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生”未来何去何从? 美国的移民政策又将走向何方?

本周二,特朗普宣布取消旨在保护年轻无证移民(“梦想生”)的 “童年抵美者暂缓遣返”计划(Deferred Action for Childhood Arrivals,DACA)。DACA计划将会有6个月的废止缓冲期让国会制定新的法律解决这个问题。这意味着接下来国会将开始着手解决“梦想生”所面临的困境。


 部分国会议员对于保护“梦想生”的法案在国会通过保持乐观。众议院议长莱恩周三称,他希望“梦想生”能够放轻松,立法者将和特朗普总统一起制定新的移民法案保障他们的权利。因此国会在未来的立法过程中有很大可能会保护“梦想生”的权益。  


特朗普政府决定,在未来的2年中,将会逐步减少直到终止DACA计划。在今年9月5号至2018年3月5日这6个月期间,工作许可到期的梦想生可以在今年10月5日以前递交〝更新工卡〞的申请。但是自9月6日起,将不再受理新的〝梦想生〞申请。  


“梦想生”一旦失去DACA计划的保护,将面临在就业及学业等多方面的问题。他们除了在工作许可到期后不能继续工作外,在学业上无法享受联邦补助,将负担更昂贵的读书费用。此外他们参军的权利也会受到影响。更糟糕的是,他们可能会被遣返出境。  


司法部长塞申斯周二称DACA计划违宪。他认为奥巴马政府逾越自己的权力通过了这个计划。特朗普随后也发布声明称:“我并不是惩罚这些孩子。我们必须意识到我们是一个法治国家。我并不是简单的削减掉DACA,我是希望给国会机会通过最终的法案。在我们问是否对非法移民公平之前,我们应该首先问这对美国家庭是否公平。我们将富有同情心地解决DACA的问题。现在是国会行动的时间了!”   


不过,开展DACA计划的前总统奥巴马对于特朗普的决定表达不满。他认为特朗普的新政策是残酷的。奥巴马周二称:“针对这些年轻人是错误的。因为这些年轻人没有做错什么。这将会弄巧成拙。因为这些年轻人想要开新的公司,为军队服务,为国家做贡献。现实却是残酷的。”  


DACA计划使近80万名年轻非法移民获益。他们获得在美国的工作许可和暂缓遣返的待遇。特朗普取消DACA引发了美国民众在全美各地的抗议行动。包含华盛顿、纽约和洛杉矶在内的大城市都出现了游行示威活动。  


那么DACA计划到底是怎么出现的,它又为何会引起这么大的争议?


DACA计划的由来和争议  


DACA计划是奥巴马政府于2012年6月宣布的一项移民改革计划。它旨在让符合资格的非法移民可以获得合法身份。DACA计划的受益群体为:2007年6月15日之前进入美国,年龄在16岁至30岁之间,或者说,在美居住5年以上且在16岁前首次进入美国的31岁以下的,没有合法居留身份且没有犯罪记录的青少年。这类群体,在满足DACA申请计划的资格要求后,可获得为期两年的合法居留身份(暂缓遣返两年)。而且,这个为期两年的合法居留身份到期后,还可再延期两年。2012年8月15日,奥巴马政府接收到了第一份DACA申请。至今约有80万人加入DACA计划。        


DACA计划从开始就备受争议。计划的设立是否在总统职权的范围内从开始就受到质疑。DACA计划本身就是在各种质疑声中诞生的“权宜之计”,仅仅是当年欧巴马总统颁布的政令,而非属立法范畴。所以,新总统完全可以将其废止。不过,特朗普对DACA计划的态度耐人寻味。很明显,DACA计划与特朗普对移民的强硬政策极不相符。特朗普在竞选期间就声称要终结DACA计划,但在入主白宫后,特朗普对DACA的态度有所软化。在今年二月,特朗普称“我们将展示热心”,并称赞DACA计划的参与者是“了不起的子女”。上周五,特朗普还在告诉记者,他爱梦想生,他爱每一个人。  


不管特朗普本人真“爱”梦想生与否,DACA存废问题引起了很大的争议。白宫高级官员上周日讨论DACA存废问题时,特朗普的诸多幕僚极力劝说特朗普终止该计划。德州等十个州的检察长更是要求特朗普在9月5日前履行竞选诺言,废除DACA计划。否则,他们将控告联邦政府。  


不过,很多人非常支持DACA计划。即便是在共和党内部,支持该计划的人也不少。很多共和党国会议员希望特朗普能保留DACA计划,并希望国会通过立法解决这个问题。众议院议长莱恩上周五呼吁应该在国会通过立法解决“梦想生”的问题。他表示国会将努力通过立法保留DACA计划。而共和党参议员格雷汉姆(Lindsey Graham)和民主党参议员杜宾(Dick Durbin)也提出了“过桥法案”,希望保护这些适用DACA计划的年轻移民。  


DACA计划的存废问题在民众中反应也很强烈。全美各地民众都发起游行呼吁保留DACA计划。 “梦想生”也不断通过集会游行来表达自己的诉求。他们在白宫门前集会示威,呼吁特朗普政府保留该计划。而在上周三,超过1850名美国人联署写信给特朗普,希望他保留DACA计划。此外包含科技公司、健保公司和医疗机构的数百位商界人士也呼吁特朗普保留DACA计划。谷歌 CEO 桑德·皮查伊、惠普 CEO 梅格·惠特曼,亚马逊 CEO 杰夫·贝佐斯以及微软 CEO 萨蒂亚·纳德拉等硅谷高管也签署了移民改革组织 FWD.us的联署信要求保留DACA。他们认为废除DACA计划将给美国经济带来严重的破坏。


“梦想生”游行抗议


DACA计划的受益人群大多是来自墨西哥等中美洲的非法移民。据报道,90%符合条件的墨西哥非法移民和66%的中美洲非法移民申请了DACA计划。相较而言,符合条件的亚裔申请者要少得多。统计资料显示全美有超过13万亚裔非法移民符合DACA的申请资格。但符合条件的亚裔移民对于DACA的申请却并不热情。


到2016年,申请该计划的亚裔非法移民不足符合资格人数的13%。只有24%的符合条件的菲律宾非法移民,21%的印度非法移民以及17%的韩国非法移民申请了DACA计划。与来自其他国家的亚裔相比,华裔就更少了,少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符合条件的亚裔非法移民之所以不愿意申请DACA,很大程度上是担心申请会留下个人信息,将来有可能会引来被遣返的麻烦。与将来有可能出现的麻烦相比,亚裔更习惯于“铤而走险”非法滞留在美国。



“梦想生”对美国的影响  


从2012年DACA计划设立起,受益于DACA计划的“梦想生”很多已经步入工作岗位,正在为美国经济的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上周二,一项最新的研究显示,如果终止DACA计划,几千人将会失去工作。如果这些“梦想生”无法工作,雇主不得不寻找新员工来取代这些“梦想生”的职位,这将会给雇主在未来两年带来20亿的开销。苹果公司CEO库克说:“我有250名同事就是‘梦想生’。我将与他们同在。”今年一月,卡托研究所预测终止DACA计划并立即遣返所有的“梦想生”会让联邦政府花费600亿美元。这会使美国未来10年的经济成长减少2800亿美元。     


终止DACA计划除了影响美国的经济外,对 “移民国家”美国的道德观和价值观也造成了挑战。这些“梦想生”从小跟随父母来到美国,对于他们而言,美国就是自己成长的地方,是自己的国家。可能出现的对“梦想生”的驱逐伤害的不仅仅是“梦想生”们的个人感情,更是对作为移民国家的美国所具有的海纳百特朗,包容大度美誉的伤害。


美国移民政策的未来走向  


可以说, DACA计划的存废反映出特朗普对移民问题的态度,也是特朗普缩紧移民政策的一个缩影。尽管国会通过立法保障这些“梦想生”的权益的可能性很大,但是与前任总统相比,特朗普对待移民问题无疑采取了更强硬的态度。特朗普在竞选期间在美墨边境筑高墙的政见本被认为是玩笑话。然而,让人大跌眼镜的是,他在上任后便快马加鞭地实施这项政策。目前,他已经开始筹集建墙方案并准备建造模型付诸实施。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局(ICE)也在特朗普上任后加大执法力度,逮捕并遣返了更多的非法移民。此外特朗普对于外国人的工作签证和绿卡也着手进行改革,他希望通过采用新的积分制度,尽最大可能减少外国人在美国工作的人数。加州华裔众议员赵美心的话说到了点上。她说,特朗普的“积分制”无非是要通过英语、学历、财力等门槛,将移民进行划分,进一步推行他的反移民政策。       



移民的抗议活动  


特朗普对移民的限缩政策给美国带来的强烈冲击不仅仅局限于经济。它除了增加雇主成本,影响美国整体经济发展外,也会给美国包容的价值观带来冲击。美国文化的包容性是作为移民国家的美国能够持续发展的重要驱动源泉。严厉的限缩移民的政策未必能如其所愿地解决日益严峻的美国人就业问题,以及美国社会安全问题。就业取决于经济的可持续发展,而社会安全更需要不同种族、不同文化人群的更好的理解和沟通。可是,严厉的限缩移民的政策有可能适得其反。


(本文转自西雅图华人资讯公众号)

移民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