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连载〗牛金贵:详解川普主义 (二)(Newt Gingrich: Trumpism explained)

我认为川普,就是一个值得看作非常有可能超越常规的人物。

这篇文章是在前国会众议院议长牛金贵在国防大学的演讲的基础上改编而成。

昨天我在传统基金会做了一个报告,如果你们想看的话,可以在网上找到这个连接/2016/12/the-principles-of-trumpism/。川普主义就有些特征。

我刚刚写了一本,小的电子书叫做《选川普》。 这也是科技突破的一个典型的例子。现在的科技可以让我们在两个星期前对实习生说,你去把我这两年来写所有东西都找出来,过目一下,然后再精简出来放在一起。实习生做了这一切以后,我们就可以把它包装一下,发出来,在48个小时之内就可以在网上出版。跟传统的出版业相比较,真的有天壤之别。

春天我将出版一本书,叫做《理解川普》,因为他的做法非常的与众不同,需要做仔细的研究。他的方式方法非常令人瞩目地强大和有效,它打破了把美国紧紧地禁锢在一个理想主义的死胡同里的破坏性的政治局面。

有些总统是超越常规的。 他们中显而易见的是,华盛顿,杰弗逊,杰克森,林肯,西奥多·罗斯福,威尔逊,FDR,和里根。这些人你可以毫不犹豫地说,世界因为他们的存在而变得不同。不像另外一些总统,他们对世界没有产生任何影响。

我认为川普,就是一个值得看作非常有可能超越常规的人物。川普主义是什么意思呢!首先一点,就是要达到最佳。我希望国家安全部门也严肃思考这些原则。川普非常执着地要找到所有的最好的产品。所以他才会质疑F-35和空军一号。 他压根就不觉得他们是很好的交易。

你们将会看见他非常强硬地谈判。 他建造了很大的东西。他把它们建造得非常漂亮。去看一下川普大厦就知道了。他也非常毫不留情的要求得到好的服务和好的工程建筑。这个城市里的人,永远都不明白的是他不是一个金融家。他是一个建筑者。我要推荐给你们的一篇文章,你们必须去读,去谷歌题目“知识分子且白痴”,是纳西姆·塔勒写的。这个作者还写了《黑天鹅》。

塔勒说,这世界上的人,不满意的原因是因为至少40%的统治我们的精英,是那些非常会写文章和非常会考试的人。这些人可以进入精英学校,然后在也非常会写文章和考试的教授指导下学习。所以他们能够学得很好,因为他们都会写文章和考试。然后,他们就可以在《纽约时报》得到一个职位,或者去最高法院,或者进官僚机构。他们都是声望很高的人,因为他们写文章和考试。塔勒还继续说,这些人的问题,就是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他们可以写出非常优秀的文章,阐述怎样修理一个轮胎。但是如果你对他们说,太好了,我的车胎扁了,他们却没有任何办法去真正地帮你修理这个轮胎。然而,他们可以写文章,因为他们就是那些专门会写文章的人,而不是真正懂得做事情的人。

这篇文章非常值得一读,首先因为他解释,为什么你会觉得你整天要打交道的人都是白痴,而且总是在奇怪他们为什么这么愚昧? 塔勒就会告诉你,是的,他们真的愚昧。这样有助于帮助你开始思考这个问题。这样的人很多很多,是很巨大的数字,因为政府官僚机构已经变得非常庞大。正如我们所知,如果你回到爱森豪威尔将军的年代,真正从里文沃斯这样的地方路过的人非常少。他们那些人可以真正地写作。而且他们能够真正地思考,而思考是写作的先导。这非常少数的人,做出了惊人数量的有效的工作。现在我们却用六十个人的委员会,代替了他们,而这六十个人的委员会里面有四十个人什么都不懂。而他们却不停的问很愚蠢的问题,因为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他们却对那些真正做过事情的人不以为然。

这在美国军队的官僚机构和大量的平民机构里,是非常真实的现象。有很多去过伊拉克和阿富汗,在战场上打过仗的人,必须要和那些没有做过这些事情的人打交道。而那些人认为,他们有权利来质问这些真正做过事的人。你想跟他们解释现实是什么样的,他们却说,不对,不可能是那样的。让我来解释,应该是什么样的,因为我看过一次电影。

在这样的一个逻辑里,我可以声称我自己是研究索马里的专家, 因为我看过三次电影“Black Hawk Down”。 然后我就会很自信地告诉你,索马里是什么样的。 而事实上,我的确写过两本有关恐怖主义的小说,其中一本就讲到了索马里。至少我知道它们是小说,我没有认为他们是现实。

我讲这些概念,就是要说,川普主义的一部分就是要实际应用塔勒说的模式 -- “知识分子且白痴”。有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川普对顾问抱有的怀疑态度。杰布·布什筹到了一亿一千万美元,而且有一个竞选代表。川普就一直很奇怪,他为什么要付钱给这些知识分子而且是白痴的人来,管理他的竞选活动。川普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去雇用一些真正愚昧的人来管理他的竞选, 所以他自己管理自己的竞选。有人说,但是他什么都不知道!川普的电视节目“The Apprentice”,在全国排名第一,而且在电视上连续播映了十三年。但是这些人却还是认为,川普什么都不知道!

他有全国最流行的领带。他有一个十亿美元的帝国。但是,当然啦,他还是什么都不知道。他的环球小姐选美比赛是另一个成功的例子。他们就说,是啊,但是,他真正了解选民吗?川普知道他们是消费者。那他知道消费者什么呢? 就是牌子很重要。 他从第一天开始就做了什么?“让我们重建美国”。如果你是一个左派,这是一个非常令人恐怖的概念,但是,如果你是一个正常的,平平凡凡的蓝领工人,就像那些建造了川普的建筑物的那些人。他们就说,哦,对呀,我很喜欢这个主意,我们要重建美国。于是他们就买了那个帽子。这个帽子没有说川普。这个帽子上面说,重建美国。

他走遍全国各地,然后琢磨出了怎么样能够打动人民。首先就是要使用常识。如果你能把常识带进五角大厦里面,那将会是你所见到的军事上最伟大的变革之一。这就是我一直跟你们强调的,这跟金钱无关,只跟思考有关。下面我再给你们一个例子。五角大厦,是1943年建造的,那年我刚刚出生。这一建筑的设计,需要容纳31000人,用手动的打字机和复写纸,来筹备全球的战争。 彼特·史密斯在做国防部长乔治·马歇尔的秘书的时候,曾经做演习,看他手下的员工们能以多快的速度找到文件夹里的文件,然后计算出他们能够完成马歇尔将军的要求的最快速度。

有谁知道文件箱和手动打字机,和我整天带在身上的iPad和智能手机的兑换率? 你们猜一下呢? 是10:1,20:1, 还是无穷大。因此我提议,我们象征性地来做一个计划,把五角大厦变成三角形。那么现在的百分之四十的官僚都是多余的。说真的,这40%要花多少钱?这就意味着,你将有一些委员会,他们认为他们的工作就是问你些愚蠢的问题,而且他们有权搁置所有的事情,让别人回答这些愚蠢的问题。然后,他们就可以写一个报告发给另外一个委员会, 这个委员会又觉得很奇怪,这个报告到底是什么意思?然后他们就要求别人再写一个报告来解释这一个报告。然后你就奇怪,怎样才能造好一个F-35。

我漏掉了什么吗?一个非常大的变动 , 就是我们必须精简队伍,因为军队的指挥说,我们只有508架飞机,没有更多的了。那你就必须重新设计这个部队,让他来配合这508架飞机。 如果马蒂斯部长走进来说,我们要改革和现代化这个五角大楼,让它变成三角。那么,这将是一个非常大的转型。 你可以或者与别的联邦办公室分享空间,或者,建造一个美妙的战争博物馆。40%的五角大厦,当然是可以变成一个非常伟大的旅游景点。这就像1986年的金水-尼可斯法案(将国防部重组),我们刚刚开始讨论它的时候,所有的部门都反对这个议案。

在你的脑子里,要接受这个观念, 就是现在这个体系已经坏了。 被淘汰了,所以就不要去尝试着修理它,而是要去更新换代。川普主义,也是意味着要使用先进的科学技术。川普在推特和脸书上有2500万粉丝。早在2015年10月,他就意识到,你可以免费向人民传达你的信息。比如,他星期二决定,我们要在佛罗里达的坦帕做一个拉力。然后他就会发电邮,推特和脸书给所有的佛罗里达的人,跟他们说,你好,我星期五5点钟会在坦帕。于是2万人就会来参加。

其他的候选人,都去买电视广告。而他却在非常声势浩大的拉力出现,所有的电视台都有转播实况。于是他就有2万人在用智能手机拍他的相片,而且发到脸书和Instagram上面。 如果一个人能够发给四十个人,那么一个2万人的拉力实际上就覆盖了80万人, 那是MSNBC的收视率的两倍。而且是免费的。这里你就完全算不出一个兑换率,就像你想比较1939年时波兰的骑兵和纳粹的军队。他们完全不能在一个水平上兑换。

(未完待续)

川普主义 特朗普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