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小县城,是2022北京冬奥会雪上项目赛场,也是滑雪爱好者心中的“圣地”

平昌冬奥会结束了,在闭幕式那个令人震撼的“北京八分钟”上,24名来自北京体育大学的轮滑演员,和24个带着透明冰屏的智能机器人,象征着2022年,第24届北京冬奥会。



在闭幕式上,北京从平昌手中接过奥运旗帜,冬奥会正式进入“北京时间”。


冬天,本身就是一个容易让人着迷的季节。


大地被白雪覆盖,推开门,就是一片银装素裹的世界。


河北崇礼,被称为“北方的瑞士小镇”,这个很多滑雪爱好者心中的“滑雪胜地”,被选为2022年北京冬奥会雪上项目竞赛场地。雪,是它最漂亮的衣服,和最珍贵的财富。



不用去到瑞士,也能看到和阿尔卑斯山脚下一样令人难忘的雪景。



 中国雪都  

The Frozen Village


崇礼县,位于河北省张家口市,地处内蒙古高原与华北平原过渡地带,北倚内蒙古草原,南临张家口市中心城区。


2016年,张家口部分行政区划分调整,它的名称正式从崇礼县,改为崇礼区。


2003年,崇礼还是国家级贫困县。一条南北走向的小街贯穿整个县城,十分钟就能把全城走完。


这里夏季短暂,冬季漫长,实在不利于工作和建设。但是,正是因为这种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和气候条件,让崇礼成为了滑雪宝地,中国雪都。



山峦起伏,森林覆盖率达到30%,再加上区域内属于东亚大陆性季风气候中温带亚干旱区,导致冬季空气活动频繁,一年12个月里,崇礼有将近八个月的降雪期,和长达150多天的滑雪期。


从前一年的10月到来年5月,  


银装素裹,大地都是苍茫一片,加上道路两旁新建的欧式小楼,活脱脱一个北方“瑞士小镇”。这里的雪景,不输给任何地方。



最天然的雪景,当然会催生最天然的滑雪地域。


在崇礼,滑雪场就是除了雪景之外,最引人注目的特色。


万龙滑雪场


万龙滑雪场

华北地区规模最大、硬件设施最好、亚洲开放最早的滑雪场。


多乐美地滑雪场

最大的外资滑雪场,是国家级滑雪基地,存雪时间长达150天。


长城岭滑雪场

河北省第一个现代高竞技体育训练基地和功能齐全的大型滑雪运动场地,被国家体育总局、中国滑雪协会专家誉为“华北地区最理想的天然滑雪地域”。


密苑·云顶乐园

规划开发雪道88条70千米,滑雪面积220公顷,索道魔毯22条。


但如此大好的雪景和连绵不断的山川,如果只是单纯作为滑雪爱好者的体验场地,似乎有些浪费。所以崇礼,并不仅仅只是一个“滑雪景区”,它更是专业滑雪运动员训练和承办国际比赛的场地。


万龙滑雪场得天独厚的地形适于滑雪


万龙滑雪场,是日本、韩国等国家专业运动员的指定训练基地。能够承办各类大型国际赛事的比赛场地和训练基地。


目前,建成雪道22条40千米,滑雪面积100公顷,索道魔毯7条,运力达9100人次/小时。金龙道和银龙道于2005年获得了国际雪联的场地认证,猛龙、威龙、腾龙、中华龙4条雪道于2014年获得国际雪联场地认证。连续5年成功承办了国际雪联高山滑雪积分赛和远东杯赛等重大国际赛事。


而密苑·云顶乐园,更是规划承担了2022年冬奥会自由式和单板滑雪项目。



 四季分明  

Four distinct seasons


冰天雪地的童话美景是崇礼的招牌,但如果说它只有冬天才是美的,恐怕就有些太过片面。


崇礼四季分割明显,并且每个季节都独具风韵。


冬季滑雪,春季郊游,秋季涉猎,夏季避暑。

 

 左右滑动体验崇礼四季 


这个距离北京只有三个小时车程的小县城,其实还是个“卧虎藏龙”的地方。


这条草原天路,被称为中国大陆最美丽的公路之一。西起张北县城南侧的野狐岭,东至崇礼县桦皮岭处,是连接崇礼滑雪区、赤城温泉区和张北草原风景区的一条重要通道。


草原天路蜿蜒曲折,横跨张北、崇礼两县,海拔在1500米以上,属于坝上气候,因此在盛夏的时候,凉风习习,非常舒爽。


打开车窗,还能看到草甸牛羊,绿油油的一片,景色十分美丽动人。


这里就连夜空也相当梦幻。




 一个贫困县的崛起  

Rising village


正如前面所说,十几年前的崇礼区还是崇礼县,一个贫困到几乎无法靠任何产业支撑起生计的小县城。


如画的风景和漫天大雪,似乎时这座小镇最富足的产物。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为崇礼冰雪娱乐项目创造了绝佳条件。


1996年,中国第一位全国化学冠军单兆鉴和投资人郭敬到崇礼考察,发现这里海拔高,坡度大,再加上一年一大半时间的降雪期,是一块具有非常大滑雪资源的宝地。于是,他们以几毛钱一袋雪的价格,请当地农民工人往山上背雪,铺出了一条300米长的雪道,这就是崇礼的第一个滑雪场——塞北滑雪场。


从那时起,崇礼绵厚的雪,成了它滑雪产业最丰富的资源。各大滑雪场相继建起——


万龙滑雪场,我国第一座星级滑雪场、云顶,多乐美地,长城岭持续规模升级。


真正让崇礼走进更大众视野的,是与北京携手申办2022年冬奥会。


用当地人的话来说,是“想都没想过的一件事”。



2014年3月14日

国际奥委会宣布张家口与波兰的克拉科夫、挪威的奥斯陆等五个城市正式申办2022年的冬奥会。也就是从那时起,崇礼附近的村庄开始搬迁,道路开始扩建,各种欧式建筑冒出头来,带有“雪”的星级酒店、消费场所一个接着一个。通往几个滑雪场的必经之地——裕兴路,逐渐变成县城主街。


2015年7月31日

申奥结果公布,当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举起“BEIJING 2022”的标牌时,崇礼这座小县城的命运被彻底改变,终于不再被时代发展所遗忘。


2016年1月27日

国务院批复,同意撤销崇礼县,设立崇礼区。


在广场上,“2022年冬奥会”的标志被大大地竖起来,进入城区,路口处也满是醒目的“冬奥标语”。



从滑雪爱好者到游客,再到冬奥会,崇礼逐渐从一个贫困小县城,走进公众视野,最终站在国际大舞台。


谁说古老的地方只能消极保存,一味等待被人们遗忘,有很多种方法,能让我们去留住历史遗留下来的每一个瞬间,和每一寸土地。如果能让我们的家乡,甚至身边的小村落在前行中改变命运,创造属于自己更多的价值,那么“变化”一词,对于它们来说,不再等于背离传统和历史。


而是重生。




(本文转自那一座城公众号)

景点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