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口沉银,不是传说

 

2018年4月10日

2017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揭晓

四川彭山江口明末战场遗址

(江口沉银遗址)

榜上有名


张献忠江口沉银的故事

再次引起人们的注意


▲  江口镇外锦江与岷江外江汇流处,张献忠在这里与明将杨展激战,并失去了他的宝藏。(摄影 / 王勤)


大西国大顺三年三月

(1646年,清顺治三年)

张献忠本想取道江口顺岷江逃走

没想到被在此设伏的明将杨展打得溃不成军

张献忠多年搜刮的金银珠宝落水无数

士卒官长死伤殆尽

他虽然逃回成都

但从此元气大伤,一蹶不振


▲ 江口一役中,数千箱金银珠宝落水

绘图 / 孟凡萌


据《蜀碧》所载

张献忠逃回成都后令人截断锦江

在江底挖了几个数丈深的大坑

把皇宫剩余金银埋入坑中

尔后决堤放流

将参与埋宝的士卒、石匠杀死

这便是史书中的“锢金”


埋好宝藏后

张献忠逃至川北

并于数月后被鳌拜斩杀

(一说为清章京雅布兰射杀)

从此

江口沉银锦江埋宝的故事

在民间口口相传

成了中国历史上一大藏宝悬案


锦江“锢金”,八大王的障眼法


张献忠锦江“锢金”

恐怕是因为想在日后逃亡途中少些阻力

兵不厌诈

人们把目光投向锦江

他才能溜之大吉

对此

《蜀龟鉴》中的论述一语中的

“急于捞金,而缓于追贼”


民国27年(1938年),由军阀范绍增(即著名的“傻儿师长”)成立的成都锦江淘金公司,贴出告示招募工人到锦江寻宝。根据一张清代藏宝图显示,宝藏在成都市望江楼一带,以石牛、石鼓为记号。

这年秋天,工人挖出来一头硕大的石牛,金属探测仪也提示石牛底下埋着金属。然而,就在全成都皆以为宝藏就要水落石出之时,几天后,工人挖出的却是三大箩筐铜钱,再往下挖,金属探测仪再无反应,寻宝行动最终草草收场。那头石牛,至今还在望江楼公园日复一日地守护着那批传说中的宝藏。


江口水域频现奇珍异宝


当年击退张献忠后

杨展见渔人在水中打捞金银

当即令士兵打捞江中珍宝充作军饷

从此雄霸一方

清乾隆五十九年(1794年)冬天

有渔人网到刀鞘

四川总督孙士毅派人打捞数日

“获银万两并珠宝玉器等物”


所以,史书中张献忠与杨展

在江口鏖战、遗留下无数金银的传说

可能由来非虚


2016年10月

一个70余人的文物贩卖团伙落网

追缴回来的不乏虎钮金印、“西王赏功”钱币、

金册、银册、金锭、银锭等珍贵文物

江口沉银再次成为举世瞩目的焦点


▲  虎钮永昌大元帅金印曾在江口盗宝大案中被以800万元倒卖,追回后进行无损鉴定显示,金印成分与明末的金银铸造成分相符,是江口沉银遗址的核心文物,也是一件珍贵的国宝级文物。印面为九叠篆阳文的“永昌大元帅印”,印台上则镶嵌一只金虎。(摄影 / 陈燮)


▲  金虎可以拆卸下来,安装上去则四足严丝合缝地安放在印台上的四个凹陷中,与印台浑然一体。(摄影 / 陈燮)


鉴于江口沉银遗址已被盗掘

且暴露了许多高规格的精美文物

2016年11月

四川省考古研究院

联合国家文物局水下遗产保护中心、

彭山区文物保护管理所

对遗址进行抢救性发掘

江口沉银遗址保护范围

南至岷江大桥南1000米

北至锦江与岷江外江汇合处向北500米

南北外延500米

面积约100万平方米

本次发掘面积约两万平方米


▲  本次发掘前,考古人员采用了电阻率成像、地质雷达以及瞬变电磁等多种方法来判识遗址所在区域,然后修起围堰,用抽水机清除围堰内的江水。(摄影 / 陈燮)


▲  之后,再在河底挖取砂石、收集文物,并用传送带源源不断地向分拣处输送砂石,传送带旁的考古人员也会细心选拣其中的文物。(摄影 / 梁卫东)


▲  原本不起眼的小物件,在考古人员的耐心清理下渐渐现出其迷人的光彩。(摄影 / 江宏景)


3万余件文物


经过三个多月的发掘

这片水域已发现3万余件文物

包括“西王赏功”钱币、金册、银册、

金锭、银锭、戒指、耳环、发簪

以及铜锁、钥匙、秤砣、瓷碗等生活用品

其出水文物种类之丰富、级别之高堪称罕见

被视为继北京定陵之后

最重要的明代考古发现

对于研究晚明社会生活有极大的帮助


▲  这枚中国已知最大的金锭也出自江口沉银遗址,内錾23字铭文:“长沙府天启元年分岁供王府足金伍拾两正 吏杨旭匠赵”,提供了铸造时间、地点、重量等详细信息。按明朝惯例,各地藩王的俸禄全部由地方财政供给,据推测,这是长沙府向吉王府岁贡的金锭。(摄影 / 陈燮)


▲  张献忠建立大西政权后,铸有金、银、铜三种材质的“西王赏功”钱币,用于奖励有军功者,存世极为稀少,在中国古币收藏界历来“一币难求”,这次发掘则发现了不少。(摄影 / 梁卫东)


▲  考古人员将清理出来的耳环、镯子、戒指等首饰妥善保存。这些首饰蕴藏着许多信息,金镯子曾被掰弯,并有烧灼痕迹,许多戒指、耳环被发现时即串联在一起。显然,大西国的将士曾试图将它们扭曲、熔化,以便携带。(摄影 / 江宏景)


据江口沉银遗址发掘领队刘志岩介绍

从已出水的银锭看

涉及的地名

“北至河南、南到两广、

西至四川、东到江西,

范围囊括了明代大半个中国”

几乎就是张献忠行军路线的缩影


▲ 1635—1646年张献忠主要行军路线图


2017年5月12日

随着岷江丰水期的来临

江口沉银遗址的第一期考古工作结束了

浩浩荡荡的岷江之水

再次淹没了八大王的宝藏


2018年1月

第二期水下考古工作正式启动

目前发掘仍在进行中





2017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新疆吉木乃通天洞遗址

对新疆地区四万多年以来

古人类演化发展过程

和确立区域文化发展的编年框架

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山东章丘焦家遗址

展示了大汶口文化中期以来迄于晚期

社会面貌的巨大变化


陕西高陵杨官寨遗址

首次清晰构建起完整的庙底沟文化聚落形态


宁夏彭阳姚河塬西周遗址

为研究西周时期中原王朝与西北边陲的关系

提供了全新的重要资料


河南新郑郑韩故城遗址

展现了郑韩故城

在中国都城城市文明形成过程中的

重要地位与作用


陕西西安秦汉栎阳城遗址

揭开了栎阳这座秦汉重要都城的位置之谜


河南洛阳东汉帝陵考古调查与发掘

终于明确了长期悬而未决的

东汉帝陵位置、布局及特征问题


江西鹰潭龙虎山大上清宫遗址

不仅是我国道教考古大规模发掘的第一次

而且是道教文化发源地的

第一次祖庭基址发掘


吉林安图金代长白山神庙遗址

近年来发掘保存状况最好、揭露面积最大、

也最为重要的金代建筑祭祀遗址


四川彭山江口明末战场遗址

不仅是明代考古的重大发现

而且是内陆水下考古的有益尝试


来源:国家文物局官网



(本文转自中国国家地理公众号)
历史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