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辽阔国土的秘密是什么?

每个翻阅世界地图的人,不仅会被俄罗斯的辽阔所震撼。这个从诞生到今天只有千余年历史的国家,是如何拥有了全世界最辽阔的国土?这其中有什么秘密?我想,答案就在俄国历史学家克柳切夫斯基的一句话之中,他说:“俄罗斯的历史就是一部殖民史。”


青铜骑士望向圣彼得堡这座城市。这里的建筑群是俄罗斯最早的世界文化遗产。摄影/ERIC MARTIN-DragonImage


它的历史是一部殖民史


殖民这个词,在汉语语境中的贬义如此之强,以至于让我们忽视了这种行为对民族繁衍的重要意义。


古往今来,无数的俄罗斯人,为了追求财富,或是为了信仰自由,或是为了建功封侯,不顾一切地离开故土,在密林、河湾、海滨、雪原建立要塞、据点和城市。俄罗斯的航海家和探险家的足迹遍布全球,最终将从波罗的海到白令海峡,从北冰洋到黑海的辽阔领土连接起来,甚至一度控制阿拉斯加。


与此同时,俄罗斯人似乎又感觉到一千年的历史难以承担维系辽阔国土的重任,于是,他们对每一段历史都无比珍视。


每一座城市都有纪念战斗英雄的长明火,每一条街道都用名人命名,日历上的每一天都是纪念日,甚至在每一栋建筑上都钉有青铜人名牌,纪念曾经生活于此的名人。


人们纪念作家、画家、作曲家、舞蹈家、导演、数学家、医生和工程师,纪念这些人出生或者去世的年份,纪念重大事件10年、20年、50年、100年或者125年。


而承担这份文化记忆的,则是遍布各地的老建筑,其中最重要的都被列为文化遗产地。在俄罗斯,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文化遗址共有16处。


都城:此刻的你便是明日的我


在这16处世界文化遗产中,莫斯科、圣彼得堡让我们看到俄罗斯国家成长壮大的历史缩影,而基日岛、索洛维茨群岛又记录着俄罗斯人开垦处女地的艰辛历程。此外,这里还有许多遗址跟都城有关,比如大诺夫哥罗德。


500卢布纸币上印刷的,正是图中远方的索洛维茨基群岛。


大诺夫哥罗德标志着俄罗斯国家历史的开端。按照著名的“奉请为王”说,瓦良格人留里克就是受苦于内讧的大诺夫哥罗德人邀请来到这里,创立了古罗斯的第一个统治王朝—留里克王朝。他的继承者也是从这里出发征服基辅、远征“帝都”君士坦丁堡。尽管后来罗斯古国的首都迁往基辅,但大诺夫哥罗德一直是非常重要的公国都城。


在12~15世纪,大诺夫哥罗德一直是独立而繁荣的封建商业共和国,汉萨同盟在此设立商站。它长期控制从波罗的海到乌拉尔山之间的大片土地,其商人垄断了与欧洲贸易的通道。


今天这座城市就好像一座保存完好的博物馆,11世纪以来,各个时代的白石建筑分布在城市的大街小巷,教堂内无数的壁画令人眼花缭乱,城市不仅保存着《征兆圣母像》这样受人崇拜的圣物,还出土了大量讲述古人爱恨情仇的白桦树皮文书。


伊尔缅湖水清澈,沃尔科夫河,这条不长的河流却赢得了与伏尔加、第聂伯河、涅瓦河相匹敌的地位。因为这里是俄罗斯国家的源头,也是俄罗斯人反抗集权的典范。


不同于大诺夫哥罗德,雅罗斯拉夫尔、弗拉基米尔和苏兹达尔等城市产生于基辅罗斯封建割据的时代,都位于基辅的东北部,对于古代的罗斯国家而言,相当于一片遥远的边疆。


世界文化遗产雅罗斯拉夫尔,建立于11世纪,并在17世纪达到其发展尖峰,因大量的17世纪教堂而闻名。


弗拉基米尔,大概是这几座城市之中最具有王者气象的古城。城中有许多古代教堂,其中最负盛名的是圣母安息大教堂。这里曾经供奉过俄罗斯最受人崇拜的弗拉基米尔圣母像。


关于这幅圣像,还有一段神奇的故事:这件据说为使徒路加绘制的圣母像,12世纪被君士坦丁堡牧首送给基辅大公,一直被视若珍宝。1155年,时任大公“长手尤里”和他的儿子安德烈发生矛盾,安德烈逃亡时将这件圣像盗走。他带领人马一路向东北,经过克里亚济马河畔的弗拉基米尔城时,装载圣像的大车车轴突然断裂,队伍无法前进。安德烈认为这是圣像显灵,便下令在此地修建供奉圣像的教堂,从此以弗拉基米尔为都城发展自己的势力。


然而,在众多古都中最能体现俄罗斯气质的当然要数莫斯科和圣彼得堡了。提到这两座城市,不由得让人想起狄更斯的一部小说《双城记》。这两座城市的气质跟小说里所描写的双城一样,仿佛纠缠在一起的双螺旋线,彼此截然不同,却又难舍难分。


莫斯科代表着俄罗斯人重新统一、摆脱蒙古桎梏统治的力量。“长手尤里”在莫斯科河畔奠下城市的第一块基石,莫斯科便从默默无闻的小镇发展成为俄罗斯中央集权的国家中心。


君士坦丁堡陷落之后,东正教会宣称莫斯科将成为“第三罗马”,果然,莫斯科公爵成为全罗斯的大公、俄罗斯的沙皇,他征服了古老而光荣的诺夫哥罗德、普斯科夫、斯摩棱斯克,征服了宿敌喀山汗国、阿斯特拉罕汗国,打开了通往西伯利亚的大门。


但与此同时,自由农民纷纷变成了农奴,古老的贵族被沙皇一个个投入地牢。莫斯科成为落后、野蛮、残暴统治的代名词,就好像红场上面的圣瓦西里大教堂一样,艳丽的外表之内是一座漆黑的迷宫。


而圣彼得堡,则完全是另外一幅面孔。年轻的彼得一世从西欧微服私访返回俄罗斯,这位身高两米的君主迫不及待地想要改造整个俄罗斯,他剪掉了俄罗斯人的大胡子、穿上最时兴的外国服装,教贵族和大臣说外语。为了让这个大陆国家变成一个海洋帝国,他不顾一切地与瑞典人争夺波罗的海,为了摆脱反对力量的掣肘,他甚至敢于在战争的前线选址建立新的国都。


从此之后,莫斯科和圣彼得堡就成为俄罗斯的双城话题。人们说:它们一个属于过去,一个属于现在;一个代表东方,一个代表西方;一个是无拘无束的旧都,一个是繁文缛节的新城;一个生活节奏懒散缓慢,一个生活紧张压抑;一座是长袍大胡子的俄罗斯,一座是礼服唇髭的俄罗斯;一边是旧式商人和没落贵族的社会,一边是少壮军官和外国移民的社会;一个是父亲,一个是儿子。


这两座城市的差别甚至影响到18、19世纪俄罗斯的社会思想史,如果给争论不休的斯拉夫派和西方派各画一张肖像的话,那么,他们的形象一定就是莫斯科和圣彼得堡。


不过历史的车轮滚动着,此刻的你便是明日的我。十月革命之后不久,俄罗斯的首都又迁回莫斯科。


隐修之地:旷野钟声


在俄罗斯远离都市的地方,还有藏于众多荒岛和森林之中的隐修地。这些隐修地大多选择在人迹罕至的岛屿或者河湖汇流之处。人们为了逃避国家的束缚,选择了自然的囚禁,为了获得心灵的自由放弃了身体的自由。后来,许多修道院逐渐发展成为重要的军事要塞,甚至成为囚禁犯人的地方。


俄罗斯北方隐修地中最为著名的当属欧洲第二大湖奥涅加湖中的基日岛了。岛上保存有18世纪初修建的木质主显圣容教堂,这座教堂体现了起源于中世纪诺夫哥罗德的俄罗斯木构艺术的顶峰。在教堂周围还有大量不同时代的木质建筑。


位于白湖地区的费拉蓬特修道院,则建于莫斯科公国扩张政治势力的时代。它与许多重要历史事件紧密相关。修道院中产生了很多积极参与国家内政生活的宗教人士,也有很多失去权力的重要教会人物被放逐到这里。在这座修道院的圣母诞生教堂内,保留了莫斯科圣像画派大师季奥尼西唯一存世的壁画作品。壁画内容涵盖了东正教和俄罗斯历史中的重要篇章,仿佛一部凝固的历史画卷。而且,壁画从1502年完成至今,未受到任何改动。


费拉蓬特修道院后殿的壁画,这里也是世界文化遗产。


在更遥远的北方,白海中的索洛维茨基群岛曾经是诺夫哥罗德共和国的领土。15世纪时,有僧侣来到这里隐修,开始建造修道院。16世纪之后,由于扼守北方航线要道,这座修道院又成为重要的军事要塞,瑞典人、英国人都曾经入侵这里,今天人们依然可以看到码头附近的修道院墙垛口上的铁炮。


索洛维茨基群岛修道院,始建于14世纪20年代,被评为世界文化遗产。


1920年之后,这座偏远的要塞成为巨大的劳动集中营,关押大量的神职人员、白卫军和异见知识分子。直到苏联解体前夕,这里才再次建立了修道院。


大修道院:历史的折痕


一次次历史转折都在俄罗斯土地上留下浓墨重彩的笔迹。而在俄罗斯的心脏莫斯科近郊,还有另外3处文化遗产地,它们就像是历史飘带上的一道道折痕。


在俄罗斯众多的修道院中,只有两座被称为大修道院(Ла́вра),这个名字源于希腊语,仅用来称呼具有特殊历史和宗教意义的大型男子修道院。其中,圣三一谢尔基大修道院就位于莫斯科东北方向的谢尔基镇,它直属于全俄牧首,地位最高。


世界文化遗产圣三一男子谢尔基大修道院,在1418世纪逐渐扩展形成,拥有大片

土地,能储存大量武器和粮食,曾经作过防御阵地。


这座修道院的建立与俄罗斯的统一关系密切,其创始人就是俄罗斯东正教最受崇拜的圣徒谢尔基。按照著名历史学家利哈乔夫的说法,俄罗斯统一的历史并非由王公而是由教会推动的。其中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圣德谢尔基,在他的鼓舞之下,1380年,莫斯科大公德米特里在顿河河畔的库利科沃旷野战胜了金帐汗国的统帅马麦,这场战役激励所有受到蒙古统治的俄罗斯人开始反抗,大公德米特里也获得“顿河主人”的称号,成为俄罗斯人崇拜的圣徒。


17世纪初,俄罗斯再次陷入王朝更迭的“混乱时代”,当民族英雄波热尔斯基奋起反抗入侵的波兰军队时,得到了来自这座大修道院的有力支持。瓦西里三世和伊凡雷帝出征前后都曾经在此祷告。年幼的彼得一世曾经在这里躲避射击军叛乱,并最终挽回了大局,后来又从这里得到40万卢布的军饷用于北方战争。


位于莫斯科南部科洛缅斯科耶的救主升天大教堂,是沙皇瓦西里三世为了纪念自己的继承人即后来的伊凡雷帝的诞生而修建的。它是俄罗斯教堂特有的建筑样式帐篷顶的创始者。


科洛缅斯科耶庄园是位于莫斯科的世界文化遗产,图为庄园内的救主升天大教堂。


同样,在莫斯科河岸边的新处女修道院,现在因为其墓地而闻名于世。在新处女修道院墓地中埋葬着众多的名人,其中包括作家果戈里、契诃夫,画家列维坦,收藏家特列季亚科夫兄弟,雕塑家穆希娜,历史学家索洛维约夫,歌唱家夏里亚宾,芭蕾舞演员乌兰诺娃,诗人马雅可夫斯基,导演艾森施坦,作曲家斯克里亚宾等。当然,还有重要的政治人物如赫鲁晓夫、叶利钦等人。


著名画家列宾所绘的《1698年被囚禁于新处女修道院中的索菲亚公主》,这其中惊心动魄的故事就发生在世界文化遗产新处女修道院。


新处女修道院。


俄罗斯文化继承了来自草原、河流、海洋等不同类型文明的基因,形成一种特殊的性质,其中既有保守、专制和对权威的崇拜,又有追求自由、解放和救赎的普世理想。


它如此执着地渴望走向文明,而它使用的手段又如此野蛮。就好像那些渴望获得自由而逃亡的农民一样,离开自己的故土,奔向旷野,却成了自由的囚徒。也许连俄罗斯人自己都无法理解他们的祖国,就好像诗人丘特切夫所说:“凭理智无法理解俄罗斯/她不能用普通尺度衡量/她具有独特的气质——/对俄罗斯只能信仰。”


(作者系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副教授、博士)


(本文转自世界遗产地理公众号)

历史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