过获取核武器来保卫自己了,这样会引发更致命的冲突。


美国的经济和军事优先地位,维持了亚洲几十年的稳定,但是一个崛起的中国正在逐渐打破这个现状。美国总统奥巴马对亚洲的战略部署,主要依赖于 12 个国家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但特朗普承诺在他上任的第一天就将之废止。

与此同时,中国正通过「一带一路」政策、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新开发银行(以前称为金砖国家银行)迅速加强其在亚洲、太平洋和拉丁美洲的经济关系,依靠区域自由贸易协定与 TPP 相抗衡。

如果美国放弃其亚洲盟国,如菲律宾、韩国和台湾,这些国家可能别无选择,只能在中国面前臣服;而其他的美国盟国,如日本和印度,可能被迫对中国开展军事化行动。因此,美国从该地区撤军的结果,很可能最终会造成那里的军事冲突。


在 20 世纪 30 年代,当保护主义和孤立主义的美国政策阻碍全球经济增长和贸易时,它为上升的修正主义势力创造了发动世界大战的条件,如今,类似的政策也可能会挑战并破坏美国主导国际秩序。

特朗普政府可能会看到美国东部和西部的广大海洋,并愈发雄心勃勃,认为俄罗斯、中国和伊朗不会对美国构成直接威胁。但美国在一个深度相互关联的世界中,仍然是一个全球经济和金融力量。若不加以控制,这些国家可能会持续扩大核战争和网络战争的能力,最终将会威胁到美国内外核心的经济和安全利益。

历史记录是清楚的:保护主义、孤立主义和「美国第一」政策,是引起经济和军事灾难的关键。

中美 美国总图 特朗普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