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美国名校也要“拼爹”?这背后的真相是...

最近,各大世界名校年度排行榜相继发布。《政客》网站刊文指出,美国大学名列前茅的背后潜藏着美国高等教育面临的严峻形势——学校开支越多,学生中的精英人数越多,学校的排名就越高。这一现象导致了美国名校更青睐家境富裕的学生。文章摘编如下:


今年,美国的各大高校会收到两张“成绩单”。第一张“成绩单”来自机会平等项目(the Equality of Opportunity Project)。令人震惊的是,项目结果表明包括普林斯顿大学和耶鲁大学在内的许多美国顶尖大学更倾向于招收来自顶层收入家庭的学生。


第二张“成绩单”来自《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U.S. News & World Report)发布的US News世界大学排名(US News Best Global Universities),被视为评价世界大学影响力的主要排名之一。普林斯顿大学和耶鲁大学等顶尖大学往往是榜首的竞争者。


可以看出,这两张“成绩单”是相互联系的。《政客》网站的一项评估显示,US News世界大学排名将学校的战略计划作为评价标准之一,导致高校更青睐于家境较为富裕的申请者。


精英大学加剧经济不平等


美国社会学家杰罗姆·卡拉贝尔曾在上世纪70年代分析过这一教育不公平现象:在那些学费高昂、筛选严格、实力强大的美国名校中,低收入家庭学生的比例总是少得可怜。


马里兰大学系统前总校长科万说:“我们的教育正在创造出根深蒂固的社会下层,此前从未有过这种现象”。科万说,US News世界大学排名给人们造成了一种错误印象,即拥有富裕学生的学校就是好学校。


在US News世界大学排名中,有以下几个主要的评估标准:


学生在入学考试中的表现(与家庭收入密切相关);


较低的录取率(许多大学会尽早决定录取情况,对那些申请多所学校以比较高校经济援助计划的贫困学生来说不利);


在高中指导顾问的调查中表现良好(在较不富裕地区很少有高中指导顾问);


校友捐赠(对校友的孩子入学来说有利);


尽管奥巴马政府曾对这一经济不平等现象施加过压力,但是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精英大学强化了这种经济不平等现象。最近的研究得出了几十年来最有力的结论,即高等教育——一度被认为是民众改变经济地位和社会流动的阶梯——是获得回馈财富的主要来源。


根据全美人口普查的区分方法,如果按照收入水平,把全美家庭各自归入四个收入水平不同但数量相等的群体,即:底层群体(Bottom Quartile),第二收入群体(2nd Quartile),第三收入群体(3rd Quartile)和顶层收入群体(Top Quartile)。最近,杰克·肯特·库克基金会的一份报告显示,在美国名校里,72%的学生来自顶层收入群体,而来自底层群体的学生只有3%。报告还显示,在底层群体中,只有不到10%的人获得了学士学位。


皮尤研究中心最新的民调显示,在川普当选总统后,大多数共和党人表示,目前的高校教育对国家产生了负面影响。一家华盛顿智库的报告显示,在美国,年轻人仍然相信进入大学是获得一份好工作的必要条件,但是大多数年轻人不相信目前的高等教育体系能帮助他们找到一份好工作。


世纪基金会高级研究员理查德·卡伦贝尔说,如果你是一个来自低收入人群的学生,即便你努力学习,但是你会发现高校招生时看中的是你的父亲是谁,你的种族是什么。


《政客》网站采访了20多位现任和前任大学校长、高校管理人员和教育官员,他们都表示高校缺乏经济多样性是一个关键问题。


排名崇拜成罪魁祸首?


很多人将US News世界大学排名视为罪魁祸首,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校长亚历山大指出,US News世界大学排名对高等教育造成的伤害很严重。支付给教职工更高的工资,在学生事务上花费更多,就能在大学排名中获胜。为追求高排名,校方将提高学费,最终导致许多来自低收入家庭的学生无法申请大学。


举个例子,乔治亚州立大学的毕业生大多来自低收入和中等收入人群,5年来在排名中下降了30个名次。


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校长卡罗尔·克里斯特说:“在我们应该关心财务效率的时候,US News世界大学排名却不会关注这些,令人头疼”。


在美国,高等教育是一个以市场为基础的竞争激烈的行业。在美国的高等教育体系中,一所大学的声望对申请者及毕业生前景有很大的影响。


斯坦福大学社会学家米切尔·史蒂文斯研究了美国高校的入学情况,认为US News世界大学排名已经演变成“组织和管理这种竞争的机器”。史蒂文斯说,他们不是官方机构,但他们实际上在对这个国家的高等教育进行治理。


作为回应,US News世界大学排名的首席数据策略师罗伯特·莫尔斯说:“我们没有让高校设置任何的招生标准,我们的排名主要是为学生和他们的父母提供信息。我们一直在衡量学术质量,这件事我们已经做了30年了,我们相信我们一直在提高高等教育数据的透明度。我们的方法和数据是用于衡量哪些学校在学术领域是最好的。”莫尔斯说,US News世界大学排名基于15个加权标准的公式,这些标准综合起来看,可以更好地体现高校的学术质量。


但在采访中,一些大学校长和教育官员表示,US News世界大学排名对家境富裕的申请者更有利。例如SAT成绩是衡量申请者的指标之一,其中口语和词汇是SAT考试的关键部分,但低收入家庭的学生早期对口语和词汇的接触较少。


美国大学理事会的数据显示,高收入家庭的学生在测试中的得分都高于来自低收入家庭的学生。那些父母拥有研究生学位的学生在考试中的得分都比那些父母只有高中学历的学生高出100分(一个学生的最高分数是1600)。


类似的情况也存在于ACT(美国大学入学考试)中,家庭较富裕的学生的得分要比低收入的同龄人高得多。


虽然许多大学校长对这两个主要的入学考试的有效性持怀疑态度,但为了保护学校排名,高校还是会关注学生成绩。


宾夕法尼亚大学在US News世界大学排名中一向名列前茅,该校增加了提前录取率。但研究表明,提前录取对低收入家庭的学生不利。杰克·肯特·库克基金会的研究发现,在年收入低于5万美元的家庭中,只有16%的学生申请提前录取,而在年收入超过25万美元的家庭中,有29%的的学生选择提前录取。


斯坦福大学社会学家史蒂文斯说,一些高校给教职工加薪纯粹是为了在US News世界大学排名中取得一个好成绩。想让大学排名上升的一个简单方法就是提高学费和增加支出。


预算和政策优先中心的一项研究显示,在过去的十年里,由于州议会削减资助等原因,美国公立学院和大学的学费增长了至少28%。杰克·肯特·库克基金会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对大学成本的担忧影响了超过三分之一低收入家庭学生申请大学。


“做应该做的事情会受到惩罚”


US News世界大学排名是否真实可靠,乔治亚州立大学和南卫理公会大学这两所大学从2008年到2016年的不同命运或许可以为我们提供借鉴。


乔治亚州立大学的管理者发现分数实际上并不能完全代表学生的能力和素质,因此校方决定有意识地减少SAT分数的比重,以建立一个更多样化的学生团体。同时,乔治亚州立大学的佩尔助学金的申请人数增加了近一倍,目前约占其学生人数的60%。该校5年来的毕业生人数也增加了22%。


乔治亚州立大学还发现,贫困是学生辍学的主要原因,该校便创建了一个小型资助项目,学术顾问会向贫困学生伸出援手。


乔治亚州立大学的成功并没有被外界忽视,校方负责人还曾被邀请到白宫向前总统奥巴马汇报学校的改革情况。


US News世界大学排名的发布机构也意识到了乔治亚州立大学付出的努力,将乔治亚州立大学列为美国第四大创新大学,仅次于麻省理工学院、斯坦福大学和亚利桑那州立大学。


但同时,乔治亚州立大学的排名下降了30位。2016年,乔治亚州立大学在US News世界大学排名中位列第236位,比5年前的第206名下降了30个名次。


大学创新联盟负责人伯恩斯说,乔治亚州立大学的行为确实是美国高等教育应该做的事情,但他们也为此受到了惩罚。


当乔治亚州立大学的排名下降时,南卫理公会大学在大量资金涌入的推动下获得飞速发展。在校友捐赠的筹款基础上,南卫理公会大学在去年发布的2017 US News世界大学排名中位列第56,比2008年的排名上升11位。


校方表示雇用了更多教师,并在他们身上花费了数千万美元,还有奖学金帮助了“招募和留住优秀学生”。


US News世界大学排名的数据策略师莫尔斯证实,财富——包括校友捐赠和学生支出——在很大程度上推动了南卫理公会大学的发展。


高校缺乏经济多样性,大学学费不断上涨,这是川普政府和奥巴马政府都无法回避的问题。


一些大学(包括常青藤名校)已经建立了联盟,旨在招募和留住更多低收入学生。其中一项是美国人才计划,包括30所大学,该组织的领导包括普林斯顿大学、华盛顿大学和俄亥俄州立大学的校长。另一个小组,大学创新联盟,由11个主要的公共研究型大学组成,包括乔治亚州立大学和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这些大学分享了改善高校经济多样性的策略。


国会也开始介入,众议院共和党人建议,富裕的大学需要更多地投入他们庞大的捐赠基金,以帮助来自低收入家庭的学生。


但是,对一些高校校长来说,想要改变美国目前的教育体制不可能一蹴而就。对很多人来说,想要改变US News世界大学排名催生出的现状好像注定不会成功。马卡莱斯特学院院长布莱恩·罗森伯格表示:这感觉有点像在对神挥舞拳头——我对此感到无能为力。


(本文转自西雅图华人资讯公众号)

留学 美国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