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究竟有多少种饰品

 


有衣必有冠

有服必有饰

轻如环佩,曾引领飞扬浪漫的文学想象

重若凤冠,曾传承古老严明的礼法精神


中国人在衣冠配饰上的巧思

令人慨叹

中国服饰的华美与朴实

中国文化的轻灵与厚重

就在一冠、一履、一环、一饰之间


《中华遗产》2017年12月特别策划 — 中国衣冠





凤冠·贵妇衣冠的绝响 -

撰文/喻翔


凤仪天下

上图为辽代镂空凤鸟纹金冠细节图。百鸟之王卓然独立在花座上,伸展双翅,展露出俯视天下的气势,身上的羽毛纤细柔软,熠熠生辉。辽代出现过不少女强人,这顶金冠的主人,应当是某个辽代皇室女性。 摄影 / 司图博行


光彩照人的凤冠,凝聚了古代无数女人的梦想。为了戴上一顶凤冠,有人苦等了三十年,有人陷入了惊悚的宫斗。它由何发展而来,又如何走向消亡?


最新款“凤冠”

上图为清代青色缎点翠嵌料石钿子。钿子由缠发包头的装饰品发展而来,随着清代后妃的发饰逐步加宽加大,装饰用的簪、花等饰物越来越多,于是形成了一个独立的冠状头饰,在清代中期开始流行。如果把历代皇帝后妃的冠饰都纳入“凤冠”的范畴,那么钿子可以说是最新款的“凤冠”。 摄影 / 柳叶氘





《假发·以假乱真的时尚 -

撰文/李月新


高髻里面藏发团

明末苏州妇女流行“牡丹头”,先将乱发团纳入发髻当中,然后用自己的真发覆盖住,显得头发又多又厚。上图为明代画家禹之鼎所绘《乔元之三好图》的局部,三位女乐人的发型蓬松高耸,应该就是在真发中藏了乱发,形成“牡丹头”的效果。 供图 / 高春明


汉魏侍女、唐宋宫娥、明清佳丽,哪个不是发髻高挽、云鬓巧梳?可谁能保证自己的头发够长够多够好,撑得起这些美不胜收的发型呢?


没关系,还有假发来帮忙。


雍正爷的西洋假发

随着西方传教士来华,欧洲假发也进入了中国社会。上图为清代雍正皇帝画像,他穿洋装、戴欧式假发,宛如一个西方人。 摄影 / 木子桦





-《头面·舞台淬炼的绝代风华》 -

撰文/晶心   戏曲舞美、摄影/王梓丞


盔头

上图中的盔头从左至右、从上至下分别为:帅盔、凤盔、双阳盔、昭君盔、凤冠、七星额子。 供图 / 凝曦影坊


舞台的效果要求一定的夸张和程式化,于是那京剧旦角头上的点缀,遂来得更为璀璨浓郁。仅是一套点翠或水钻头面,零件就有五六十件那么多。而造型多变的盔头,更是指向一个个人物的个性与内心。





袜子·最低调的贴心

撰文/张净  供图高春明


女子穿半袜

宋代以后兴起一种无底之袜,只有袜筒,用于缠足的妇女。穿着时裹在胫部,上不过膝盖,下达于脚踝。俗名为“半袜”,也有的称膝裤。上图为宋代《杂剧人物图》,此女子即着膝裤。


华夏有美衣、美饰,也许罗袜并非最引人夺目。而对于芸芸众生来说,冬日寒风中“千层袜”暖足暖心,袜上的针线是有情人的拳拳深情。曹植的一句“凌波微步,罗袜生尘”,则成为古人心头上最动人的朱砂痣。





《璎珞·满身璎珞缀明玑》 -

撰文/杨雨菲


璎珞庄严身

上图中的北齐胁侍菩萨像现存于河北博物院,从图中可以清楚地看出璎珞的形式。位于菩萨锁骨处到胸部的璎珞为两层串珠组成,每层都挂有坠饰。而交叉与身体前的为X型长璎珞,在珠串汇合处装饰以花朵。  摄影 / 动脉影


璎珞,仅看这二字,只觉得满纸琳琅。它或被装点于脖颈,或装饰周身。行动间,七宝轻荡,其中千丝万缕,串联起它的前世今生。





《美甲·指尖绽放的风采》 -

撰文/刘菲


夺目的指尖

染甲、蓄长指甲、指甲套……古人爱美的心思在小小的指甲上展示的淋漓尽致。上图中女子所佩戴的指甲套,颇有清时风韵。 供图 / 侨色非遗 · 叁木映画


美甲,是古今爱美的人们从来不会放过的细节。但比起今人时尚的美化装饰,古人不知高到哪里去了。


(本文转自中国国家地理公众号)

历史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