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那场大火之后,一场阶级战争爆发了

人们相信,这场大火背后是一直以来政治家只顾自己争权夺利,忽视百姓的基本福祉

自伦敦格兰菲大厦大火已经过去一周多了。关于这场大火的报道却一刻没有停歇。关于搜救工作、关于调查进展、关于幸存者安置、关于政府态度、关于消防员和受害者家属的悲痛,关于各党派乘势嚷嚷着梅姨带着保守党下台的声音越来越响,有太多话题值得讨论。

人们愤怒。因为它显然是诸多因素叠加起来的人祸。消防设备的不运转、翻新材料的不安全、监管机构的不负责,每一个出问题的环节都值得层层追问。

管理大厦所在区域的肯辛顿和切尔西议会的主席尼古拉斯·霍尔盖特被要求辞职了。理由除了那场大火,还有之后——官方称为“休闲”——的援助工作。

但这显然不够,人们相信,这场大火背后是一直以来政治家只顾自己争权夺利,忽视百姓的基本福祉。

女王和威廉王子去探视火灾安置人员,被愤怒的群众拦住了去路,首相梅姨远远地见到灾民,“基于安全考虑”避开了。人们只想讨个说法,但却找不到出口。于是,唯一想到的办法就是走上街头。

6月21日,是英国国会开幕大典,英国女王宣读梅姨写的“政府工作规划”讲稿的日子。但就在这一天,有 500 人发起了一个“愤怒之日” (Day of Rage)的反政府示威。一个叫“正义运动”(Movement for Justice)的组织策划了这次游行。下午 1 点多,人们举着标语,喊着口号走向唐宁街,希望政府“垮台”、“关闭伦敦”。大家高喊让梅姨下台,并时不时喊起工党党魁科尔宾的名字。这个时间,正好是女王宣读演讲稿的时间。

这是个剑拔弩张的游行。示威的人群冲着警察大喊大叫, 2 个人因为行为过激被拷上手铐带走了。


图片来自 视觉中国

主办方说,他们就是呼吁“阶级战争”,发誓不要求正义,不要求和平。在游行活动的 Facebook 页面上有这样一段话,“七年来,我们经历了残酷的紧缩、削减和反移民袭击,导致无数次的死亡。我们已经感受到我们的力量。我们尝到了胜利。现在我们必须升级我们的行动来推翻这个已经是完全丧失所有权力的腐败的政府。”

但另一个声音也在此时响起:不要将这场灾难“劫持”为暴力的借口。

原本住在格兰菲大厦的 Zeyad Cred 说,“我求求你们,请保持平静,你们正在把事情往别的方向发展。”“如果你们真的是为了正义而来,是为了我们这些住在大厦里的人而来,请保持平静。这种愤怒的游行不是我们所要的。”

在远离伦敦的一些地方,人们也在 Twitter 上对当值的警察表示了心疼。天已经这么热了,警察又要在经历了恐怖袭击、大火等等事件之后精疲力尽地去应对这些愤怒。目前,每天约有 250 名警察在调查格兰菲大厦的大火。


这一天,伦敦街头的警察非常忙碌,因为一共接到了三波游行的报备。下午 1 点“愤怒之日”抗议之后,下午 4 点又有反紧缩抗议,紧接着是晚上 8 点的反种族主义游行。

最后说一下最新看到的安置工作情况吧。

也就在昨天,大火发生的一周后,伦敦政府披露了关于 250 名格兰菲大厦大火受灾居民的安置工作。政府掏钱买下了 68 套位于肯辛顿一个豪华公寓群中的房子,供灾民和遇难者家属永久居住。有一房、两房、三房各种房型,下月起他们就能入住了。

这个豪华公寓群一共有 500 多套房子,是伦敦最新的高档住宅区,有大客厅,大阳台,可以使用游泳池、桑拿房、电影院和健身房。目前还不知道安置居民是不是也能使用这些设施。

但这场大火引发的很多事都还没完。比如许多英国人正在请愿网站上要求政府给一个来自叙利亚的妈妈发签证,因为她的儿子在这场大火中被烧死了,她得来参加孩子的葬礼


伦敦 阶级 运动 政治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