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长城,谁也拍不过这个农民!30年来他用镜头守望民族的脊梁

不论你的身份如何,人生永远没有,太晚的开始。

“长城,

最了解我的心事。”

长城守望者

“天高云淡,

望断南飞雁。

不到长城非好汉,

屈指行程两万。”


万里长城,雄伟壮丽,

被誉为“世界7大奇迹之一”。

她是毛主席笔下的雄关漫道,

是中华民族的脊梁。


但是,曾几何时,

长城在我们眼中,

却变成了这样的:


这样的:


以及这样的:


不过幸好,

那真正气势磅礴的铜墙铁壁,

那真正雄踞群山的巍巍巨龙,

都被一个河北农民,

留在了镜头里。


来自承德市滦平县二道梁村的周万萍,

在金山岭长城经营着一家小卖部。

初中毕业,身有残疾的他,

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

他还是中国摄影“金像奖”得主,

并在联合国摄影比赛中,

力压一众国际专业大师,

夺得大赛二等奖。


“万里长城,金山独秀。”

周万萍的家乡,

就在金山岭长城脚下。

村里的老人常说:

“二道梁家家户户躺在炕头上

就望得见‘边墙’(长城)”。


儿时山上放羊砍柴,

周万萍经常偷偷爬上长城,

沿着一级一级的台阶,

穿越日久岁深的沧桑。


初中毕业后,

腿脚不便的周万萍,

就在金山岭长城卖汽水为生,

期间他发现了为旅客拍照的商机,


于是19岁的周万萍,

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

用辛苦攒了一年半的40元巨款,

买了一台二手的海鸥相机。


那是一个冰棍几分钱的80年代,

全村人都没有想到,

周万萍真能舍得买这么个稀罕物件;

更令所有人没想到的是,

就是这台二手相机,

将会彻底改写周万萍的人生。


很快,周万萍支起了自己的照相摊,

为了练好技术,吸引客源,

他拿着相机四处练习,

而他最得意的模特,

就是伴自己长大的长城。


那时他只能对着取景器找感觉,

因为那些佘来的胶卷,

对他来说太金贵了,

是要留着赚钱用的。


可是渐渐地,

比起到此一游的旅客,

取景器中,

那绵延万里的英姿,

那穿越千年的风霜,

无时无刻不在挑动着他的心弦。


于是经不住“诱惑”的周万萍,

背上相机,扛起三脚架,

沿着那万里雄关越走越远,

这一走就是30年。


没有任何摄影基础的他,

只能自己不停地摸索练习。

遇到来长城采风的专业摄影师,

他就厚着脸皮凑上去,

仔细观摩,虚心请教。


为了拍出令自己满意的作品,

他还时常带上干粮和水,

吃住都在长城上,

一呆就是好几天。


每当他筋疲力尽地回到家,

他总会暗暗发誓,

再也不这么拼命了。

可是几天之后,

他又背着相机出发了。


因为周万萍知道,

只有与长城一同经历雨雪风霜,

才能用心灵仔细感触百年沧桑。


在他的镜头里,

有“大江千里依长城,

控制勍敌坚其盟”的雄壮威严。


也有“水晶宫映长城,

藕花万顷开浮蕊”的,

绮丽灵秀。


渐渐地,

周万萍的作品越来越多,

认识的影友也越来越多,

在大家的鼓励下,

他开始把一些作品寄去参赛,


这一参赛可不得了,

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

竟把中国摄影金像奖,

全国摄影艺术展览金牌奖,

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摄影比赛二等奖,

统统收入囊中。


美国著名摄影大师,

路易斯·卡斯特涅达,

看了周万萍的作品后,

自叹不如:

“拍长城,我拍不过他。”


《国家地理》杂志著名摄影师,

史蒂夫•麦凯瑞,

来到中国采风,

专程去金山岭长城拜访他。


的确,拍长城,

没人能拍得过他,

因为没人能比他更懂长城。


在中央电视台的采访中,

老实巴交的周万萍,

低着头,小声说:

“我不懂构图,看着舒服就按快门。”


因为长城之于周万萍,

如熟识的老友,

是慈爱的长者。

他对长城的一往情深,

无需修饰,无关技巧。


雪白长城,

金明古驿,

百步乘槎路。


长城何连连,

连连三千里。

万里铁壁坚。


长城矗金塘,

铦锋露霜锷。

千古英雄事。


纵观古今, 或许没有什么比长城更能代表中华民族之精神。不仅仅是因为在宇宙中,她看起来像极了一条盘踞东方的巨龙,更是因为她深邃的文化积淀。


牡丹富贵,却过于妖娆;

瓷器精巧,却过于脆弱,

四大发明中的火药,

威力无穷,却被用于战争。


而唯有长城,

青石素砖,却巍峨壮美;

巧夺天工,也坚如磐石;

既盛气凌人,又沉静内敛。


这正是中华民族血脉中的品格,

勤劳、勇敢,

智慧、坚韧,

既怀自信的开放之态,

又存包容的尊重之心。


30年的时间周万萍用镜头,

将长城的英姿记下,

将自己对长城的爱恋记下,

更将中华民族的精神记下。


如今周万萍依然,

用镜头丈量着历史的宽度,

用镜头记录着民族的脊梁。


“长城最了解我的心事,

我会一直拍下去。”

周万萍说罢,

脸上露出了北方汉子质朴的微笑。

突然就想起了,

那个在等活时趴在地上,

临摹字帖的装卸工吴明。


没有活的时候,

他拿出纸墨,趴下就写,

不惧他人眼光,

不论寒冬酷暑。


不知不觉,

他临摹赵体已有一年之久。

也许并不专业,

却有模有样,别有味道。


不论你的身份如何,

人生永远没有,

太晚的开始。

长城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