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 | 这栋楼发射的"破坏死光",烤坏过一辆车。


国内电影市场一直有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骂声越高票房也越高。

 

类似的现象也发生在伦敦金融城的一座高楼。

 

伦敦人习惯叫它“对讲机”,至于它的本名“芬丘奇街20号”估计就出租司机记得。


对讲机楼高160米,有37层,在泰晤士河北岸算是一个摩天大楼。

  从左向右的高楼分别是“对讲机”、“芝士刨”和“小黄瓜”。

去年夏天,对讲机以12.8亿英镑的交易价格,成为伦敦城里卖得最贵的单栋建筑。

 

接盘的李锦记集团(卖蚝油那家)为着抄底购入而感到骄傲。

 

英国的开发商为着167%的利润而感到自豪。

 

然而,普通伦敦人在过去几年,朝对讲机大楼翻了无数的白眼。

 

它的顶楼是一个花园,号称是伦敦最高的公共花园。普通人想逛花园前,都得先网上预约,再排队通过机场式的安检。一点都不像公园。


它的楼下经常无端端刮大风,风大得人都站不稳。一点都不路人友好。

 

最经典的还是它发出过“死亡光线”

 

2013年的夏天,楼还没封顶,对讲机就登上了英国小报的头条:


一辆捷豹车停在对讲机对面,没多久后视镜熔化,后车窗边缘变形。


路边咖啡馆门口的地砖开裂。


还有一辆自行车的坐垫也被烧穿了几个洞。


记者们纷纷带上气温计、鸡蛋和平底锅,跑到对讲机楼下做报道。


对讲机的南面玻璃幕墙呈凹面镜,像个太阳能加热装置那样,能将光线聚焦到对面马路的车位和咖啡馆门口。


凹面镜聚光这样简单的物理原理,难道建筑师会没留意到吗?

 

“我知道这会发生的,但我没有合适的工具和软件去准确分析。……这是一种现象。”手中项目遍及六大洲的建筑师Rafael Vinol一上来就甩锅。


他自己估计凹形幕墙会使聚焦点的温度从36℃增加至72℃。实际上,2013年夏天路边气温高达91℃至117℃。


在对讲机楼前,他还设计过拉斯维加斯的一个酒店,同样发生了反射光的问题,曾让一名芝加哥律师在游泳时头发被烧焦。


事情发生在沙漠中的城市,酒店在泳池多摆几把太阳伞就解决了。但是发生在欧洲最大的城市里,就少不了一场花式甩锅。

 

南向玻璃幕墙原本设计了平行的小阳台,散热片也更长一些,可有效避免反射光线的问题。为了节省成本,发展商在建造的过程中都取消了。


发展商说设计的改动有提前向伦敦市政府报备过。发展商把锅甩给市政府。

 

英国前首相背不出乘法表,但伦敦市政府却不愿承认自己不会中学物理。


政府工程师说:“我们曾提交过报告,强调反射光的潜在危害。这是一个复杂的设计,我们欠缺足够的条件去充分理解它。”


言下之意,谁让你搞这么复杂?锅又甩给建筑师。


建筑师最后不得不说:“这得怪全球变暖。”锅直接扣在了全人类的头上。

 

发展商一边在媒体前表演甩锅,一边去补锅。先是向车主、咖啡店老板和自行车小哥赔钱,接着给对讲机的3层至34层窗户贴膜,最后在外墙大面积加装遮阳棚。


曾经亮瞎眼的外墙顿时变成灰不溜秋。


所有补救措施花费约1千万英镑。发展商觉得这仅占建筑总成本5亿英镑的零头,非常欣慰。

 

大楼反射光闯祸,在建筑设计界不是第一次的,弗兰克·盖里也曾碰到过。


早在西班牙毕尔巴鄂古根海姆美术馆走红前,盖里为洛杉矶设计了一个迪士尼音乐厅。外墙装饰用的正是没风也能飞扬的金属板。


2003年开幕后没几天,路过的司机就投诉那里反射光晃花眼。附近居民要更经常地开空调,家里电费蹭蹭地上涨。

 

音乐厅的部分外墙用的是抛光不锈钢,这显然比拉丝不锈钢更容易形成镜面反射。大师,难道这还不知道吗?


面对质疑,盖里直接怼过去:“反射问题错不在我。……我早跟他们说过会发生的。”

 

音乐厅建设过程中,委托方临时增加了一个贵宾接待厅和剧场。工期短,预算紧,后加的建筑部分外墙没有做磨砂。

 

于是,所有抛光不锈钢做成拉丝效果,再多花了9万美元。

 

看了这两个例子,不要以为闪闪亮的建筑外立面就一定邪恶。

 

有些反射光问题其实可以提前在设计中避免,新西兰的戈维特布鲁斯特美术馆就是其中一个正面例子。

它的外墙用波浪形的抛光不锈钢包裹。为了避免光污染,建筑团队将凹面聚焦位置控制在距离建筑表面几厘米的地方。落成至今都没收到任何关于反射光的投诉。

 

从1984年建造的北京长城饭店首次采用玻璃幕墙起到现在,中国已有玻璃幕墙两亿平方米,占全世界85%,成为世界第一玻璃幕墙出产和使用大国


也就说,中国有着比英国、美国和新西兰更多的反光外立面。

 

目前并没有任何工艺能完全避免反射光问题。

 

看到路边停车位特别亮,大楼外墙特别闪,得赶紧跑,别傻站着!


(本文转自那一座城公众号)

现象

评论(1)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