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华尔街最有权力的女人到谷歌首位女CFO,60岁的她,巾帼不让须眉!

大家印象中的科技圈一直是男性统治的天下,今天,小探要介绍一位无论是在金融圈还是在科技圈,都很有影响力的女性,她叫露丝·波拉特。她曾是摩根士丹利的首席财务官,也是现任谷歌的首席财务官,福布斯将她评为“第32名世界最具影响力的女性”。


少年立志有所作为

露丝的父亲,丹·波拉特,出生于乌克兰。原本丹的父亲运营着货运业务,家庭还算富裕,但经济危机让他失去了生意。后来,战争爆发,丹的大家族在大屠杀中丧生。1940年代,丹离开了二战中的英国军队,在巴勒斯坦遇见了露丝的母亲——弗里达。丹和弗里达在1957年,在英国生下了第二个孩子,露丝。

 

(少女时期的露丝)

 

在露丝两岁的时候,全家人搬到了波士顿。父亲在哈佛大学工作了3年后,又带着家人搬到了加州。她的妈妈是个心理学家,父亲是个物理学家,当时在斯坦福线性加速器中工作。

 

(露丝和父亲)

 

年幼的露丝看到妈妈有一份充实的事业,加上父亲也非常重视女儿们的发展,他希望露丝和妹妹能像她们的哥哥一样,在数学、科学上有所作为,这些都深深影响到露丝对职业的态度和理解。

 

成为“华尔街最有权力的女人”

 

露丝成绩优异,先后在斯坦福大学拿到了经济与国际关系的本科学位,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拿到了工程关系的研究生学位,在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拿到了MBA学位。她从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摩根士丹利,当时是1987年8月,距离华尔街历史上最大一次“一天内股票暴跌”只有7周时间——10月19日,道·琼斯指数带头一天之内跌了22.6%,引发金融市场恐慌。许多富翁一夜之间沦为贫民,许多人精神崩溃,甚至跳楼自杀。这一天被金融界称为“黑色星期一”。不过,刚入职场的露丝还是凭借着聪明才智保住了自己的工作。

 

1993年露丝加入了美邦公司(Smith Barney),发现自己不适合这个公司后,很快在3年后又回到了摩根士丹利。她在伦敦担任了科技投资银行的联席主管。在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危机的时,她提出建立欧洲债务融资。后来,她又一路做到了银行投资副主席和金融机构全球负责人。

 

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露丝带领着摩根士丹利的团队,为美国财政部、纽约联邦储备银行提供房利美、房地美、AIG(美国国际集团)的建议。起初,摩根士丹的高层领导都反对这项任务,但露丝坚持要做。事实证明,她的坚持也得到了回报,美国财务部的顾问成了她作为银行家扮演的“最有意义的角色”,2010年,她也成了摩根士丹利的首席财务官。

 

 

2013年时,当时的总统奥巴马还有意请露丝做财政部的副局长,但露丝向白宫提出将自己的名字从候选人名单中去除,纽约时报猜测部分原因是她不想面对别人对她财务问题的质疑,也担心华盛顿的政客对华尔街银行家存在偏见。

 

不得不说,露丝在男性主宰的金融圈,建立起自己的影响力,闯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人们称她为“华尔街最有权势的女人”。

 

“铁娘子”出任谷歌首位女性CFO

 

2015年3月,谷歌宣布露丝将出任新任CFO,露丝成为谷歌历史上第一名女性CFO。他们签署了一份四年的合同:薪酬总额7000万美元(包括500万签约奖金、2500万受限制的股票、价值4000万美元的两年一次的股权补偿)。5月26正式就职时,谷歌早盘股价上涨约1.8%,摩根士丹利下跌约0.7%。

 

 

从金融业到科技行业,露丝并不是毫无准备的。露丝是在斯坦福大学读的本科,也在母校做理事。另外,早在90年代末的科技浪潮中,她就和互联网女王——玛丽·米克尔合作,在许多科技公司IPO的过程中提供建议,比如亚马逊、eBay等。在摩根士丹利的时候,她还担任过金融机构集团的全球负责人和科技投资银行部门的联席负责人。

 

露丝说:“我非常高兴能够重返加州,加入谷歌。我在硅谷长大,在摩根士丹利工作、担任斯坦福大学理事的时候,我很幸运的获得了科技公司在日常生活中帮助人们的第一手资料。我已经迫不及待要开始新工作了。”

 

露丝进入谷歌后首要任务就是重组控股公司。这不,上任三个月后,谷歌的创始人拉里·佩奇和露丝就宣布把谷歌重组为Alphabet,这样,谷歌以及其他类似于智能家居项目Nest等规模较小的研究部门,都成了子公司。

 

另外,露丝在上任之后,确实给谷歌的股东们带来了许多好消息。比如她上任之后发布的第一次财务报告,就让谷歌的市值在当天飙升了600亿美元。比如,她上任时谷歌的股价大约为532美元,而如今已飙升到约920美元了。

 

 

谷歌95%左右的收入都是来自于在线广告,许多探索性的项目都是在烧钱的。因此,一些质疑谷歌未来的人认为:如果谷歌找不到另一个能创造良好收入的产品,随着另外的搜索引擎的竞争对手日益强大,谷歌就会失去优势。而在露丝的严密监督下,许多探索性的项目也需要承担收支平衡的压力。比如,之前火遍YouTube的“网红”——名为“波士顿动力”的机器人公司,就因为商业化前景不够清晰,说白了就是没法赚钱,被谷歌卖给了日本软银。


那么谷歌内部员工对新制度是什么反应呢?根据财富杂志的报道,露丝的团队会定期与其他业务部门开会,审查收入、支出,督促他们做出权衡、取舍,这让其他部门还是压力颇大的,也让许多项目经理感到不太舒服。另外,业务部门还得为一些服务买单——他们如果需要用Alphabet的法律顾问、HR、PR,他们得付钱给Alphabet。如果这些部门是独立的子公司,就得独自承担这些费用。

 

 

除了财务审查,还有成本削减。比如,鼓励员工用视频会议代替出差开会、削减食堂的开支,小探就听有些谷歌的小伙伴“抱怨”过:以前食堂经常会有海鲜、牛肉,现在海鲜基本没了,牛肉也挺少见到了。以前办公室会有各种美味的小零食,现在也没了踪影。


那么谷歌的高层领导,对露丝满意吗?拉里·佩奇、谢尔盖·布林在公开场合纷纷为她点赞:露丝的规范化能让谷歌更有效地挖掘有潜力的项目。施密特(2001-2011年期间担任谷歌CEO)称露丝的表现是“出类拔萃”的。在一次世界经济论坛峰会上,施密特和露丝主持了一个晚宴,原本是想让露丝做开场白,然后让施密特讲话。然而,露丝一开口,就让施密特意识到她的演讲甩了自己好几条街,于是他决定闭上嘴巴,听露丝讲就行了。

 

露丝能让几位谷歌高层如此“听话”也是有原因的。早些年,谷歌一直顺风顺水,也没有特别强劲的竞争对手。但随着Facebook等不少公司崛起,对谷歌的广告业务产生巨大冲击,而谷歌在其他新业务上并没有什么突破性的进步,这个时候,需要一位能帮助公司保持增长的CFO,露丝无疑是非常合适的那个人。

 

不得不说,露丝在谷歌带来的改革确实导致了一些管理者的离开。比如Nest的创始人托尼·法德尔,他曾说过:财政规范已经笼罩了一切。无人驾驶车部门的三位高管也走了。也有人质疑露丝,称这样严格监督、控制财务的政策会扼杀许多创新的想法,但是不得不承认的一点是,在谷歌重大改革期间,无论是对内还是对外,露丝确实成为了谷歌非常重要的一员。

 

不知疲倦的工作者

 

露丝获得的所有成就,与她自身努力密不可分。她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也是个不知疲倦的工作者。

 

(露丝和三个儿子)

 

露丝对工作的疯狂简直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比如,她在生第一个儿子的时候,还在分娩室接电话,领导董事会的电话会议。都要生孩子了割舍不下会议,太拼了!

 

有一次在与Ziff Davis(美国一家出版商和互联网公司)的管理层开会时,露丝需要做演讲,但她的肩背疼痛到无法站起和四处走动,她竟然直接躺在了会议桌上,继续完成她精彩的演讲……疼痛算什么?照样无法阻挡露丝工作!

 

在2008年经融危机期间,为了挽救AIG,露丝忙地回家时只有洗个澡的时间。回忆起那段日子,她说:“当时大家都加班加点,我会回家,给我的三个儿子留个小字条,这样他们就知道我至少回家洗澡过。”

 

 

对于工作和生活,露丝并不相信“平衡生活和工作”这一说,她更倾向于将工作和生活融为一体。了解她的人都知道,无论是白天和晚上,员工和客户都能随时找到她。之前在她手下干活的一个员工曾说过:“露丝真是让人难以置信,她处理个人生活和工作的能力,是每个父母值得学习的。”

 

露丝这么拼,你也许会猜想她的身体一定非常健康、才经得起她这么折腾吧?然而并不是。2001年,当时在海外工作的露丝患上了乳腺癌,不得不回到美国接受治疗,但她并没有因为疾病而放慢工作的脚步,在与乳腺癌斗争的过程中仍然保持长时间的工作。

 

她说:“对我来说,工作意味着掌控我的人生。癌症并不能阻挡我,在许多方面,工作是我健康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我从这个可怕的经历中吸取的教训是,如果你想做什么事儿,那就赶紧去做。最坏的结局也就是你想做的事不奏效,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看到过太多的人,他们认为在职业生涯会自然而然的就有一些进步、一些事业上的里程碑,但遗憾的是,生活总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性别平等不仅仅是社会层面的正确做法

 

这几年来,硅谷总是会冒出一些女性、少数族裔职工的歧视案件。比如,Fast Company报道说抽样问卷结果显示,60%的硅谷女性在职场上遭到过性骚扰。比如,微软CEO纳德拉之前还发表过“克制升迁的念头对于女性来说是美德”这样的言论等等等等。

 

2015年10月,露丝参加了“名利场”在旧金山举办的News Establishment峰会。在会上,她谈到了女性在职场中的重要性。她说:“当一个企业在高层职位的人是多元化的,男女性别平衡的,这个企业往往会表现的更好。这不仅仅是社会层面上正确的做法,这对于公司运营确实有好处。”


 

露丝的观点不是没有依据的。2009年,法国国家统计与经济研究所进行了一项调查,显示拥有女性成员的科技团队在行程安排、项目成本控制上表现得更出色。Lehaman Brothers也对100个工作团队做过调查,发现性别平衡的团队更愿意分享信息、尝试创新,同时也能更好地完成任务。

 

对于女性在工作中面临的特殊挑战,露丝也直言不讳,她说:“我认为桑德伯格所说的‘向前一步’非常重要,但这远远不够。如果你面对的是一扇关上的门,你尝试强行撞开它,只会搞得头破血流。所以我认为领导公司的那些男性,需要确保让那扇门是敞开着的。”

 


也许有很多人会认为露丝这样的女人在事业上太拼了,也许也会有人质疑她花在孩子身上的时间过少、不是个“称职”的母亲。但是细细想来,这些观念是否是父系社会的“标准”导致的呢?每个人都有追求不同生活和工作方式的权利。而露丝,在男性主宰的金融圈和科技圈,杀出自己的一片天地,更让人钦佩。小探欣然接受这锅鸡汤!

  



继承者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