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狠创业90后:不喜欢就走,想要就忍到底!

刀姐90后,做事干脆,说话常用陈述句,肯定的语气和眼神自带靠谱气场。


这份笃定是一点点“炼”出来的,因为厉害的江湖儿女都师出名门:

 

大学毕业前10份实习,遍尝外企、私企、国企、甲方、乙方、咨询等各种类型;


22岁本科毕业加入美国联合利华,周围几乎都是MBA;


23岁成为Michael Kors纽约总部唯一的中国人新媒体经理,没时尚背景也没digital marketing的经验;


25岁加入硅谷支付宝,从时尚圈一扭脸跨界到互联网…...



但办公室坐久了,人会“面”下去,可偏偏刀姐热血难凉。


2017年一咬牙回国创业,从舒服的写字楼一头扎进血雨腥风的江湖路,成为衣二三的市场负责人。

 

这是江湖刀姐真正的出道:

 

整天打打杀杀拼业绩,渐渐声名鹊起从独行侠变成了“带头大哥”,也曾遭遇误解因为前段时间大火的一支视频背负骂名……

 

这样的职场江湖路满是凶险,但刀姐并没有主角光环,闯关晋级靠的都是实实在在打拼。

 

对了,叫“刀姐”纯粹因为性子直爽。她大名叫柯润东,在领英上被熟知为——Doris Ke。



本文由LinkedIn原创,作者杜金鱼。




 

主动从幸运中抽离

 

看了Doris的职场轨迹,很难不觉得这是一个被幸运pick的人。

 

其实这些看起来毫不费力的转身里,包裹着难与人言的灰色内里。何况她现在在做的事,恰恰是主动从这样的幸运中抽离:


回国投身创业大潮,薪资砍掉了三分之二;


工作时间加长了一倍,与其说是996,不如说是711——24小时x 7,时刻准备着;


KPI飙到疯狂,动不动就要实现十几倍的增长;


然而在这么大的压力之下,团队人数为1(最初团队只有她自己)…

 

这是很多海归回国之后都面临的情况——钱少活多KPI高。



对Doris来说,从一个人登上回国飞机的那一刻,就已做好了心理准备。


但所有的准备碰到现实都是烟灰,一连串碰壁让创业甜蜜期很快就过去。

 

跟支付宝合作亿万流量的campaign,她一个人又做运营又拉着产品技术包揽全场,管你着急上火累垮忙崩了都没别人可指望;


没有团队,每天花6个小时面试,仍然很难招到靠谱的人,一天面试结束合上电脑那一瞬也不是没有灰过心;


好不容易折腾出一个广告,拉下面子像老农抱着刚摘的宝贝大南瓜冲进集市,却发现各个大号嫌知名度低拒绝合作只好跪求……

 

从幸运到碰壁之间没有缓冲,90度垂直打击,承担这一切的只能是当初做决定的自己。

 

你只是选择了一种痛苦

 

然而这还不算触底,每天都有新的坑要填。

 

习惯了美国大公司的系统化和专业化,创业中的Doris一下子从标准的工业零部件变成一架狂野机器的轴承,崩溃感可想而知,就好像全身同时有很多部位隐隐作痛。

 

到回国第六个月时,硬是挤出来一瞬喘息的Doris突然意识到——


“我们在干嘛?”


“分工怎么这么乱?”


“大家都在做什么?”

 

KPI就摆在面前,大家只顾在高速公路上疾驰,没时间停下来思考。


各个岗位的职责都不明确,没头绪的同事都来问毫无经验的她,“该怎么做?”

 

拼命干活的Doris感觉自己冲进了一条黑漆漆的隧道,冲劲还有,问题是找不到出口。



去年十月筹备广告《我的职场秘密武器》,团队人手紧缺,公司业务指标又迫在眉睫,硬撑到结束,Doris病了一个月。


这个广告一战成名,尽管女主人公Vivian靠穿衣发迹的故事不出所料赢得了关注和流量,但与此同时有人认为它输出了错误的价值观,骂声四起。

 

“好不容易做出的广告,一看就是夸张的修辞,为什么还有人骂我?”Doris躲在家里哭。


她开始抑郁,开始怀疑自己的选择。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了小半年,Doris终于在春节假期暂时停下来,思考“回国的这个赌注到底有没有下对?”

 

几乎就在问出自己这个问题的同时,Doris心里就有了答案。她被《The Subtle Art of Not Giving A F**k》这本书中一段话打动:

 

每个选择都会伴随着一种痛苦。人生中痛苦是不可避免的。在做选择的时候,你选的不是你想要什么,而是选择哪种痛苦,你愿意承受哪种痛苦。

 

那一刻她释然:“这事儿其实挺让我痛苦的,但从中获得的更多。”



下属才是领导

 

“Management is about doing things right; leadership is about doing the right thing.” 这是Doris在微博分享的一段感悟。

 

料理完自己的犹疑跟痛苦,她还有团队要带。肩上KPI的分量她清楚得很,却也执拗地认为追逐结果的过程中,无形的价值和意义才是真正动人的东西。


所以Doris给自己的定位是朋友加导师,“我不觉得自己是老板。”


她提倡这样的模式——


下属是项目领导者,而她则负责走在队伍前披荆斩棘,笼络资源,让团队在这个项目上走得更加顺利。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为了展现专业透明的衣物清洗过程,公司决定拍摄一支视频。


团队中负责创意的女生Mini明确反对,“只做视频太无趣,我们应该做一个更social的内容。”


于是,项目演变成了:不仅邀请行业大V姜茶茶参观智能洗护工厂,还要逼TA喝下洗衣水。


Doris搭建了项目团队,安排好管理、传播、运营等等之后,只提供了大方向和小建议。荆棘斩完,风险她担,现在只剩下一件事——带着Mini直接去见CEO,展示方案。

 

故事的最终结果是,这个项目《姜茶茶喝洗衣水》入选SocialBeta一周最值得关注的案例。


“这样给自己省事儿,也激发出下属的自觉性和热情,为什么不?”

 

在Doris手下,还有一个特殊的KPI设定——她要求下属做出至少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让大家看了这个case就会知道,“原来是你做的啊”。

 

她乐见下属都和自己竞争,怀揣想要打败她的野心。在她眼里,每一个人都是不同领域的专家。

 

“用专业说服我,做我的脑子,而不是手。”


女性创业的优势

 

工作之余,Doris还是中美营销圈的网红博主,经常在各种社交媒体上分享关于营销、女性、职场等话题的心得体会。

 

这些年来,女性创业者越来越多,滴滴出行总裁柳青,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VIPKID创始人米雯娟……

 

Doris觉得,在管理团队的时候,女性更有感染力,她们会更caring,更柔软,会给予团队成员更多关爱。


而她认为,女性最大的优势,是她们天生拥有细腻的触角和敏锐的洞察。



MK前领导Farryn Weiner是Doris职业生涯中最敬佩的女性之一,曾被列入福布斯30 under 30(30位30岁以下的卓越女性)。


当其他品牌还沉浸在传统媒体里的时候,她已敏锐地感知到未来属于社交媒体。


于是,她勇敢地跑到CEO面前安利社交媒体,在无数质疑和反对的声音中争取预算,使MK成为第一个投放Instagram广告的品牌,做出了很多开创性项目。


现在的领导CEO刘梦媛也是一位女性领导者,她从媒体行业一举跨界到互联网行业,魄力和魅力让Doris深深佩服。


有着这样职业偶像的Doris,干起活儿来总有股狠劲儿。


她在最近发布在领英上的文章《别一工作到凌晨三点你就哭,这不都是你选的吗?》里写道:

 

(那时)我还有一个星期就要结婚了,我还天天日夜在做新的一波广告,天天做到半夜,想策略,找创意,跟片,后期,跟老板同步,跟同事同步,向全公司动员,鞠躬跳舞还要打鸡血……

 

的确,和Doris近距离接触,你很容易被她的热情感染。大概红色最能代表她,活力不断,自带鸡血。


在一张团队合影中,所有人都穿着红色系的衣服,特别热烈的那种。



写在最后

 

现在,Doris会在特定时刻缓下来,留出一些空间。


这种“缓”不是犹豫,而是那种战场冲锋前的沉静。

 

这样的沉静不是人人能有,但瘦瘦高高的Doris就是有这样的笃定。


就像前几天《工作到半夜凌晨三点钟》刷屏后,她在领英上写的:


“看过Ted演讲《20岁光阴不再来吗?》,里面说20多岁就像刚刚起飞的飞机,每转几度方向都会左右未来降落在洛杉矶还是喜马拉雅山上。


正是因为20多岁的时光如此宝贵,把它花在有价值的事上,它就是值得。如果你不能承受这种痛苦,那就离开它。


忙着好好活吧,只要身体还健康,有啥输不起的?!


如果你不喜欢就走,想要得到什么就suck it up,付出代价。”


(本文转自LinkedIn公众号)

创业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