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货架:风口过后一地鸡毛 众多企业纷纷离场

无人货架行业的风口来得也快去得也快。

“大家都挺盲目的吧,等于现在是一地鸡毛。”无人货架企业领蛙的天使投资人蒋海炳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对如今的无人货架行业评论道。

半年时间,无人货架行业的风口悄然过去,一些企业离场,一些企业为了讲故事把无人货架变成了智能货柜。除了已经宣布转型智能货柜的企业便利蜂,本报记者从多位无人货架企业的市场推广人士和智能货柜生产商处了解到,果小美、猩便利、每日优鲜等都在准备布局智能货柜。

风口半年就结束了

无人货架行业的风口来得也快去得也快。友盒便利创始人陈惠鲁告诉本报记者,友盒现在也在尝试从货架运营模式和供应链做调整,来适应行业的变化。“从年初开始很多玩家都退出了,目前大概还剩四五家吧。资本的态度也在改变,无人货架企业的模式上必须有更多的创新,单纯的铺货架而不做经营的优化,猩便利已经证明了这条路不可行。”

无人货架行业在2017年下半年迎来风口,最疯狂的时候行业涌进来50多家企业,融资额近30亿元。

2018年初,猩便利便传出裁员、撤站,便利蜂也被爆出现裁员转型。

3月14日,据便利蜂内部员工爆料,便利蜂除现有的8个智能货柜试点城市及3个欲铺城市之外,剩余38个已铺设简易无人货架的城市将全部撤站。并在之后宣布进行智能货柜转型升级。

便利蜂由去哪儿创始人庄辰超在2016年12月创办成立,涉及便利店、无人货架、共享单车三个业务。除了宣布无人货架点位数迅速达到5万点位以外,便利蜂还在去年12月收购了领蛙。

“便利蜂、猩便利在去年下半年行业最火时,都犯了一个错误,单纯认为我的点位多,这场仗就赢了。其实不是这样。”陈惠鲁说道。苏宁小店项目负责人鲍俊伟则表示,一些企业在商品上做补贴,目的就是为了冲到一定单量,然后去融资,但是后来却融不到资,“因为那个数字有可能是假的,是高补贴之下砸出来的假数字。”

蒋海炳至今仍觉得无人货架是一个很好的模式,但在资本进入以后被无限制的补贴和恶性竞争搞垮了。“纯粹拼点位数不计货损,整个行业都搞坏了。而且这是个破伤效应,一旦搞坏了,再想恢复难度就非常大,甚至回不来了。”

据蒋海炳介绍,领蛙2014年在杭州成立,运营一年多以后接近盈利。500个点位做精细化运营,一个货架每天60元到70 元的流水,每月有1500 元的流水,货架的成本在300元左右,铺货的沉没成本大概是在2000元,这样算下来基本能实现盈利。“其实这是一个慢活,一年就做400、500个点位,但在资金狂砸之下,一个月就要求做500个点位,在指标之下就会放松选择的标准 。”

不同于蒋海炳,在原迅雷创始人、远望资本创始人程浩眼里,无人货架还是一个没有被验证的商业模式。他告诉记者,无人货架的风口就持续了半年。“普遍的VC都认为无人货架的风口结束了,甚至很多VC当时就不看好这个赛道。”

“全凭用户的自觉太考验人性了,事实也证明跑在头部的几家运营得不是很好。”作为早期投资人,程浩在考察过无人店、无人货架、智能货柜等多个赛道后,选择投资可以规避货损的智能货柜。

程浩认为出现问题的企业不排除内部管理上存在问题。“一线城市还没铺好就去拓展二三线城市,200人规模的企业还没做好,就去拓展到30人的企业。”他以P2P行业做类比,融资P2P必须得放大规模,但一放大规模,风控就变弱。如果继续下去未来就会出现很多坏账。

智能货柜替代货架

“收购国贸、总部基地、中关村、望京一带的30人以上(企业的)点位,有意者私聊,另招收商务BD。”3月26日,在记者加入的一个无人货架商务BD群内,便利蜂的市场推广人员发布了收购点位信息。此后的几天,这样的状况一直在持续。

便利蜂在宣布转型升级智能货柜后还在进行市场扩张工作,行业一个普遍的做法是从其他企业那里买点位,根据行情价格从几百元到几千元不等。记者从上述人士处了解到,便利蜂目前在北京地区的市场推广人员近200人,分20个小组,且还在持续招人。每开拓一个点位销售得到提成300元,每月每人有7个智能货柜的任务,达不到7个后面将临淘汰。除此之外,入驻后企业员工在货架上买东西基本都可以享受满减活动。

而在入驻的企业标准上,多位便利蜂市场推广人员告诉记者,现在标准比之前严格了,还有审批流程。“部分区域是30人规模的公司才可入驻,像国贸、大望路、总部基地、中关村,还有一些其他写字楼密集的区域30人规模可入驻,其他地区一律50人以上规模才可入驻。”该人士对记者说道。同时,他向记者展示了如何用话术撬走竞争者的点位。

虽然对于转型智能货柜的原因和成本问题,便利蜂方面并未给出回复,但是多位便利蜂市场推广人员告诉记者,因为货架的货损率太高,不得不做出转型。

3月初便利蜂无人货架宣布升级为智能货柜,给出的解释是,智能货柜能够有效解决无人货架的货损痛点,实践中能够减少90%以上的货损问题。在此基础上,由于通电、在线的特性,运营方能实时掌握每个点位的库存信息,补货会更加精准、及时,也因此有条件推出高单价、短保商品满足用户需求。

猩便利公关在4月4日告诉记者:“我们也考虑了有些点位存在货损高的情况,所以会以智能货柜部分替代货架,目前还在测试阶段。”

对此,鲍俊伟直言:“我觉得与用什么设备没关系,核心还是基础运营能力的问题,包括供应链建设和物流体系建设。”他认为,无人货架是重模式,运营成本过高,除物流和供应链建设,每天还要维护货架和盘点货物。他透露投资者在每日优鲜、便利蜂和猩便利中更看好每日优鲜的模式,因为相比其他几家,每日优鲜有自己的前置仓和供应链,竞争力在于成本比别的企业低。

3月21日记者在便利蜂总部大厦内体验了“蜂小柜”智能货柜,扫码开门取出商品后,商品信息和价格会出现在结算页面并进行自动扣款。据悉,这款货柜采用的是RFID(射频识别)技术,目前的智能货柜采用的技术分为RFID、重力感应、视觉识别等几种。但无论是利用哪一种技术的智能货柜,目前都远未达到成熟和大规模普及的程度。而且智能货柜的成本不菲,价格在几千元到1万元不等。

国内无人店解决方案服务商YI Tunnel也在研发智能货柜,其智能货柜采用视觉识别技术。该公司创始人吴一黎告诉记者,RFID技术的成本在于需要大量的人力将芯片标签贴到商品上,因为目前RFID技术在零售业还未利用到生产端。每一个芯片的成本大概0.3元,人工贴一个标签的成本在0.2元到0.3元,一个商品单是标签的成本就在0.5元。而且采用这种方式依然不能从根本上规避盗损,消费者撕掉标签,放在冰柜里,将东西直接拿走,则依然无法完成付费。

一天冒出一家厂商

据吴一黎介绍,目前做智能货柜的厂商很多,基本一天就有一家厂家冒出来。

“我觉得已经是风口,现在看智能货柜的投资人太多了。”程浩说道。程浩投资的哈哈零售创始人樊伟告诉记者,每天会有四五个投资人来跟他们接触。程浩认为,智能货柜本身还不够成熟,自动售货机比较成熟但不智能,未来智能货柜会逐渐取代自动售货机。他同时强调智能货柜不是由无人货架行业发展催生的,其核心不是办公室场景,对标的是传统售货机。智能货柜因为价格更便宜,支持的货品更多,适用的场景也更多,相比办公室无人货架是一个更大的市场,有上千亿的规模。

在程浩看来智能货柜正在成为一个新的风口,但是在蒋海炳看来,无人货架企业去做智能货柜,只是在讲另一个故事而已。“最基础的商业模型不通,说这些有什么意义呢?收集这些用户数据还不是卖东西吗?难道收集完这些数据是为了卖数据吗?”

蒋海炳认为现在最基础的单门智能货柜的成本在7500元,将如此高成本的设备放在办公室场景,硬件成本两年内很难收回来。鲍俊伟认为设备的成本必须要控制在2000到3000元 ,如果超过这个成本则很难赚钱,因为补货和运营成本至少在20%以上,且商品的毛利做不到30%。

鲍俊伟透露,苏宁的做法是,以苏宁门店为中心,在每个店周围选择质量好的企业放30组货架,目前货架数量在数千个。值得注意的是,今年初苏宁在宣布进入无人货架领域时,同时布局了无人货架、自动售货机和智能货柜。鲍俊伟介绍,大部分入驻企业还是以无人货架为主,但是在一些盗损率高和客户有要求的地方则放置智能货柜,社区等半开放场景则放自动售货机。

“我觉得这样挺好的,让更多的人不敢随意做这个事情了。对于我们来说是好事,不然的话动不动就有人跳进来做,把我们的成本就拉高了。”提及无人货架行业这半年的变化,鲍俊伟说道。


(本文转自界面网)

创业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