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工场郎春晖:2018年到三四线城市寻找教育风口

市场将进一步下沉到三四线城市,和素质教育相关的创业项目将迎来黄金发展期。

2018年,教育市场的风将向哪儿吹?

从2011年投资多贝开始,创新工场已经投资了三十余家项目公司,完成了学前教育、K12学科类教育、综合素质教育、职业技能教育、和教育科技平台的全产业链布局。

在21日的创新工场第二届“321创新教育峰会”上,创新工场合伙人郎春晖复盘了自2010年以来教育行业的变迁:在教育政策、社会结构、产业结构不断变化的同时,大量技术创新开始应用于教育,并出现了与之相对应的人口红利期。

郎春晖判断,2018年,中国教育领域的创业和投资仍有很大的想象空间,主要表现为两大趋势:第一个趋势是整个K12培训的下沉,市场将进一步下沉到三四线城市,第二个趋势是应试教育开始升级到素质教育,和素质教育相关的创业项目将迎来黄金发展期。此外,各类技术创新在其他行业有了成熟的应用之后,也已更广泛地进入教育行业,包括直播技术、图像识别、语音识别、机器学习等。

以下是郎春晖的主题演讲原文,界面新闻编辑整理:

我介绍一下创新工场教育团队的历程,从2010年、11年,专职的教育团队只有丽君一个人,现在看我们团队有多么壮大。这是过去八年当中创新工场所投的项目列表,如果只看列表,你可能没有感觉,不知道我们的投资逻辑是什么。实际上这个投资逻辑是有几个主线。

第一个主线,我们当时懵懵懂懂意识到,并不是像现在这么清晰,首先是我们称之为三大焦虑的第一大焦虑,越来越多的中产家庭想把孩子送出国,孩子是不是要出国,什么时候出国,他们想不清楚。我和张丽君扫了很多相关的这条线,没有找到好的项目,但是在这里面发现了VIPKID。

另外由于教育资源的不均衡,导致家长非常焦虑,不能让孩子丧失优质的教育资源,不能输在起跑线上。现在由于技术推动,这种不均衡有可能被打破。我们在2011年投了多贝,当时我们是想有一个技术平台,有了这个平台不均衡性有可能被打破,一线城市的优势资源的老师的课程能让别人看到。13年VIPKID进来是另外一条线,利用这个平台可以做一对一,但是我们每年都在升级。2015年开始利用这个平台做联帮,后来利用这些平台做双师。

第三个焦虑,现在我们国家高等教育和用人单位的对接差距太大了,学生毕业找不到工作,用人单位觉得四年毕业这些孩子学了什么。针对这种情况我们也开始布局,我们从16年投了对啊网。另外一条线是我们跟随政策的变化,2016年民促法修正案出台,2017年9月1日正式实施,有了民促法的出台,意味着所有的教育项目有了退出机制,以前是民非,你不能上市,有了这个退出可能性,我们开始敢投高估值项目,我们第一个投的相对高估值项目估值是3亿多,投这个项目的时候,我们这个团队还是心惊胆战。因为有了退出机制,我们胆子越来越大,我们开始敢投高思、传智播客、平行线教育,这都是估值很高的项目,因为我们有信心通过创新工场在技术领域的理解,给他们赋能,我们有很好的退出空间。抱歉,在商言商,作为基金,作为投资人我们一定要考虑退出。虽然在教育这个场合不应该谈钱,但是没办法,这是我们必须关注的。

321,三是三位一体,这个一体就是创新工场在过去九年来最大的抓手,就是技术。创新工场有七八条线都是围绕技术作为推动力,但是光有技术是不行的,技术体现在哪呢?体现在三位上,内容、场景和数据。因为有了技术,内容可以更加的丰富,更加的多样化。场景就是时间、空间、人,不同的时间,不同的空间,不同的人可以组成各种各样的一对一,一对多,一对一千人的大客,线上课、线下课、双师课。数据是什么?因为有了数据,才能知道我们教学的效果,因为有了数据才能快速的给孩子反馈,很多孩子厌学的,因为他不能得到良好的正确反馈。我女儿在师大实验中学是很好的学校,但是她在里面非常受挫,她说无论我怎么努力学习,我永远是在后面的,我连学渣都当不上,我是学酥,但是如果有一套机制能够让她自己跟自己做对比,她的主观能动性会很强。可以说现在中国90%的孩子都在厌学。

现在有两大趋势,第一个趋势整个K12培训的下沉。从2010年到2016年中国城市化进程在大幅度发展,进步很快。我找了几个三线城市城市可以看到,城镇化进程六年过程中,每个城市是7%到9%的变化。为什么我会截取2010年到16年的时间段,2010年中国的GDP是四千多亿元,16年是8866亿元,六年时间翻倍了。因为城市化进程,在一些偏远地区或者乡村,包括镇,它的小学被兼并了,小学数量急剧下降,平均在校生积聚增加,意味着有一个集中化教育。如果没有集中化教育,培训是没法做的,所以可以看到培训课在下沉。另外人均可支配收入提升的一个转折点,还是拿2010年为例,两点,一个是六年时间GDP翻了一倍,另外一点是2010年有一个非常重大的事件,就是学而思在纽交所上市,当时它上市的时候只有在北京、上海几个大城市有校区,但是那几个大型城市当时的收入水平跟现在的三线城市是一样的。2010年北京、上海人均GDP突破了一万美金,在消费领域一万美金是个台阶,不管是国家还是地区,突破一万美金,开始追求有质量的消费。现在大同、连云港、日照和锦州这几个城市的人均GDP在一万美金上下。中国除了一个学而思,我们有那么大体量的三四线城市,现在各家对一二三线城市的定义不一样,所以没法统计,但是地级市以上的城市有300多个,这意味着有多大的体量,支撑起多少上市公司。

可以看看一二三线城市的参培率,三线城市已经接近一半,这是多大的市场。在下沉的过程中,作为创业者,我们的机会在哪里?因为教育资源的不均衡性,导致了优质教师的缺乏。谁能批量提供优质的教师资源,这个企业绝对有竞争力,所以我们当时锁定了高思、平行线教育、嗨课堂、外教易等等。另外一点,谁能提供负担得起的产品,即使三线城市人均GDP和人均可支配收入在过去六年已经翻倍了,但是跟一线城市相比,差距还是蛮大的,如果按照一线城市的客单价他们很难消费得起,怎么办?现在可以解决了,因为有了技术,可以把一线的老师导到三四线。最开始成功的是VIPKID,他导出去了一对一,但这个成本太高了,以前的技术很难支撑起一对多的模式,现在技术发展,可以支撑起一对多的小班课,包括一对很多的大班,像对啊网最大的班可以过千,让三四线城市的消费单价快速下降,像联帮在线也是做了这样的事情。

第二大趋势,现在应试教育开始升级到素质教育,今年两会李克强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当中专门提到了教育公平性和教育质量的问题,从15年开始提艺术素质教育,包括16年艺术评估,17年科学课程的标准,还有17年35号文人工智能,还有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等等,这都是围绕素质教育,政府出台一系列的推动政策。

大家如果光看到政府的推动政策,是不是要把素质教育理解为唱歌、跳舞、音乐、美术、玩乐等等,答案是No。我们要重新定义素质教育,不是说让小孩高兴就是素质教育,我们是提供他的基本能力。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比如文科,以前的素质教育可能真的就是你只要背得好就行,比如学历史的时候我们会背那一年出生的,商鞅变法是哪一年开始,在美国不会这么教,他会说商鞅变法给中国的社会带来什么样的变化,给世界经济格局带来什么样的变化,因为中国在过去几千年作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能雄霸全球,得益于我们最早打破了整个社会阶级的固化,就是从商鞅变法开始,因为它的关键词是立军功,得爵位。中国什么时候开始被欧美赶超呢?从18世纪19世纪,整个社会贵族阶级的解体。这才是真正的素质教育,你不要去死记硬背,而是你从这些东西看到了什么现象,你的思维方式是什么。理科也是一样,以前是不停的刷题,丽君以前经常抱怨,她读书的时候一个月休息一天,就是刷题。我们现在希望的理科是什么,不是说会刷题,有很好的实践动手能力。这些事情说的很好,但是为什么没有做起来,因为这种应试教育背景下特别容易标准化,能标准化的东西很容易规模化,但是素质教育要有很大的输入才能产生好的输出。如果在素质教育中,谁能把标准化和规模化做好,你就拔得头筹。

重新定义素质教育的机会在哪里?第一点是能持续更新教学教研的体系,我们根据学生不同的特性能够持续迭代,让他个人突出成长,另外是否能构建出标准化的模型,这个是蛮难的。中国为什么有高考?你考了这么多分,你就可以上清华北大,按分数段上不同学校等等,怎么能把非规模化的、非标准化的东西把它标准了,是在这个阶段最大的竞争力。


(本文转自界面网)

创业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