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朝会晤:特朗普的豪赌与朝鲜的精打细算

特朗普总统接受来自金正恩的邀约是风险十足的一步。双方想见面是好消息,但是两位领导人对这些议题都没有太多经验。

作者:蔡婷贻   编辑:袁雪

3月8日美国时间傍晚,代表韩国总统文在寅访问白宫的青瓦台国家安保室长郑义溶走出白宫,发表简短声明指出,韩国代表团代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向美国总统特朗普发出见面邀请,特朗普总统也已接受邀请,将在五月左右成行。

数十分钟后,特朗普自己也推文指出“金正恩对韩国代表谈论了无核化,而不止是冻结;同时在此过程也不会再实验, 这是一大进展,但是在达成协议以前,禁运将持续。正在计划会谈中。” 美国时间3月9日傍晚他又推文,“和朝鲜的商议正在进行中,如果成了,将可能对世界非常好。时间和地点待定。”

不过,到目前为止,朝鲜官方媒体对韩国代表团的韩朝对话、无核化谈判,以及特朗普访朝邀约都未正式表态。

会晤谈什么,怎么谈

若双方同意会面在朝鲜举行,特朗普将成为访问平壤的美国首位在任总统。朝鲜在与韩国达成于4月举行会谈同时,加码邀约特朗普访问朝鲜,同时特朗普也出乎外界意料地爽快答应,让去年经历半岛紧张态势的全球社会一片哗然,不少美国前官员亦纷纷警告特朗普贸然接受邀约过于冒险。

“总统接受邀约是风险十足的一步。两边想见面是好消息,但是两边领导人对这些议题都没有太多经验,事态发展很有可能走向脱轨。尤其在美国政府内已没剩下什么具有朝鲜核问题实质谈判经验的人才,我担心会谈前的准备将不会十分妥善,”2013年负责美国国务院对朝鲜执行禁运的前官员德托马斯(JosephDeThomas)对《财经》记者指出。

“我希望特朗普总统理解到,在没有前提条件下答应这场会面是给朝方一个大礼物,”他补充。

像德托马这样担心的美国前官员和学者并不在少数,主要因为特朗普政府的政策和各部门缺乏协调。在特朗普宣布接受邀约的数小时前,国务卿蒂勒森还指出,朝美谈判仍是很遥远的事。

曾在美国五角大楼负责研究对朝执行战略的杰克逊(Van Jackson)就提出,“缺乏计划、过程、技术经验支持的外交不是外交,是利己主义。相信那样的外交就像相信魔术一样。”

近年不断推动美朝双边会谈的前国防部长佩里也在推文中说,“我非常支持对话,但这样的对话应该建立在对什么是可以谈判、什么是可以认证(结果)的实际期待上……会谈面临两个重要问题:第一,我们要谈什么,包括我们要得到什么和我们要给什么;第二,在会谈期间,朝美各自要做什么……如果我们要做的是值得的,相对能确认结果的,那我们具备足够理由与朝鲜谈判,否则我们将面临严重外交挫败。”

朝美自1994年开始针对朝鲜拥核谈判,克林顿政府与朝鲜谈判时也打着算盘认为金家政权将无法持续执政,美国最后无需兑现承诺。多疑的朝鲜背地里研发核武器,并数次使用不同手段让核查人员无法顺利检查朝鲜拥核情况,包括将核原料藏在地道等,最后小布什总统上台后,对朝政策大转弯,朝鲜加速发展核武器。

北京大学朝鲜文化研究所名誉所长崔应九指出,朝方曾表示1994年至2001年谈判期间,因谈判压力是核武器发展最缓慢的时期,后来美国政策强硬,朝鲜得以加快速度。

前副总统拜登安全战略顾问Colin Cahl指出,特朗普政府需要立即进行的就是跨部门和跨盟国(韩国与日本)协商,包括韩国就四月底朝韩会谈交换经验,列出马上可行及长远可行的目标,美国在谈判桌上可向朝鲜提供的条件,同时立即组成谈判小组,选出首席谈判人。特朗普也需要开始做功课,学习如何发布推文和限制推文的内容。“所有寻求和平方案的人都应该希望特朗普能成功。在此情况下,大家能做的就是不断对特朗普政府施压,确认他们做好所有前提准备。”

在人员配置上,美国目前没有驻韩国大使,国务院六方会谈特别代表尹汝尚(Joseph Y. Yun) 也于3月初正式退休,特朗普政府将选谁带领谈判正备受关注。

朝鲜弃核诚意被质疑

外界对平壤突然的政策转弯感到讶异,曾于去年末访问平壤的一名朝鲜专家对《财经》指出,平壤的突然政策转弯应是金正恩下面专门研究对外政策的246人小组提出的对策,外界将功劳归给金正恩一人与事实或有出入。朝鲜领导人的外交智库自金正日时期就存在,1997年叛逃到韩国的劳动党黄长烨也曾介绍这个专注研究对美和对韩的机构。“该机构在金正日末期不被重用,但自金正恩上台后就非常忙碌”,上述专家表示。

朝鲜政策的背后考量和目的则各有争论。特朗普将此归功于自己和“压力最大化”,但是大部分熟悉朝鲜的专家持不同看法。

复旦大学朝鲜半岛研究中心副主任蔡建的判断是,朝鲜主动松动态度表示愿意就无核化进行谈判应是因为其国内完成了核武器发展目标,谈判筹码已足够,不需要再多做实验,和禁运带来的压力应无多大关系,毕竟朝鲜已经多年遭受制裁和禁运,实际影响有限。

一名负责半岛安全问题的武官也对《财经》记者指出,朝鲜在完成其核武器打到美国本土目标后,就像“拿着刀子在手上”时就会愿意坐下来谈判。

朝鲜无核化的诚意让不少人感到怀疑。美国明德大学蒙特雷国际研究学院东亚防扩散项目的主任·刘易斯(Jeffrey Lewis)更指出,与美国总统会面一直是朝鲜自克林顿政府以来的目标,这次对特朗普提出邀约不应该被认为“有什么特别的”;他进一步提出,朝鲜电影“我看到的国家”讲述的就是美国总统访问朝鲜,参观核武器后被说服,最后以平等对待朝鲜结尾。因此,“金正恩不是邀请特朗普去,然后他交出他的武器,而是邀他去看他的核武器和导弹,然后强迫美国平等对待他。”

上述武官和2017年11月访问平壤的俄罗斯学者沃龙佐夫(Alex Vorontsov)也分别对《财经》记者指出,国际社会接受朝鲜拥核地位或是难以避免的结果,只是需要换个外交说法。

“我知道几个国家早就在研究外交辞令,”沃龙佐夫指出。

不少专家批评特朗普在接受金正恩的邀约时或者缺乏思考,或者是欠考虑。不过,美国一位前资深国务院官员则指出,特朗普某种程度或是陷入朝韩两国设的局,当下看来韩国代表似乎修改朝鲜辞令,达到美国能接受的标准。

特朗普最后能否能成行,不少人也持怀疑态度。蔡建强调,接下来韩朝会谈是否顺利、韩美联合军演紧张是否再起都是变数。另外,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将于4月访美,他是否游说特朗普改变主意也是变因。

崔应九则对未来两到三年的半岛和平趋势相对乐观,他认为美国会配合朝鲜计划的路径往下走,顺利进行谈判不是问题,因为“朝鲜对于推动核武器冻结,允许国际原子能机构进入核查并封存核武器的套路都相当熟悉,也能做的出来。”但是,真到了销毁那一步,朝美的共识或许就走不下去,最后国际社会或要默认朝鲜拥核事实。

来源:财经

原标题:美朝会晤:特朗普的豪赌与朝鲜的精打细算


美朝会晤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