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万没想到,我居然成了雷佳音和佟丽娅的CP粉

《超时空同居》的好,首先当然是源于意外。而意外则是因为,过去这么多年来国产爱情片每每交出的答卷实在是让人意兴阑珊——我们的爱情片,往往连爱情的边都摸不着,就在一堆浮华虚饰的人物和故事拼贴中草草收场。而《超时空同居》这个片名加上“穿越”这个题材,更是让人往雷人狗血的方向上联想。

不过好在,《超时空同居》并没有落入一般国产穿越题材的烂俗套路里面去。

1.jpg

在开篇确立了1999年和2018年两个时空可以在一扇门之外自由切换这个设定之后,这种巨大的时空碰撞,造成的结果,首先是男女主注定的尴尬与不适。随之而来的,是一连串的“笑果”。

《超时空同居》的“笑果”,绝大部分都源自这种一个“野蛮人”陆鸣突然闯入现代科技社会的懵逼和荒诞。正是由于1999年的陆鸣(雷佳音饰)对2018年的事物近乎一无所知的状态,催生了像手机订餐、闺蜜晚宴、诺基亚手机和未剪的西装吊牌这一系列场景的天然喜感。“思诚”、“石屹”等恶搞意味明显的名字,则是令人会心一笑的点缀。

可以想见,本片的“笑果”,多半要拜幕后的监制徐峥所赐。徐峥本人客串的“捞海底”火锅扯面,本来就是全片最具喜感的一场戏。而事实上,整个故事也出自他的构想。如果不是有对类型片(尤其是喜剧片)谙熟于心的他在幕后保驾护航,很难想象这样一个题材能够有现在的完成度。

2.jpg

如果把片中的各色笑料当做佐餐和甜点来看的话,全片真正的主餐和大菜,还是着墨更多的爱情。

1999年和2018年两个时代的碰撞和交织,却依然想要用写实的笔触,去描写普通人绕不过去的生活和情感困境。

1999年的陆鸣代表了年轻人在理想遭遇挫败时的迷茫,2018年的谷小焦(佟丽娅饰)代表的,则是物欲更加膨胀的当下,人们对财富最直接的渴望。两人穿越时空相遇,需要面对的困境,却不因时空迥异而有什么本质不同——都要在“坚持自我”和“向利益妥协”之间,做出那个关乎自己后半生的选择。

这种普遍的困境与挣扎,是两个主人公能逐渐心心相惜的动因,也是两人的爱情不断面对考验的基础。穿越时空的设定,本质上是为了给两位主人公一个选择的机会——假如能够一早预知结果,你会选一个后半生都足以衣食无忧的生活,还是选那个你爱的人?

而最终,他们都选择了爱情,为此甚至不惜让自己梦寐以求的理想生活灰飞烟灭。爱情在这里,便不再只是爱情,同时也代表了未被玷污的纯真和初心。

这是《超时空同居》聪明取巧的地方,但也是它未够圆满、经不起细细推敲的地方。

3.jpg

两位主人公感情的滋长,用一组快速的蒙太奇便迅速交代,可以说是用一首歌的时间,便迅速堕入爱河。而后来两人的转变(尤其是小焦),却要依托于这迅疾发生的爱情。上一秒她还在为钱而嘲讽挖苦陆鸣,下一秒却可以为了对方置自身安危于不顾。这其中的剧变,缺乏了一个合理的可信度。

这其中,影响陆鸣做出最关键的那个选择的最后一颗砝码,是他原本要加害的老板,正是谷小焦的父亲。这个巨大的巧合让陆鸣最后的选择变得顺理成章,但也让他之前的犹豫显得无关轻重。

与此同时,两个人的爱情在疯狂滋长时,他们好像突然就不用再面对过去生活里的穷困潦倒和失意落寞。穷困和暴富,好像只是两个可以随时随地按下某个按钮就能决定的选项,选择一做,生活立刻切换。也就是说,影片努力在营造的那些生活质感,都在这个核心的“做选择”概念面前,被抹平得只剩下一个符号。而这样的做法,也就让最后那个足以改变命运的选择,好像只剩下煽情的功效。

我们当然还是会因为两个相爱的人走到不同时空的同一个路口却不能相拥,甚至眼睁睁看着对方灰飞烟灭而唏嘘不已,也会对他们在另一重时空里的重逢感到一丝温暖的甜蜜。

4.jpg

也许,“爱情”就是一切爱情片的万能解药。只不过,这种关于爱情的想象,还是别带到生活中才好。

要知道,无论片中的陆鸣怎么选,小焦都会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她要么会有一个家财万贯的父亲,要么会有一个亿万资产的男人),而现实中的你,哪敢奢望这么好的命运?

(本文转自豆瓣电影公众号)

娱乐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