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丝绸,起源于何?


中国是世界历史上悠久文明的大国

先民创造了著名于世界的灿烂文化

嫘祖是我们先祖中的杰出代表

嫘首倡婚嫁,母仪天下,福祉万民

和炎黄二帝开辟鸿茫,告别蛮荒

被后人奉为“先蚕”圣母


农历三月初一日

养蚕人春祭先蚕


下面我们来了解一下

同为人文始祖的养蚕缫丝



关于蚕桑丝绸的起源有很多种

例如伏羲起源说神农起源说

在众多说法中最为人认同的是嫘祖起源说


“传说”中寄托着华夏先民

对创造者的崇拜与敬仰



嫘祖是谁?


相传

“五帝”之一「颛顼」(zhuān xū)的奶奶

也就是轩辕黄帝的元妃嫘祖

随黄帝南征北战

把养蚕缫丝之法传遍各地

所以很多地方流传着嫘祖的故事


《皇图要览》载:“西陵氏始蚕”

《物源》载:

“轩辕妃嫘祖。始育蚕绩麻,以兴机杼”

《史记》载:

黄帝时“播百谷草木,淳化兽鸟虫蛾”

可见

司马迁认为黄帝时起开始有养蚕蛾的惯例


据《月令》记载

古代的君主在三月祭拜轩辕帝

以祈福蚕事祥顺

命令官员禁止采伐桑树、拓树以保证饲蚕

还应准备养蚕采桑的器具

后妃也亲自前往东乡采桑

教给妇女们养蚕的方法

等到蚕事已成,分茧称丝

按照成绩的优劣奖勤诫惰

可见国家对养蚕之事非常重视


图自《中国国家地理》2007年3月  摄影 / 谢光辉 

▲南浔人擅长缫丝,有悠久的缫丝技术传统,用方格簇结茧,成茧的质量和数量都有所提高,这是当地蚕农的创新。而这种土制的收茧方式,延续了他们世世代代人的生活和梦想。


自从汉代以来

后妃亲蚕亲桑,就被记载在典令之中

农业和桑蚕业是衣食之本

农业工作的时期较长

春种秋收,三个季节才可完成

而蚕事则仅用一个月

因此蚕事开始之时,其事务就尤为急迫



  蚕  


蚕以卵繁殖

刚从卵中孵化出来的蚕宝宝

小小的,像粒芝麻

随着不断进食

蚕的身体变成白色

一段时间后便开始脱皮

蚕一生要经历4次脱皮

脱一次皮就算增加一岁

等它们开始吐丝结茧时

早就吃成了又肥又白的大肚汉

它们结成的雪白蚕茧

就是生产丝绸最基础的原料


图自《中国国家地理》2012年1月  摄影 / 秦盱峰

 

蚕从最初的卵

到最后结茧吐丝

只有二十多天时间


养蚕人介绍说:

“蚕就是吃饭、睡觉,再吃饭、睡觉,就这样重复。每当它们吃撑了,开始犯迷糊想睡觉时,我们就把它们称为‘眠’,有一眠、二眠、三眠,每次时间长短不等,但每一次醒来后,身体都比上一次更加粗壮、透明。等到第四眠,蚕的生命就走到了极致,就像你爬山爬到了山顶。”

 

四眠以后,蚕的身体变得透亮,就要把它们放入蚕蔟上,它们将在那里吐丝、结茧。上蔟后,丰腴、透亮的熟蚕先吐出少量的丝粘结在蔟上,以形成结茧支架,即结茧网,就像一座房屋外围的篱笆围栏;之后,蚕以优雅的S形方式吐丝,以使结茧网牢固,形成茧衣,就像房屋的房梁;茧衣越来越厚,蚕的吐丝方式由S形变换为∞形,一点点将自己包裹于茧衣内,就像卧室;最后,蚕的躯体越来越瘦弱,体内的丝越来越少,吐丝的速度也越来越慢, 但一直到生命的最后一秒钟,吐丝才算结束。


   蚕、茧、丝

不仅演绎了“春蚕到死丝方尽”的一生

也成就了中国丝绸亘古至今的璀璨

 

目前我国的蚕丝主要有

桑蚕丝、柞蚕丝和蓖麻蚕丝

桑蚕丝和柞蚕丝是用蚕茧缫成

蓖麻蚕茧不能缫丝,只能作绢纺原料


图自《中国国家地理》2012年1月 摄影 / 皿齐

 


缫丝,即将蚕茧抽出蚕丝

为了避免蚕茧化蛹成蛾

缫丝前要进行杀蛹烘干处理

 

图自《中国国家地理》2012年1月 摄影 / 梁臻


收购自各个村镇的蚕茧堆积如山

将工人师傅围困在内

他需要先将蚕茧分类

才能进入缫丝环节


缫丝一般有这些工序

剥茧(刹去蚕茧外的毛丝层,即茧衣)

选茧(根据蚕茧的大小、色泽、质量分类)

煮茧(适当软化、溶解蚕丝表面的丝胶)

缫丝(将蚕茧浸在热水中,用手一点点抽出丝来,再将丝卷绕于丝筐上)




将蚕丝加工

 可以制成绫、罗、绸、缎等




图自《中华遗产》2012年11月 供图/纽约大都会艺术

图为乾隆御笔册页的封面

黄色缂丝材质


图自《中国国家地理》2006年3月  摄影 / 关海彤

都兰古墓中出土的丝织品“对马锦

为波斯人所制

当年通过丝绸之路南道流通到吐谷浑王国后

便被爱马也善于养马的吐谷浑人所钟爱


图自《中华遗产》2014年12月  供图/中国嘉德国际拍卖

这幅清代缂丝“画作”

表现的是众神为西王母祝寿的场景


图自《中华遗产》2015年2月  摄影/王凯

2000朵手工制作的宫花组成的“花嫁婚服”

承袭自清代宫廷技艺,以丝绢为料

经过上浆、染色、窝瓣、烘干、

定型、粘花、组枝等诸多复杂工序

手工制作而成

把濒临失传的宫花穿在身上

正是设计师郭培在美学追求之外

对古老技艺、文化的致敬与承袭

图自《中国国家地理》2015年9月

在俄罗斯哈巴罗夫斯克的博物馆里

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的丝绸织品


图自《中国国家地理》2015年9月  供图/北海道博物馆(许阳、郭睿协助提供)

北海道博物馆收藏的刺绣对襟女褂





(本文转自中国国家地理公众号)

历史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