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瑟瑟”原来不是动词而是颜色?

还记得几年前引起网友疯狂讨论的“白金还是蓝黑”的神奇裙子吗?


原照片(中)和经过不同的白平衡调整后呈现的白色-金色(左)或蓝色-黑色(右)两种状态。


我死活都看不出来它是白金的啊(摊手)。当然也有大票人看不出这是蓝黑……


不过这只是光波跟人的眼睛开的一个小玩笑罢了。


“当你看见这张照片时,你的大脑正在根据日光矫正这种色差。所以如果人们认为光源是蓝色从而忽视蓝色的部分,则他们看到白色和金色;而如果他们忽视金色的部分,则他们看到蓝色和黑色。”来自威尔斯利学院研究颜色与视觉的神经科学家比维尔·康威(Bevil Conway)如是说。


然而中国古代的很多颜色,放到今天,真的是可以刷新人们对色彩的认知了!



白居易在《暮江吟》中有这样一句千古名句:“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


小时候学这句首诗的时候,我就很奇怪,江水“瑟瑟”地涌动不应该是整个江面都动起来吗?怎么会只动一半呢?后来查了资料才知道,原来,“瑟瑟”根本不是我们想象中的动词,而是一种颜色!


没错,是一种深绿色!


在古波斯(现伊朗)语里,“瑟瑟”是绿松石的意思,所以这句诗描写的是江面一半泛着深深的碧色,另一半则渐染上落日的红色。唐朝时期,中国和西域、波斯等地贸易往来频繁,也颇受其文化影响,白居易化用波斯语也不足为奇了。



另外一种颜色,想必喜欢看古风、仙侠小说的朋友非常熟悉——月白色。顾名思义,月白色应该是像皎洁的月亮一样白净的颜色,多见于小说中衣袂飘飘、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



《红楼梦》第一百零九回写道:“只见妙玉头带妙常冠,身上穿一件月白素绸袄儿,外罩一件水田青缎镶边长背心,拴着秋香色的丝绦,腰下系一条淡墨画的白绫裙,手执麈尾念珠,跟着一个侍儿,飘飘拽拽的走来。”嗯,一袭白衣的美道姑,果然人如其名。


呵呵,too naive!其实真正的月白色长这样↓↓↓



月白其实指的就是月亮的颜色,只不过据古人的观察,月亮的颜色并不是纯白,而是带着一点淡淡的蓝色,因此称之为月白色,与淡蓝色较为接近。Excuse me???月亮是蓝色的?说好的“江月年年望相似”呢,咱们和古人看的是一个月亮吗?



下面这几个颜色也是看不懂啊看不懂,古人的颜色世界这么奇葩的吗?


绾色↓↓↓



青葱色↓↓↓



葱青色(换个顺序颜色就不一样了???)↓↓↓



还有一个葱绿呢↓↓↓(感觉自己像个色盲QAQ)



青莲色↓↓↓ 青莲不是青色吗……紫色是什么鬼?



古人不仅是颜色分类奇葩,还要给不同的颜色赋予各种“玄妙”的含义,用错了的话,轻则罚款,重则有性命之虞。


中国古代把颜色分为正色和间色两种,正色是指青、赤、黄、白、黑5种纯正的颜色,间色是指绀(红青色)、红(浅红色)、缥(淡青色)、紫、流黄(褐黄色)5种正色混合而成的颜色。正色和间色成为明贵贱、辨等级的工具,丝毫不得混用。


周朝的《礼记·玉藻》中记载:“衣正色,裳闲色。”正色象征高贵,可作礼服的颜色;闲色即间色,只能作为便服、内衣或平民的服饰颜色。从周朝开始,统治者就从礼制等级观念出发,用服装的颜色划分社会等级,以此来辅助巩固礼乐制度建立起来的社会秩序。



到了战国末期,阴阳家邹衍综合前人关于阴阳五行的研究成果,以《尚书·洪范》为基础,创立了“五德始终说”。这套学说认为,世界的基本元素是金、木、水、火、土五行,这五种元素相生相克,天下万物都是由此而生。它们之间的关系是金克木, 木克土, 土克水, 水克火, 火克金;金生水, 水生木, 木生火, 火生土, 土生金。邹衍还给这五种元素赋予了相应的颜色:木是东方,属青色;火是南方,属赤色;土是中央,属黄色;金是西方,属白色;水是北方,属黑色。这套学说一经发表,就立刻受到了当时统治者的欢迎,尤以秦始皇嬴政为代表。按照邹衍的理论,周属火德,水克火,一统天下的秦国自然是应属水德,水主杀,代表色是黑色,所以秦朝以黑为贵,从帝王到平民都喜穿黑衣。


《秦时明月》中的秦始皇形象


迨至隋唐时期,创立了等级森严的五等官服制度:朱、紫、绯(深红色)、绿、青。唐朝主土德,服色尚黄。唐高宗恐其他黄色与皇家专用的赭黄混淆,便颁布圣旨:官民一律不许穿黄衣服、住黄房子,次一等的公侯贵族阶层可用朱红色车马器具,穿以红色为主调的衣服。唐朝的官员,三品以上穿紫色官服,四品着深绯色,五品着浅绯色,六品着深绿色,七品着浅绿色,八品着深青色,九品着浅青色。白居易(又是他…)在《琵琶行》里的“江州司马青衫湿”就反映了这一制度。唐朝的“司马”相当于现在的市公安局局长,放在当时也就是个正六品官员,按照服装的等级,只能着低等的青色衣衫。



青色和白色相比,还不算是最惨的。在人们的传统印象中,只有服丧之人戴白帽子、穿白衣裤,白色被视为悲哀和不祥的颜色。其实,白色在历史上也曾风光过。魏晋南北朝时,白色还一度作为皇家颜色,晋张敞的《东宫旧事》谓:“太子纳妃,有白纱,白绢衫,并紫结缨”,而南齐萧道成登基时,大臣“手取白纱帽加道成首”。直到南宋,白色才被官方以正式文件的形式加以禁止。 《宋史·舆服志》记载:“临民纯素,可憎有似凶服。于是禁服白衫……自后凉衫只用为凶服矣。”



不过时过境迁,如今白色可是时尚界的扛把子,被誉为“永不会过时的颜色”,倒是曾经为贵族专享的红色、紫色、黄色,沦为了人们眼中“俗气”的颜色(其实还是看脸)。


(本文转自世界遗产地理公众号)

历史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