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联招聘为“穷茫”白领族策划了一场艺术展

然后推了一项职业咨询服务。

有群人穿梭于鳞次栉比的办公楼间,曾被认为是精致、高薪并且天天加班的阶层。1951年,他们以“白领”的称号载入日常生活。中国白领分为两种类型:年薪10-50万为新锐中产白领,广泛意义上提及的白领实际上年薪低于在10万。薪资水平将两者区分开来,但是出于一种普遍的生存焦虑,他们身上形成了相似的特性。

通过对289270名职场人士的调查,智联招聘发布的《2018年白领生活状况调研报告》打破了我们想象中的白领形象——过着质感粗粝的生活,并且由于对现在和未来都缺乏热情而充斥着无力感。受技术发展和当代生活的快节奏压迫,94.5%的白领感到焦虑情绪如影随形。租房、公交出行、熬夜不锻炼,这种特有的白领主流生活方式无异于二次伤害。所谓白领表面上的得体生活,看起来像是一种大众误读。

智联招聘发起的《这不是妄想》展览会现场。

生活图谱:穷,通过赚钱抵消孤独感

与佛系崇尚的不温不火不同,白领的生活现状其实是举重若重。智联招聘的报告发现,对七成的白领来说,他们的一切关注和待解决的矛盾都指向了薪酬水平,现实和预期之间拉开的巨大差距,催生了自认为“怀才不遇”的不满情绪。倍感心酸之处是,薪酬和生活质量某种程度上作为同消共涨的一对,使得白领们置身一种不为人知的拮据体验。总的来说,70%的白领的午餐支出在20块钱以内,可能一碗面,一份盒饭或者是一个三明治;北上广深打拼的白领群体中,半成以上的人住租房并且依赖公共交通方式。这种感觉自然联想到日本工薪阶层的“穷忙族”形象。

重击之下,是个人防线崩溃后的沉重、是难以复原的创伤。这次报告有两个意外的发现,首先,从白领习惯性晚睡中显示出的代际差别:年纪越轻,睡眠习惯差的比例越高,挥霍青春的现象明显;大多数70后更愿意“我想享受一个人独处时间”;60后则意外的上进,选择“白天节奏快,利用晚睡自我充电”。 其次,城市孤独症席卷了一半以上的白领们,被他们排在首位的改善方式并不是结交朋友或伴侣,而是赚钱。39.4%的人认为通过赚钱可以抵消孤独感,生活重压线下,产生了“万般皆下品,唯有挣钱高”的现代心态。

《妄想云》装置作品:屏幕上出现“用钱砸死我就好了”、“生活不该这样不要命”。

艺术和生活:用妄想消解茫然感

白领的焦虑来自脱单、脱贫、父母养老以及子女教育等问题,他们不知道如何通过职业规划获得更多报酬,从而改变现状。有一个词我们畏惧且越来越少提起——梦想,它的变体是妄想,这意味着人们逐渐失去搭建乌托邦世界的能力。而对于缺乏激情和想象的个体,他们习惯了极度统一、单一、单调的当代生活,难以跳脱庸常,反观现实。换而言之,想象——启示——现实的链条被生硬断开后,也就不再有向前推动的力量了。

智联招聘与55届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策展人王春辰教授,独立策展人富源携手,5月19-20日于北京798艺术区举办了“这不是妄想”艺术展。展出的出发点是缓解当代白领焦虑,关注年轻职场人的梦想与现状,聚焦职场与生活。策展人王春辰教授从艺术的维度肯定了妄想的价值,认为“艺术的妄想、狂想、痴想为生活带来了更丰富、广域的视觉与体验景象”。妄想让生活产生奇变,赋予疲倦的日常以神圣性和新奇感。

《十日谈》系列作品用20套桌椅代表20个梦境、20种职业。桌内不同的装置代表一种独立的职业。

《十日谈》系列:宇航员。

《平行世界》意在启示人们用不同视角看待生活的困境,从而打开新的平行世界。

《蘑菇商店》:蘑菇代表生命延续和升华,暗示职场人、职业也像蘑菇般获得活力和新生。

疲于奔命迷失了初心的人们,又该如何对抗这种处境呢?智联招聘市场总监李强在群访会上提出了两种具体的解决方案。他们提供一项名为“智联优职咨询”的服务,可以帮助用户设计个人职业发展规划,比如从主管到经理到总监需要经历什么样的技能学习,需要跨越什么能力的培养等等。除此之外,所有的白领职场人士都可以通过“职场竞争力”的免费产品诊断自己的竞争力指数,并了解目前是在哪一方面有问题,得到一份相对应的诊断建议书。

事实上,职业建议的引导作用更多表现为战略经验上的取巧,加深对职业和行业本身的了解和规划,但是需要迈出第一步的一定是职场人。他们竖起“打破界限、打破规则”大旗,为自己想象并努力描摹未来的轮廓。


(本文转自界面网)

求职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