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结22亿元教育经费 澳洲大学校长:这是在关闭所有人的机遇之门

冻结资金意味着将“错过”更多优秀的人才。

22亿澳元,听起来不是小数目。去年12月,澳洲联邦政府宣布新拨款计划称,要冻结高校22亿澳元经费时,该国大学们纷纷表示不满。此决定最大的影响,可能是导致约一万名大学生得不到政府资助。

从消息宣布至今,澳大利亚教育界的人士在多个场合指责联邦政府的决议。这周三,莫纳什大学副校长Margaret Gardner公开表示,政府冻结22亿澳元的经费,意味着所有人受教育的机会都被限制了。由此也引发对澳洲高等教育的讨论。

政府冻结拨款的目的,是旨在让大学们重新设置招生上限。

2009年,陆克文政府提出高等教育扩招的计划,不限制大学招生名额。这的确提高了本地学生入学率。Gardner称,招生不封顶政策使得澳大利亚五分之一的贫困家庭入学率增加了55%,地区和农村学生增长了48%,土著学生增加了89%,残疾学生入学率增加了106%。

但该政策也引起社会对高等教育质量的质疑。根据去年澳大利亚两份政府报告显示,并不是所有人都能从高校顺利毕业。而6年里辍学或未正常毕业的学生占到总数的1/3。即便顺利毕业,其就业情况也不及以前。毕业四年,仍有15%的人找不到工作。

入学人数上涨,意味着政府要花更多钱补贴教育支出,而就业情况和辍学率则折损了教育成果的输出。这些综合原因导致联邦政府冻结教育经费的决定。教育部长Simon Birmingham指责高等教育的预算赤字太厉害,而大多数人对此“视而不见”。

据理力争的大学们称,多数学校将面临减少招生名额、研究项目和基础设施投入等局面。澳洲大学联合会会长罗宾逊(Belinda Robinson)表示,约一万个学生名额得不到政府资助。“尤其是次发达地区的小型大学,他们将受到巨大冲击。”她说:“这类大学规模较小、成立的时间较短,几乎没有可供选择的资金来源,全指望政府拨款。”

这些影响已经开始显现。据《悉尼先驱晨报》报道,澳大利亚天主教大学削减了近四个学科和五个校区的20个项目;而中央昆士兰大学将不再为护理专业学生支付实习费用;南十字星大学将停止在考夫斯港校区接受健康专业的新生;而查尔斯特大学麦考瑞港校区也在考虑同样的事。

稍有实力的高校们也在想方设法“自谋出路”。

莫纳什大学称,他们将加大和企业合作,将合作研究数量增加50%。副校长Gardner称,她曾致函澳大利亚工业集团、澳大利亚商业委员会和澳大利亚工商会,共同探讨“合作商业案例”。

高校联盟在极力向商界兜售自己的研究实力。澳大利亚大学联合会委托Cadence Economics进行模型制作,他们发现,与大学合作的16,000家公司,从合作中共获利106亿澳元。在大学研究中投入1澳元,公司将获得4.5澳元的回报。

在这场争论中,政府和高校或许应该自我检讨。

22亿澳元,听起来并不是个小数字,但算上通胀,这比款项冻结仅占高校总经费的1.5%。联邦教育部长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批评到:“难道大学真的不能在170亿澳元的预算中,找到微薄的1.5%的资金吗?”澳洲德勤曾调查发现,澳洲大学们在市场营销和内部管理上丝毫不吝啬,每年有15%的资金都用于与教育和科研无关的事宜上。

而在对比其它发达国家教育支出后,澳洲政府或许也会有所启发。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报告,澳大利亚的教育支出在35个成员国中,排列倒数第七。高校们如果要先解决温饱问题,才能培养优秀人才,哪还有心思教书育人呢?


留学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