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在夏天裏醒來。


“眼看着阳光明媚,树木忽然间长满了叶子,就像电影里的东西长的那么快,我就又产生了那个熟悉的信念,觉得生命随着夏天的来临,又重新开始了。”


电影《了不起的盖茨比》中曾这样形容夏天。


当夏天到来,生命就重新开始了。说的多么贴切,多么动人。


但我心里的夏天,总是那句“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的夏天,总是罗大佑歌里“知了在声声叫个不停”的夏天。口中念着诗、想着歌的旋律,思绪便瞬间被拉回到赤脚在小溪里踢水、毒日头下追着蜻蜓蝴蝶不知疲倦奔跑着的无知童年。



儿时最盼着过夏天,盼着晒的黑泥鳅一样到处撒欢儿乱跑,盼着手捧西瓜咬下一大口后被汁水淋脏了白背心,盼着院子里阿婆种的那些瓜果蔬菜快些成熟。但最盼望的,是午睡起来,吃上一口那雪白的奶油冰棍儿。



那时候冰箱冰柜还不普及,想吃冰棍儿要到很远的商店去买,于是就有人想出办法,用个大箱子装着冰棍儿,外面裹上一层厚厚的棉被,用自行车驮着走街串巷地卖起来,还边走边吆喝:“卖冰棍儿!奶油的!水果的!”


孩子们午后蹲在家门口玩,远远地看见卖冰棍儿的人来了,定要赶忙跑进屋缠着家长给买上一支。于是那卖冰棍儿的人便早早地停了车在一旁等着,果然,不一会儿生意就来了。


那时的物质不像如今这样丰盛,没有手机和平板电脑,也没有五花八门的电玩厅,那时候的乐趣大概就是女孩子们跳皮筋、跳房子,男孩子们弹玻璃弹珠、丢沙包。如今想来似乎是枯燥乏味的,但那时可丝毫不觉得无聊,满腔都是天气再热也阻挡不住的热情。


那时夏天的早晨,总是会跟着外婆或是约上几个小伙伴,早早起床去爬山。那夏天的山,正如刘健屏笔端描绘的那般:一天一个样,经过烈日的暴晒逐渐变得葱茏青黑。


总是以为自己起的够早,但却常常在爬到中途时就遇见了已经下山的人。在树林间,也常能看见打扮的仙风道骨般练着太极的人,也常能听见好似从遥远地方传来的“啊”声回音。爬山爬累了,下山就直奔早市,那里各色吃食一应俱全,到处热闹腾腾。



等吃饱了也休息好后,接着再逛一圈。因为早市不仅有各色吃食,还有衣服鞋子、日常杂货、花鸟鱼虫等种种,直到这些都逛完,这一早的行程才算真正结束。


早市只在夏季才开,也只有在夏天,才愿意早早地起床去爬山。那一切,都使人深深感受到夏天的乐趣。


山下还有一汪水,不知它的源头是哪里,但从山中一直流淌下来,汇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也成了孩子们夏天里最大的乐趣:赤脚在河边,拿着网子摸蝌蚪、捡起水里泡着的鹅卵石,最后像捧着宝贝一样将它们带回家,还不忘向人们四处炫耀。



若说春天是一篇巨制的骈俪文,夏天则更像是一首绝句,虽短,但足够惊艳。似乎一切美好的记忆,都从童年开始,都停留在童年里的夏天。


后来在书中读到,夏天的样子,该是在太阳火辣辣照射下来的午后,穿一条短裤边听摇滚边喝啤酒;该是在夏天的晚上,搬个小板凳挤在大人跟前听他们讲鬼故事,越听越怕,越怕越要听;也该是去溪边拔乌筱笋、地里摘桑葚、山上采松花、草里捉蝈蝈。

也曾在书中看到汪曾祺先生这样描述夏天:夏天的早晨真舒服。空气很凉爽,草里还挂着露水(细蛛网上也挂着露水)。写大字一张,读古文一篇。夏天的早晨真舒服。


是啊,夏天的早晨总是舒服的,尤其在初夏,日光渐长,天气似热非热,大街上人们都穿起了清爽的衣服,而窗外,一大早就有喜鹊或是什么不知名的鸟在鸣叫个不停,好似在催促着人们说“日光这样好,快些起床吧!”



文人雅士们去写张大字、读篇古文,而寻常百姓乐于做的,似乎无非是披着清晨金子般的阳光,去认真的吃一顿早点。


北方人,尤其天津人,无论男女老少,早点最常吃的必属煎饼果子,夏天尤甚。



记忆中,家门口的煎饼摊儿前一大早就排起了长队,有的人手里端着大茶缸或是保温盒,那是要准备盛豆浆或豆腐脑;有的人手里拿俩鸡蛋或香肠,那便是准备摊煎饼了。左邻右舍等熟人们见了面打招呼的话语也往往是“吃了吗?”和“吃的嘛?”



当煎饼摊儿前的人潮散去,新的一天也就开始了。天津人清早摊煎饼的热情,一年四季都不会淡去,但那份清爽的烟火气、那份闲适的美好和乐趣,却只属于夏天。


也常常见到文人墨客们不惜笔墨地描述夏天,说夏天要吃香瓜、毛豆、酸梅糕,要去莲塘划船,要去树上逮知了,要借着柳树支起凉棚吃茶等等。那一切,都让人无比怀念起童年时的夏天,也垂涎地期待着每一个夏天。



其实,夏天是来的很快的,总是好像一夜之间,天气就热起来了,然后花就都开了,草木也都绿了,一切便都跟着活了起来。


夏天是彩色的,夏天是令人欢喜的。夏天好像是一下子到来的,却也是短暂的。因此,似乎就更喜爱起夏天,也更珍惜起夏天来。



若问:四季都可爱,为何独爱夏天?


或许,是因为爱看夏日里棉花糖一样的云、彩虹一样的泡泡水;爱听夏日里平静的海面上传来遥远的汽笛声;爱夏日的西瓜,又大又甜;爱乡野的萤火虫,忽闪忽闪;爱白色的衬衫飞扬的裙摆,爱衣服晒干后阳光留下的温柔味道;爱清晨的风、深夜的星、雨后的土。


或许,是爱夏天里那个怀念着的童年。



如果可以,折一只纸船,乘着它沿夏天的小河慢慢摇,再晃回到荡秋千的童年。


(本文转自谁最中国公众号)

风物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