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教授:关于什么让我们快乐,我们知道的都是错的

无论发生了什么,我们可以选择快乐。

佛大学心理学家Dan Gilbert说,关于什么让我们快乐,我们的想法往往是错误的。

他于2006年出版了《撞上快乐》,书名事实上就是他真实人生的写照:

他 19岁怀着成为科幻作家的梦想从高中辍学;

在写作课班满员的情况下参加了唯一可参加课程——心理学;

在那里,他发现了自己真正热爱的事业。在获得普林斯顿大学社会心理学博士学位后,他在哈佛大学授课,并开始了对“幸福”的研究。

我们中的大多数人,似乎打从娘胎里起,就被灌输要读更多的书、有更好的工作、挣更多的钱,这样才会幸福。

而在Ted演讲中, Gilbert讲述了幸福的秘密:

无论发生了什么,我们可以选择快乐。

中三亿大奖和发生意外车祸,一年之后快乐程度几乎等同

试想一下,要是给你两个选择,一是买彩票中了三亿大奖,二是发生车祸高位截瘫。你选哪个?

答案不言自明。用不着真的体验,你都可以脑补出这两种经历是多么天壤之别。

不过,一年之后,中奖的人和意外致残的人,谁活得更快乐?

Gilbert的实验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两者的快乐程度几乎等同。

这在学术上被称为“影响偏差”,即人脑的经验模拟器会夸大事物的不同。

结果,而这些结果实际上未必有多么的不同。

研究还表明,即使是发生了人生当中最重大的创伤,假如那是发生在三个月以前,这件事对于你今天的快乐感几乎不会发生影响。

教授本人就是很好的例子。

20年前Gilbert的人生遭受了重创:母亲和导师相继去世,他和妻子离了婚,和最好的朋友吵得不可开交,而儿子离家去读大学了。

一年后他和朋友说:“如果你一年前问我这些事情发生后,我感受如何?我一定会回答‘噢上帝啊,我生不如死’,但实际上,我现在感觉还好。”

为什么人们在遭受苦难后,痛苦不会如想象中持久呢?

他开始研究人们的情绪和幸福的来源。

然后发现:快乐是可以制造的。

英国哲学家托马斯·布朗曾说:

我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人。 我可以将贫穷变为富有,将逆境变为顺境。 

听起来似乎这位哲学家似乎有着神一般的力量,但其实这种神奇的力量是我们每个人都有的。

人类具有 “心理防御系统”功能,这个系统让我们接受自己的优点与不足,潜移默化地让我们制造快乐,进而让自己活得更好。

天然的快乐和人为制造的快乐,没有区别

天然的快乐是指,我们得到了一直以来渴求的东西。 

而人为制造的快乐则是在得不到我们渴求的东西时,自己制造出来的东西。

我们喜欢天然的东西,厌恶假花、假脸和假胸,所以我们认为,人为制造的快乐是次品。

但实际上,人为制造的快乐是真实而持久的,它和因为得到了我们渴求的东西而感受到的快乐一样。

50年前,科研人员针对患有健忘症的病人进行了一场名为“自由选择”的实验。

出于字数限制,我们只能描述实验的一个环节。如果你想详细了解实验,一定要看完整视频。

部分实验是这样的:

研究人员把莫奈的画拿到医院去,让病人们按照喜爱程度排序,并告诉他们,过几天他们会获赠其中的一幅。

半个小时后,研究人员重新回到病房,让他们重新选择他们最喜欢的一幅画,而这次健忘症患者居然选择了他们已经拥有的那幅画。

在无记忆干扰情况下,健忘症患者的喜好因为自己的选择发生了变化——他们更喜欢他们拥有的, 虽然他们并不知道自己拥有这个。 

当人们制造快乐时,他们真真正正从感情上和审美上改变了对那幅画的看法。 

你看到了吗?这种快乐就是人为制造的,和我们得到自己渴求的东西而获得的快乐并无区别。

如果没有选择,我们往往会更快乐

心理防御系统在我们没有其他选择时最有效。

自由选择、决断力和改变决定的能力是人为制造快乐的敌人。

这点在约会和婚姻的区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你出去和一个男人约会, 他扣扣鼻孔,你就不会跟他再约会了。

可如果你们结婚了,他扣扣鼻孔,你会说:嗯,这就是生活,但拜托能别碰我的水果蛋糕吗?

你会自我开导,满于现状。

如果没有选择,我们就会产生快乐来接受所拥有的,而如果给了你选择,你反而会不那么喜欢已经选择的。

如果人们不了解自己,不知道自己有这个心理免疫系统,可能会做一些很错误的决定。

Gilbert用他在哈佛大学进行的实验更详细地说明了这一点。

他们开设了摄影课程,让哈佛的学生们在校园里采景。

他们从作品中挑出两张最好看的照片,让学生选一张自己留存。

学生们被分成两组,第一组被告知,未被选择的另一张照片要过四天后才会被送往英国,所以他们有四天的时间改变主意。

第二组被告知,一旦作出选择,另一张照片就马上送往英国,没有反悔的机会了。

三天后,他们重新调查了学生们对两张照片的喜爱程度,发现被告知没有交换权的学生更加喜欢已经选择的照片,而有交换权的学生则在深思熟虑后饱受折磨,并不是很喜欢现有的照片。

同样的选择,却形成了完全不同的看法,原因是,那些有选择权的学生想要的更多,妨碍了自己的心理防御系统去制造快乐。

合理地放弃一些过高的期望,以免陷入不必要的烦恼中。

这并不是让我们放弃对更有价值的东西的追求。因为生活中某些事物的确比别的事物更有价值,我们确实应该追求价值更高的东西。

但是,假如我们不过分看重不同选择之间的差异,当我们的追求有所节制的时候,我们反而会生活得更加快乐。

留学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