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22岁的妖冶美男是花中神明,与400多株植物相伴,活得比女人还美

温柔而快乐生活吧,你会越来越美。

花间一壶酒,

醉倒众神明。

花中神明

一身素净的衣裳,

一双空灵的眼眸,

他就这样慵懒坐在一堆果蔬之中,

仿佛天外来客,

丝毫没有意识到,

自己所在之地,

其实是个菜 市 场…


他来,当然不是为了卖菜,

而是为了展览它们。

美少年常见,

妖冶美少年却不常见,

这番气度,

更是将菜场堵得车马不通了。

他叫李一凡,外号八子,

一般叫什么“凡”的,

大多都不会太平凡,

他恰好就在这“大多”之中。

八子是94年的小鲜肉,

长相谦和儒雅,

举止细腻雍容,

符合少女们的审美,

如果他生在古代,

说不定走上街就会被投掷来的鲜花淹没。

如此说来,

八子和花的缘分实在不浅,

他打小就相信“花间有神明”,

并在17岁那年,

给自己造了个花园。

八子小时候的家,在云南蒙自小城里,家有很多菜园、荒地、池塘,这些地方都成为小八子的乐园。

他一直想拥有自己的侏罗纪公园,

在里面种上各种植物,

再养些小动物,

做个闲谈花草的人。

这么想着,也就做了,

每逢赶集,

八子就拉着父母过去,

从彝族或苗族的山民手中,

买些植物和小动物,

回去装饰自己的乐园。

小八子的乐园日益壮观,

很快就成了附近的名人,

邻居们常常过来欣赏他的“作品”,

并啧啧称奇:

小小年纪,耐力不俗。


(短发也好萌)

可是,17岁那年,

他们搬了新家,

八子看着陪了自己多年的乐园,

心中万分不舍,

却带不走。

父母看他怏怏不乐,

也知道那些植物意义,

就把家里的大露台腾了出来,

让他“折腾”。

是啊,既然带不走,

那就再建一个,

有什么难的!

拉回来两拖拉机红土,

他的漫漫征程就开始了。

带上草帽,拿上铲子,

每天早上不到8点就起床收拾,

中午冒着烈日从学校赶回家,

继续打理,

晚上放学回家,

吃过饭就在露台忙活…

但是,红土的贫瘠众所周知,

虽然含水量较多,

但是营养缺失,

透气性也不够,

八子的植物死了一片。

如果你以为八子会放弃,

那就想错了,

他是个博物系男生,

既然决定和植物打交道,

自然就是钻进去,

研究解决之道。

他一遍遍的在土里加入腐殖土、椰土、农家肥,一点一点地尝试和探索,终于,配出了合适植物生长的土。

(额,传说中的屁屁花……捂脸)

“任何人都能成为自己幸福的工匠。”

那个夏天,他晒得黝黑,

脸上却洋溢着笑脸,

因为花园已经初具模型。

接下来的几年里,

花园的队伍不断扩大,

雏菊、百合、月季,

然后是超可爱的多肉植物,

全都成了那个大家庭中的一员。

如今,

八子的花园里,

已经有了400多种植物,

66个科类。

他把培育的动植物当成自己的孩子,

每次分别都会说上一句“宝贝再见”,

要是“孩子们”长得太像,

他就苦恼了,

“就说说爸爸要怎么分清楚你们”。

这么痴爱植物,

如果不能长久地在一起,

那会是件多么遗憾的事呀。

八子不想给自己留遗憾,

所以更加用心地研究起它们,

终于如愿考上了西南林业大学的园林专业。

现在正读大三。

除了在课本上学习,

他还经常和同学一起去野外探秘,

发现了很多以前没有见过的植物,

当然,过程是无比艰辛的。

过湍急的小河,

时不时在滑腻的石头上摔一跤,

要不就被蚂蟥缠身…

八子乐在其中。

有一天,他忽然想动手把植物画下来,

从没有学过画画的八子,

在不知不觉中成了个中高手,

每一幅手绘植物,

都细腻柔美,注入了他身上的气质。

 

有时候,他还会做些标本兜售,

挣来的钱,

当然是为了供养自己的“孩子们”,

而且是富养。

花园是做起来了,

可是“虫草”“虫草”,

有了草,虫子也不会少,

怎么办呢?

八子想了个办法,那就是放更多的小动物进去,青蛙、花螳螂、小蛇、乌龟、变色龙……动植物本来就该在一起,顺应自然法则,就是与自然最好的相处之道。

而且,他还有个不为人知的爱好,那就是跳舞,跳起舞来总有些植物的姿态,像夜晚积蓄了星夜长河的能量,白日里奔涌而出开得妖冶的花。

今年8月,被称为“植物精灵”的八子,

在北京开了第一次个人展,

展出自己制作的动植物标本,

并和大家分享关于植物的常识、小故事。

他这样的颜值,

本来应该是高傲的,

但却在花草的陪伴下,

变得接地气,

十分亲切。

以貌取人其实有一定的道理,

一个人的内心,

是写在脸上的。

温柔而快乐生活吧,

你会越来越美。 

八百伊万礼 八子

评论(1)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