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再戀長安。

五月,

夏天伊始,槐花飘香,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五月,好像一切都刚刚好,

若有闲暇,便揣一腔诗意,醉一个远方

适合五月去的地方有很多,但在我心中,唯有那样一座城市,难以割舍。它,便是西安,亦是长安。




西安,古称长安,是有着十三朝历史的古都。这个有着深厚文化底蕴的城市,有太多未发现的美,有太多让人忘不掉的爱,有太多值得我们去探索的精彩。


西安是个神奇的地方,从秦、汉、隋、唐到一路一带,无数历史的沉积,无数文化的碰撞;无数的金戈铁马,无数的车水马龙;孕育出了灿烂的中华文明,诞生了一批又一批的电影导演、歌手、作家、艺术家,他们又以自己的态度演绎着对长安不一样的认知。



而我对西安的印象,始于儿时懵懂中背过的那句唐诗“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始于懵懂中看过的电视剧里飘出的陕北民歌,始于历史课上老师滔滔不绝讲着的“安史之乱”。年少无知,读不懂诗句也看不懂历史,直到后来,听《新贵妃醉酒》、听《长恨歌》,不知不觉掉下泪来,才读懂了诗句明白了历史,而后便爱上了大唐,爱上了那个长安。


以唐朝历史为题材的影视剧作品屡见不鲜,比如电影《妖猫传》里开篇就向我们展示了唐朝时长安市大街上的繁华,并借白居易之口说道“我幻想我活在玄宗那个时代”。诚然电影充满着奇幻色彩,但我猜,那时的长安,其真实的绚丽也必定不输于电影。



千百年过去,

长安城一直静静地屹立在那里,

一半是历史的沧桑,一半是现代的发达。

有时,它像是一座灰色的城,

是贾平凹笔下的《废都》里形容的沉沦与荒芜,

《白夜》中所表达的反抗与呐喊;

有时,它像是一座青春的城,

在十三朝文化的沉淀下,名校一座座连成了林,

晨钟暮鼓里,

是一代又一代学子们转不完的缤纷流年;

有时,它又是一座诗意的城,

月光下的丝丝拨弦勾醒了游子沉睡的梦,

庭院前的满阶落花迷醉了英雄的眼。




长安、长安,

它是郑钧吼一句秦腔遥望着的昨日城楼;

它是张楚鲜花一样随风飘散的那颗骄傲的心;

它是何勇蹲在钟鼓楼边上看见的家长里短;

它是许巍幽暗岁月中那朵永不凋零的蓝莲花;

它是人们的豪爽、食物的美味、建筑的宏伟,

它是昨天,也是今天。



长安、长安,

它的样子有许多种,每一种,都值得去爱。




白片落梅浮涧水,黄梢新柳出城墙。

北京有万里长城墙,西安有宏伟古城墙,

如果非要一个登上城墙的理由,

那便是去看它的日与夜,

白天如金戈铁马纷沓至来,

夜晚是霓裳羽衣仙袂飘飘。

去看长乐门前那一眼望不到头的辽阔,

铜雀也锁不住远方院落里的满树海棠。

去感受安定门前那一念思不尽的沧桑,

回忆也深不过老城门前那几许草木。




长安城内大街中,势入云天宝阁雄。

昔日的钟鼓楼前,

撞一声钟,擂一声鼓,便王气如虹;

如今风雨变换,春秋斗转,

流年里,是谁倾不尽的城,是谁吹不散的梦。

在遥远的时辰,一盘星棋布列成长安群城;

秋末踏叶题锦卷,盛夏收列传,     

故事万千,只需一朱盏,

随心挑一段,便句句是凭栏。





一派诚心护帝灵,谁言土偶不无情。

一代帝王,一抔黄土,

兵马俑前,若不是亲身相见,

凭多少描述,也读不出那壮阔恢弘;

又怎听得那战鼓擂擂、号角萧潇,

怎知得那英雄膝前剑横。

一轮月阙,一江雪融,

待这一程故事讲完,天涯再相逢。





再去到大明宫,

口中念着“忆昨赐沾门下省,退朝擎出大明宫。”

昔日的大明宫,那样恢弘,那样繁盛;

奈何历史巨变,

一朝帝王梦,终抵不过飞火断残垣。

是忆昨笙歌尽,今朝重游,

徒剩下倚楼遥看天外城。






大唐的芙蓉园,

是风来花自舞,春入鸟能言;

是朝来江曲地,无处不光辉。

假如漫步在芙蓉园,便坠入大唐,

那紫云楼、彩霞亭,是贵妃的芙蓉面、如柳眉;

那一池湖水倒映着千年仙魂,笑语嫣然,

那一片碧空装着道不完的忧愁,诉不尽的柔情,

不如就将喧嚣忘却,将匆忙忘却,

用寂静,荡起心中的涟漪。




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

若有幸,去骊山脚下,抚一抚华清池的水,

想象着昔日罗旗御道、芳园翠辇的瑶池盛宴,

寻一寻帝王的宠,妃子的笑,

是一弯千秋月洒下,是风儿未动心摇曳。

哪头人影乱,哪边酒旗斜,

而此刻,唯有游人独徘徊,

夜色下,仿佛听见了琵琶曲轻叹着华清池旁留下的那许多愁。





昔日大雁塔前,有帝王虔诚跪拜,

千年回转,如今的故事已改写,

带着发黄的回忆新鲜的错觉,

回到答案的彼岸,融化尘封千年的情结;

但愿昔人看见,

有人在这里开始穿越,有人在这里再次相约。





假如有时间,定要去博物馆看看,

去看昔日的落霞与孤雁,去看昔日的梅酒与青衫;

去感受一夜落秋意的雨,

感受垂杨送别离的堤,感受一片伤心碧的月; 

感受辞家三千里、陇头谁吹笛的那颗长安心。



如果可以,再去看一场《长恨歌》表演,

念起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

一朝选在君王侧,六宫粉黛无颜色。

江山的戎装,美人的红妆,

十里长亭街,又在与谁相离别?

看灯火明灭处,掠过那陌陌红尘,

似生命消逝魂还在,似灵魂远去歌依旧。




忆长安,重楼倚城隅;陌上雪,沉醉复又醒;

印象中的西安,是梦里的长安。

如果可以,再去一次西安,再爱一回长安;

爱西北汉子的豪情,爱汉中姑娘的明媚;

爱繁盛的大唐,爱梦一般的浮生。

灯火落,一夕又一夕;前路长,一程又一程;

在长安,所有的时光,因为相遇,更显珍贵。


(本文转自谁最中国公众号)

中国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