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生皆苦,只有你是草莓味的

它几乎快要把市场上其他水果的风头抢尽,无论是亮眼的红色,还是有意无意飘出的甜香,它都成了无法忽视的选择。


暮春未到,初夏更是遥远,虽然现在谈起它未免显得小编有些心急,但——


不过,草莓原产于欧洲,直到1915年才从俄罗斯传入中国。所以在中国古代并没有草莓,而我们现在正吃着老祖宗没有吃过的水果!


不能入药的草莓不是好水果


草莓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古罗马甚至是古希腊时代,那时的草莓种植在花园中,并不是主要的农业产品,所以在文献中少有记载。回顾历史,我们只能在一些文学作品中看到它们的身影。


古罗马诗人维吉尔(Virgil)在他的“第三牧歌”中就曾提及过草莓:


噢!采摘花儿和草莓的孩子们,

注意!草丛下藏着一条毒蛇。


在诗人奥维德的神话著作《变形记》中,草莓还曾作为爱情的隐喻出现在了波吕斐摩斯唱给爱人的歌词中。


除此之外,古代欧洲关于草莓的记录几乎遍寻不见。直到13世纪,草莓才再次出现在一位希腊医生的著作中。欧洲人在14世纪开始种植草莓,与此同时,法国人开始将森林草莓移栽到花园中,而欧洲第一本关于草莓种植的文献出现在14世纪的法国。


值得注意的是,此时的草莓更多的是作为一种观赏性植物,而不是以供食用的作物。据说,法国的勃艮第公爵夫人非常喜欢草莓,即使出访在外也不忘嘱咐仆人将Couvres城堡里的草莓寄给她。


随着人们对草莓的认识加深,它的药用价值也慢慢被发掘出来,草莓的各个部分都能以药茶、糖浆、药酒或软膏的形式入药,很多欧洲药剂师都会在花园里种植草莓。


1526年Peter Treveris著成的《大植物志》中详细地记叙了草莓的医用价值,这其中曾提到“草莓果实不仅解渴,还有润肺生津、健脾和胃的功效”,而草莓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人们的餐桌上,并渐渐以水果的身份亮相,大概也是因此使然。


从16世纪开始,森林草莓在全欧洲广泛种植,相关种植记载也越来越多。16世纪中期,草莓进行了规模化种植,无疑充实了餐桌上的水果篮,为人们提供了更加丰富的味蕾体验。


由于16世纪草莓的作用和口感得到了大众的普遍认同,研究者们对于草莓的认识也相应取得了重大的进展——欧洲草莓被详细划分为森林草莓、麝香草莓和绿色草莓三个种属。这些草莓果实都很小,且口味独特,与我们现在吃到的草莓有很大的差别。


17世纪传入欧洲的弗州草莓可谓是草莓进化史上的“关键人物”,正是它的传入才促使如今“大果草莓”出现。


△弗州草莓。图片来源于网络


弗州爸爸和智利妈妈


早期欧洲的野生草莓和我们现在吃到的草莓并不相同,它几乎没有什么味道。从欧洲的野生草莓进化到现代的大果草莓,历经了数百年的曲折。直到17世纪末期,人们还没有主动通过种子选育杂交来提升草莓口感和品质的意识,一切新品种的获得大多出于偶然变异。


1711年,阿米迪·弗兰科斯·弗雷泽(Amédée Francois Frézier)接受路易十四的安排,作为法国军队情报局的成员前往西班牙殖民地智利和秘鲁。弗雷泽是目前所知的唯一一个将智利草莓引到欧洲的探险家,而这也是大果草莓成型的必要条件。


其实弗雷泽自出生起就与草莓有着不解之缘,他的姓氏就是从法语单词fraise(草莓)衍生而来的。他的祖先朱里斯·贝瑞(Julius de Berry)曾将一盘成熟的草莓献给查尔斯国王,同行的红衣教主因为这盘鲜艳好看的草莓对朱里斯印象深刻,查尔斯国王也因此将爵士授予朱里斯,并将他的姓氏改为Fraise。除此之外,国王还送给朱里斯三枚带有草莓的家族徽章。


回顾草莓进化的历史,安东尼·尼古拉斯·杜榭讷也是绕不开的重要人物。他是最早,也是最权威将草莓进行分类的人,并且,他也首次确认了现代草莓源起于智利草莓和弗州草莓的杂交。


在几百年中,欧洲园艺家们为了获得风味更佳的草莓曾失败过无数次。但当英国的园艺家们将智利草莓作为母本,将弗州草莓作为父本进行杂交时,它们结出的凤梨草莓不仅颜色鲜亮、风味浓厚,还遗传了智利草莓大果实的特性。


这是一个意想不到的收获,也极大地鼓舞了其他国家的草莓种植与改良,此后的草莓进化之路也越走越广,以至于我们今天能够见到上百个各具特色的草莓品种。


如果喜欢我,就用千万种方式纪念我


似乎草莓自打进入人类视野以来就一直享受着宠爱的目光——吟诗抒怀时我们忘不了它,挥笔作画时我们也不忘添上一抹小小的红色,我们甚至会设立专门的节日纪念它,也会为它举办盛大的狂欢。


在15世纪的宗教画中,那些僧侣总不忘在自己的彩绘周围点缀上颗颗圆滚的红色小果,这就是现代大果草莓出现之前的欧洲野生草莓。


△瑞士Solothurn博物馆中的一幅画,草丛中的玛丽娅。图片取自《草莓——历史、育种与生理》。


除了作为花边点缀,草莓也会作为“主角”出现在画中。在许多绘有圣母玛利亚和圣婴的画像中,草莓都成为了两人传递温情的载体。荷兰画家希罗尼穆斯·博斯(Hieronymus Bosch)所画的《人间乐园》中,体积夸张变形的草莓和赤裸娇小的人类共同营造出温馨欢快的氛围。


希罗尼穆斯•博斯的《人间乐园》。图片取自《草莓——历史、育种与生理》。


《人间乐园》局部细节。图片来源于网络。


在17世纪,《人间乐园》还曾被称为“草莓画”。


这是因为在画的中间部分有一棵显眼的草莓树。草莓遍布在整幅作品之中,是一个反复出现的主题。在一个场景中,一对夫妇互相喂食草莓;另外一处,人们正从树上摘苹果,其中一个男人却给坐着的女人抱来了一颗草莓。


《人间乐园》局部细节。图片来源于网络。


如今,草莓更是被各个国家喜爱。春末夏初的草莓节是日本每年最重要的节日之一,大部分甜品店和酒店里都会换上红粉的草莓色调,精明的商家们会适时地推出各种“草莓限定”的食品。


每年草莓节,东京台场的希尔顿酒店都会推出特定主题的草莓活动,如2017年的“爱恋草莓假面舞会”,将各种草莓甜点果饮和充满浪漫幻想的假面舞会相结合,完全切合了草莓自带的少女心属性。


△东京台场希尔顿酒店的“爱恋草莓假面舞会”。图片来源于网络。


京都世纪酒店2018年的草莓节活动就以“草莓王国的芭蕾舞者”为主题,用草莓和巧克力来表现芭蕾舞蹈中的各个元素。


△京都世纪酒店的“草莓王国的芭蕾舞者”。图片来源于网络。


除此之外,在草莓季日本全国各地都会举办特色活动来庆祝草莓节、享受草莓带来的美味体验。


△京都世纪酒店的“草莓王国的芭蕾舞者”。图片来源于网络。


当然作为草莓源起地的欧洲,自然也不会错过一年一度的草莓丰收季。意大利的内米小镇坐落在内米湖边,人口稀少却盛产草莓。


相比于日本各大酒店每年1月就迫不及待酝酿的草莓节,内米镇直到初夏6月才开始的庆祝活动就显得慢条斯理了些。


△内米镇草莓季的游行活动。图片来源于网络。


草莓丰收的季节,小镇的人们会举行声势浩大的游行活动。各种形式的草莓制品挤满了小镇的商铺,由此还衍生出许多草莓形状的首饰。


△摆满草莓制品的商铺。图片来源于网络。


我可以变成你喜欢吃的各种样子


在18世纪的欧洲,贵族们奢华的甜点中总是少不了草莓的身影,其中著名的甜点“千层酥”就是用酥皮、淡奶油、草莓酱和新鲜草莓等制作而成。


草莓冰淇淋在18世纪的欧洲也颇为流行。自从马可波罗将中国的冻奶配方带回到意大利后,欧洲的冰淇淋制作也由此起始,而酸甜的草莓也渐渐成为了夏季解暑冰淇淋的绝妙搭配。


如今,草莓已经成为了甜点界的主力,它们裹挟着奶油和巧克力成就了一道道色味绝佳的美食,让许多草莓控欲罢不能。最经典的草莓点心就是草莓千层、草莓圣代和草莓派了。


草莓清凉的汁水完美地将奶油的甜腻化解,蓬松的海绵蛋糕混合着草莓及奶油的芳香,千层蛋糕中埋下的颗颗草莓为每一口都带来惊喜。


△草莓千层蛋糕。图片来源于网络。


几百年前就在欧洲盛行的草莓圣代时至今日依旧热度不减,冰凉绵软的冰淇淋配合着酸甜的草莓酱和一颗饱满的新鲜草莓,夏季的酷热似乎在拿到草莓圣代的那一刻就全部消解了。


△草莓圣代。图片来源于网络。


烘烤后的草莓派有着酥脆的外皮和温热柔软的内芯,草莓丁儿或草莓果酱伴随着咬破的派皮在唇齿间流溢,所谓咬下满口的幸福大概就是在吃到草莓派后所体会到的心情吧。


△草莓派。图片来源于网络。


(本文转自世界遗产地理公众号)

历史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