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证移民的噩梦:后奥巴马时代的他们将何去何从?

放开手脚反移民:特朗普不手软,移民们都很慌

特朗普曾表示,他将取消无证移民的工作许可证

“让他们退出劳动力大军,这对企业来说是个很大问题”

在选举日过后第二天,在硅谷担任工程师的盖布‧贝尔蒙特(Gabe Belmonte)形容憔悴地来到公司。他整夜无法成眠,吃不下东西,努力抑制着内心的恐慌。贝尔蒙特回忆说,自己当时抓狂的样子让同事们看了都议论纷纷:“一开始,我只能说,’没错,这次选举真让人不好受’。’”

DACA计划

根据美国总统奥巴马在2012年实施的“童年入境暂缓遣返”(DACA)计划,美国境内超过740000名无证移民可以留在美国继续工作。贝尔蒙特就是其中之一,而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则誓言要废止这项计划。


在奥巴马总统在国会提出“外来未成年人发展、救济和教育法案”(即所谓Dream Act,梦幻法案)后,年轻的非法移民可以根据DACA而不被遣返,许多人称这类非法移民为“Dreamer”(追梦人)。奥巴马这项移民改革法案一再闯关都未获国会通过,但他透过行政命令方式执行以这项改革法案为基础的改革计划。根据DACA,1981年6月以后生人,在未满16岁时入境美国,未被指控重罪或重大恶行,已经在美国入学,有高中或GED文凭,或在军中服役者,都可以适用DACA。

现年34岁的贝尔蒙特自7岁起就在美国生活。他的妈妈持旅游签证把他从墨西哥带进美国,签证期满以后他们留了下来。他因为不能申请贷款,靠着在餐厅和工厂打工赚钱念完大学。他在2008年毕业,取得工业工程学位,但找不到一家愿意帮他申请签证的公司。他只得在之后四年做一些无需签证也能找到的、但薪资很低的工作。之后由于符合DACA的条件,贝尔蒙特终于找到能发挥所学专业的工作,先是提供技术支持,随后又当上质量工程师。

废止后果

如果特朗普废止DACA,是会让贝尔蒙特这样的工人保有现有工作许可,直到许可效期届满为止?还是说会立即废掉这些许可,目前尚不得而知。移民维权团体America's Voice负责人弗兰克‧沙里(Frank Sharry)说,“许多人担心,那个说他要全力揪住犯罪分子不放的人会在上任第一天就把追梦人的生活搅得天翻地覆。”


最右为移民维权团体美国之声负责人弗兰克‧沙里

根据非营利左倾团体美国进步研究中心的一项分析,取消DACA、不让受益人工作,会在未来10年导致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至少减少4330亿美元。美国新经济联盟执行董事杰里米‧罗宾斯说,“如果你把数以十万计优秀的候选人挑出来,让他们退出劳动力大军,这对企业来说是个很大问题。” 美国新经济联盟是一个商界支持的移民改革团体,其联合主席包括波音、万豪国际和新闻集团的领导人[《彭博商业周刊》出版人彭博有限合伙企业的大股东迈克尔‧布隆伯格也是该团体的支持者。]。

移民维权团体建议没有申请过DACA的人暂时不要提出申请。加入这项计划的人必须提供他们的住址,这会让移民当局可以轻松找到他们。保守派亿万富豪查尔斯与戴维‧科赫兄弟支持的、为拉丁裔提供服务的团体Libre Initiative的执行董事丹尼尔‧加尔萨说,如果特朗普取消DACA,“这些申请人将暴露在遭遣送的阴影下”。

反移民团体说,特朗普应该遵守他的诺言。主张限制移民的非营利团体美国移民改革联合会负责人鲍勃‧戴恩说,“建立一个相互矛盾的系统,在边界竖一个牌子说'不得进入',却在下面另竖一个牌子写到'进来吧,只要你能穿过这道栅栏,美好的福利都是你的,而且我们需要人手',这么做才不人道。”

在与律师磋商、研究是不是有办法为他谋得签证的同时,贝尔蒙特也为一旦被遣返做准备。他正在偿付信用卡账单,与室友讨论他走了以后另外找人分租的事宜,并安排他在美国出生的儿子与祖父母住在一起。贝尔蒙特说,“除了身份上的证明以外,无论怎么说,我都认为自己是美国人。DACA曾让我宽心,现在我即将失去它,又得像过去一样生活在恐惧之中。” 

移民 绿卡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