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眉山三线厂,再见505!再见,灼热的年代回忆......

四川眉山的505厂,就诞生在这样的背景下。它的全称是:邮电部眉山通信设备厂。1965年,它由国家批准,在四川眉山象耳镇兴建,是当时国内最大的生产通信设备的专业工厂。

 所谓三线,是那个特殊年代的特殊产物。是自1964年起,一场以战备为指导思想的大规模国防、科技、工业和交通等基础设施建设。

 

1.jpg

工人俱乐部的观众席。

 

  四川眉山的505厂,就诞生在这样的背景下。它的全称是:邮电部眉山通信设备厂。1965年,根据国家工业局要求和通讯业发展的需要,它由国家批准,在四川眉山象耳镇兴建,是当时国内最大的生产通信设备的专业工厂。

 

2.jpg

70年代,工人俱乐部的晚会演出。

 

  在那个年代,厂区生活环境相对封闭,“献了青春献终生,献了终身献子孙“是最火的一句口号。

 

3.jpg

80年代,青少年小提琴队在505工人俱乐部的演出。

 

再次回到曾经的505,

独自走在空无人迹的厂区里,

走在长满了藤蔓与绿植的厂道上,

耳边似乎传来大喇叭吹响号角的声音,

眼前的厂区似乎重新热闹了起来。

好像看见穿着工装的职工骑着自行车匆匆去往车间,

背着军绿色斜挎包的孩子跑向教室,

还有家属在身后追赶着想要递上来不及吃的早点,

他们讲着”工厂普通话“,

那是因为移民语音大交融而形成的独特方言。

 

4.jpg

90年代的工厂电影票。

 

夏日的阳光太温暖,

灼热了厂子的回忆,

鲜活了尘封的往事。

那些曾经的喧闹变成一幅幅照片,

定格了逝去的兴盛,

倒映出时光里的“三线人”……

 

上海人

 

5.jpg

80年代,老同志光荣退休,返回上海。

 

  505是根据国家三线建设规划从原“上海邮电器材一厂”和“北京邮电科学研究院载波机研究室”搬迁至眉山的。因此,505厂与上海也有着天然密不可分的血缘关系。

 

6.jpg

宿舍内一对年轻的母子,他们是租户。这里一年的房租只需要800块人民币。

 

  这里不乏说着普通话,口音里却依然有着吴侬软语调调的上海人。他们不仅带来了生产技术,带来了建设三线企业的梦想,也给象耳镇和眉山城带来了生活方式的改变,让沉寂的象耳镇充满了活力。

 

  上海人的生活是精致的,在僻远的内陆小镇上,资源有限,生活环境也有限,可来自上海的他们,就是能够在相对贫乏的物资供应里,把生活过得有声有色有情调。

 

7.jpg

依旧住在厂宿舍区的老人。

 

  他们从上海探亲回来时,总会带回许多内地稀缺的东西。从上海到眉山的距离在当时是遥远的,他们坐着火车,从东到西穿越了大半个中国。在眉山火车站下了车,带着大小包裹,还需要再转车去往厂里。他们的包里装了家乡特产,还有许多时新的玩意儿。例如的确良的衣服或是布料,例如大白兔奶糖......

 

8.jpg

宿舍区,五好家庭的奖章。

 

  上海人的“吃”历来也颇有名气。在他们来到眉山以前,田里的鳝鱼在本地从来不是餐桌上的食物。上海人到来以后,鳝鱼就成了这里的美味。最初是老乡奉送,后来是自己下田去抓,再后来,鳝鱼成了市场上的抢手货,价格也跟着连番上涨,居高不下。甚至到了如今,再想买到当年自然、生态又美味的鳝鱼,都不那么容易了。

 

9.jpg

部分厂宿舍已经变为饲养牲畜的场地。

 

  沪上风味的红烧狮子头曾是厂里风靡了几十年的佳肴,从选料、加工、火候,都有一套细致的规矩。直到今天,还能记得当时厂里的阿姨常在晚餐时来访,她端来的狮子头冒着热气,雾气缭绕,萦出了一幅活色生香的画面。

 

大学生

 

10.jpg

70年代,工厂内的民兵训练。

 

  那时,内地和沿海之间的生产力相差悬殊,在国家鼓励和理想信念的激荡中,许多知识青年选择了深入内地,送科学进山。彼时,在各大高校之中,每年都有接近一半的大学生立志参与内地建设。

 

11.jpg

原厂子弟学校校址,现为象尔镇中学所在地。

 

12.jpg

灯光篮球场,也是年轻子弟谈恋爱的地方。

 

  学生们对三线建设充满了热情,三线建设是国家的重要战略,也是他们青春年华的承载之地,是年轻梦想的寄托之所。505厂里每年都会有大学生远道而来,他们朝气蓬勃,然后在眉山象耳扎下根来。

 

13.jpg

80年代的军民联欢会。

 

14.jpg

单身宿舍区,未婚男女青年职工都安排进入单身宿舍,水塔向这里和三个分厂提供用水保障。

 

  曾有一批大学生从505筹建之初便来到了象耳。他们在厂房与宿舍尚未建设完毕的荒野之上停留下来,修建工厂,培训工人,开发产品,将人生最宝贵的年华停留在了远离家乡故土的三线。

 

这一停留,便是好几十年。

 

15.jpg

1982年,电大班的毕业照。

 

16.jpg

1997年,单身宿舍禁止使用电器的通知。

 

  八十年代末,还有一批从北京邮电大学毕业的学生,自报道时就格外不同。这些热血满腔的大学生,将随身的行李绑上了自行车,结成车队,从北京出发,风餐露宿,也饱饮祖国河山壮丽之美——

 

他们竟然一路骑行,

一直骑到了位于四川眉山的象耳镇,

推着自行车到厂里报了到。

 

17.jpg

原工厂的羽毛球训练场地。

 

  那也许是新中国最无所畏惧的一代大学生,他们相信付出与收获成正比,在三线建设的工程里,挥洒了人生几十载的光阴,浇灌出一片生机勃勃的土地。

 

18.jpg

装在柜子里的黑白电视机。


德国人

 

  505是一家通信企业,在厂子建设的时候,由于技术设备的需要,要建立净化车间,设备是从德国引进的,为了安装与调试设备,德国方面便派了两位专家来到象耳。

 

19.jpg

93年,京汉广光纤开通仪式,邹家华副总理参加剪彩仪式。

 

  随着设备调试暂时告一段落,德国专家的工作也基本完成,在一个周末,工厂便决定送国外来的专家们去眉山城里看一看逛一逛。这一看不打紧,两位德国专家竟然一下成了小城的明星,引来了眉山市民的大量围观。

 

  在那相对封闭落后的中国,在眉山乃至整个四川,外国人都极为少见。这两位白皮肤蓝眼睛黄头发的德国人又很是高大,身高都接近两米,于是当地人民都格外好奇,想要见识一番高鼻梁的异国风情。

 

20.jpg

93年,测试班组获工厂质量嘉奖后的合影。

 

  于是,在眉山市内,就出现了这样的奇观:两个本来普通的外国人在小城里原本只是普通地参观走动,可后面竟然尾随了好几百位本地居民。居民们倒是并无恶意,只是外国人走到哪儿,满眼好奇的围观群众们也跟着涌到哪儿,跟如今的追星族似乎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年节里的迁徙

 

21.jpg

原厂办支部书记办公室一瞥。

 

  厂里的职工,大部分来自外地,而从前的年代,交通很不便捷,每逢年节到来时,回家都是最迫切的迁徙需求。因此505厂每年春节会派出车队送职工们回家。厂子里的工人多达三四千人,每到春节时分,送职工们返回家乡过年的场景都格外壮观。

 

22.jpg

70年代的号盘式自动电话机。

 

  到了放假返乡的日子,厂里出动了所有的车,又租借了地方上的好些辆,在夜空仍可见点点星光的凌晨,就早早地就停靠在了情报大楼的操场上。车前的挡风玻璃上分门别类地贴着不同的目的地:成都、洪雅、乐山、内江、宜宾、自贡等等。

 

23.jpg

工厂的广播值班室。

 

  清晨六点,天色仍是朦胧的夜,而将要返乡的职工与家属们已经纷纷来到操场上,男女老少上千人,带着回家的行李集合在一起。情报大楼前操场上的高音喇叭也响了起来,反复播送着车辆的信息,引导着庞大的人群各自拿着返乡的车票,寻到能带自己回家的那辆车上去。

 

24.jpg

市场服务部。

 

  那壮观的场景,是505厂和三线建设在那个年代里,曾经红火兴盛,曾经带领着社会前进方向的证明。

 

25.jpg

一分厂的黑板报宣传廊。

 

26.jpg

505厂医院,至今仍然发挥着作用,走廊上的葡萄架,也依然焕发着生机。

 

2008年,辉煌与兴盛不再的505厂宣告改制解体。

 

27.jpg

大型机床车间内景。

 

  如今,象耳镇上的505厂已不复存在,工厂曾经的痕迹几乎磨灭,但兴盛起来的象耳镇和眉山城却都已深深烙下了三线建设的印记。对于在505厂生活工作过的人们来说,虽然眼前的风景里已不再有505的身影,但三线生活的点点滴滴早已深入了骨髓,塑造了他们人生的来路。

 

28.jpg

三分厂测试班组车间一瞥。

 

  有些人从此留在了四川,把家安在这里,繁衍生息。而那些回到上海、北京的人们,在言谈记忆之间,也总是离不开曾经留下青春的那片土地。在厂里成长起来的年轻人们,常在脑海中记起那时厂里的学校、写着日语标题的食堂、玩耍的灯光球场、看电影看演出的大礼堂……

 

29.jpg

(本文转自国家地理中文网)

历史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