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最强大脑》国际赛哈佛学霸惜败清华状元,看中美教育有哪些差异

 近日,《最强大脑》持续热播。


在本周五刚结束的《最强大脑》国际赛中第一场中,清华学霸、中国高考状元孙勇,与人称哈佛“万金油”的学霸Harry首次交锋。在通过计算巴克球的竞赛中孙勇以时间优势险胜,场面一度十分激烈。


赛后许多人认为哈佛学霸Harry在“脑力”上并没有输,原因是他在比赛中算出最难一道题,而因为失误输在一道简单题上。小编为你还原赛场,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



此次《最强大脑》国际赛,邀请来自中美学术领域的重量级人物作为嘉宾——


中国科学院院士、清华大学教授 施一公

美国科学院院士、麻省理工学院教授 罗伯特·带西蒙



然而整个比赛最激烈的第一场两位选手,也是相当的有实力。




孙勇来自清华大学,2016年的安徽省高考理科状元,初始排名50,三十强排名18,计算推理能力极强。



Harry Newman-Plotnick,人称“哈佛万金油”。今年22岁,目前哈佛神经生物学和数学专业在读,明年就将参加哈佛直博项目,在学业上成绩斐然。


然而给两位学神准备的也题相当的“烧脑”——巴克球计算!


巴克球是怎么考验大脑的?


“魔力巴克球”是一种由多个磁性相同的金属球组成的磁石艺术品。每个球有相同的磁力连接原理,通过不同排列组合方式,可以创造出无限多种几何体。


比如这样......

(比赛最难一题)



然而类似于这样的结构,比赛主办方准备了80个作为题库,由嘉宾从中挑选5个作为比赛题。双方选手不能接触巴克球,只凭观察算出每件工艺品所用的巴克球数量。同时开始,正确率优先,用时最少的选手获胜。比赛的容错范围是1000个球正负10个球。


结(mei)构(you)复(ren)杂(xing)的五道题



比赛还没开始,孙勇就稍微调侃了下哈佛小哥。





哈佛小哥莞尔一笑,但马上两个人都不轻松了。五个嘉宾挑得题都不简单,施一公挑的题是最难的(1号题)。孙勇看了两眼直接跳过了。。。



这道题之所以难,是几个结构大小不一,且非常复杂。这道题也成了胜负关键,孙勇差点因此输掉比赛。



孙勇一马当先,一口气完成了2号、3号、4号题目。但当他看完5号题时,又转回到做1号题。这时候孙勇犹豫了。



在完成3号题目后,Harry已经实现反超,领先孙勇一题。从肢体动作看,此时两位选手看起来都在不断发力。



在孙勇完成5号题后,二人在第一题上展开了最后的对决。



孙勇率先完成,但对题目并没太大把握所以没有提前亮灯,而是在等对手的行动。但这样的策略也打乱了他的计算节奏。



最终,孙勇提前4分钟完成比赛。二人能在半小时内完成五道高难度的题已是非常令人惊叹。





比赛结果从最难的1号题开始公布。正确答案2100,哈佛小哥结果为2104,孙勇结果为1800。按照误差范围10,Harry这道题回答成功。从答案牌就可看出,孙勇在此题上遇到了麻烦。



然而Harry在2号题上也出现了错误。正确答案1500,孙勇完全答对,Harry答案1860有明显偏差,他自己也说是数错了。


之后三道题双方都给出了一字不错的答案,最终清华大学的孙勇以时间的优势战胜了哈佛的Harry。



在第一轮比赛结束后,根据双方选手的表现,施一公做了点评。


孙勇除了1号题之外,其余四题分毫不差。这体现了在计算和空间想象能力上扎实的基本功。唯一可惜的是没有在第一题上再多花点功夫。


在施一公看来,2号题是最容易的一道题,但对于送分题Harry却出现了在计算上的失误。表现出的问题是,Harry在基础数学的训练上做得不够好。



施一公对于比赛结果进行了分析,他指出中美教育在方式上确实存在着差异。中国的教育理念,更多的是主张标准化生产。中国教育特别重视所谓的“双基”,重在练“基本功”,强调掌握基础知识。美国的意识形态则源于所谓的天赋人权,更注重学生的创造力和逻辑性,更将就个体发挥到极致之后对于国家的贡献。




在固化思维下,很多人简单粗暴地把美国=有创造性,数学差,中国=数学好,死板,创造性不足。举例来说,我们看中国人写的教程,往往干活或条条框框的东西较多,演绎的案例之类较少;而西方人写的教程,往往条条框框很少,演绎的案例较多。这其实是一种教育上体制上的差别,导致个体的方法论不同。


 

家庭教育是个人素质培养的最主要方面。一个人的成长过程中,中国的家庭教育占70%,而这个情况在美国要占到50%。


从教育目的来说,美国父母希望把自己孩子培养成一个能自理的“独立人”。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当孩子还年幼的时候,父母就给孩子布置一些任务,要求他们独立完成。从锻炼孩子独立生活的能力出发,采取放手而不放任的方式。在学习方面美国家长也很少监督孩子作业是否完成,相反更注重发挥他们的天赋和独立思考的能力。这些都反映了美国家庭从小希望孩子独立的愿望。




中国父母希望自己的孩子能通过努力有一个美好的将来,成为社会有用之才。他们不会把培养孩子独立能力放在首位,相反,他们处处为孩子考虑,规划未来。在教育上以克己复礼为标准,强调集体的意义,由此对孩子的思想和行为进行约束。学习方面,如今中国的K12教育,家长监督已经成为孩子学习的重要环节,以各种形式如小学家长群收发作业,督促辅导。这种广泛的模式让中国学生有了良好的知识基础和行为习惯。


中美教育目的的差异,导致孩子在能力表现方面有很大的区别。中国学生的计算、背诵各种基本功扎实,在数字计算拥有绝对实力。当然教育方式也在逐渐的提升中国学生的实践能力,增设了更多发散式学科。再加上各种青少年科技大赛、创新大赛,给中国的学生提供了更多的创造空间。



在课堂教学上,美国和中国有很大的差异。在中国,老师是课堂的主角,老师讲课的时间至少占课堂教学的四分之三。中国老师一般都非常重视记忆的作用,认为其对于知识的积累和灌输有重要意义。背课文、背公式,是中国课堂上最常见的记忆形式。通过大量锻炼记忆能力,使得中国学生掌握更大的知识维度和大脑计算模式,学生的优劣在于是否能够灵活运用。



在美国,学生是课堂的主角,而老师只充当导演角色,他们用各种讨论交流的方式进行引导,学生畅所欲言。美国教育强调个体本位,中小学教学都已学生为中心,课堂上大部分时间留个学生动手动脑,从小鼓励学生做研究。这种模式从根本上培养孩子的独立思考和解决问题的能力。



不同的师生关系也是导致中美学生能力差别的重要原因之一。中国在数千年儒家思想的熏陶下,一直把“尊师重道”看做师生交往的重要原则。老师和学生的等级和规矩是需要严格遵守的。举例来说,学生在课堂上如果想要发表自己的见解,需举手示意,获得老师同意才可发言。这样的约束可让大部分学生“不出错”,少走弯路。在孙勇战胜哈佛的Harry后,我们要赞叹中国教育在学生智力开发上的良性影响。


美国的老师更像是课堂的运营者,而尊重是建立在双方的基础上,即老师也要尊重学生的权利,维护他们独立个体的形象。这样的关系给了学生很大的独立空间。我们在谈论中美学生时总认为美国学生更有想法和创造力,其实这并不是一朝一夕能改变,而是深入到教育理念层次的差异化体现。



2017年中国留学人数60.84万人次,同比增长11.74%,美国仍是中国留学的最大输出国。在这种环境下,中美两国的教育,一个自上而下,一个是自下而上。不同方式的推动,导致了人才出口的差别。我们在面对这些差异时,还是保留自我的方式特点。这才是如今我们应该有的辩证思维。

(本文转自北美留学生日报公众号)

教育

评论(1)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