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诗人眼中的东方

东方骑楼老街--郭杰信 / 摄

每一座城市,都有自己的风景和美丽。东方就是这样一座小城,那些生活中我们往往忽视的风景,不经意间却能给人心灵上的触动和流转笔尖的灵感。一起来看看,著名诗人赵华奎笔下的东方生活,究竟有怎么样的一种美?

《在海南东方生活》(组诗)

文/赵华奎

作于2018年5月28日



北 黎 河,北 黎 村


琼西大地上空,

太阳刚吐出第一口毒素

寂静的海面就渐渐晕眩起来

村旁的水塔举高视线,看村子荡漾,摇曳


北黎河拐弯抹角,

就是不肯一语道破村史

河畔,我不得已烙成一块石头

对望,被日月和海风啃伤的骑楼


村中的椰林间,

阳光和鸟鸣还很低浅

我刚刚高过屋角庇护的几丛仙人掌

举着一排排尖利的倒刺,露尽锋芒


河水走得慢时,

我就去翻洗清晨和黄昏

翻洗北黎村遥远的记忆

翻洗自己的十八岁,收集青春的褪皮


北黎老骑楼掠影--林先凡 / 摄


墩  头  港


去墩头港,

总会遇见老船和被海风吹皱了的老渔人

蹲守在黄昏的阴影里

泛着黑金一般的光


海风是个性急的汉子

使劲摇动疲惫了的老橹,逼出几声咳嗽

吐出一口口橙色之光,

洇了渔港一身红


一桥通两岸

两岸分布着相同的人和景

而脚步不同,有的迎海而去,有的踏浪而归

我辩不清海面上刻画了多少条航迹


辞别了故土,辞别了尘世的浮光掠影

我一个人站在墩头听潮声

来去之间,

都裹挟着大海呼唤的声音


落日归舟--Hi海南 / 摄


鱼  鳞  洲


鱼鳞洲托举着灯塔,站在海边

与忙碌的八所港一道,

标识琼西典型之美

以及日月无以纂改的经纬


波平浪静之时,

海是恬淡质朴的中年妇人

她不说话,只赏晨曦和白云,赏鱼鳞洲

----这个健硕而挺拔的儿子


翻修后的海滨公园

依偎着北部湾,以腹语进行交流

人影稀少的清早,我常陪儿入园观海

捡更为稀少的虎斑贝

捡我遗弃的青春,和他稠密的青葱


近处,鱼鳞洲以目光抚摸着我们

远方,我们以目光抚摸每一只过往的帆影


鱼鳞洲晚霞--双帆岛 / 摄

                                                        作者简介


赵华奎,安徽合肥人,从军二十三载,现居海南东方。中国远山文学网副站长,中国原创文学网特邀作家。95年开始发表作品,诗文散见于《椰城》《大别山诗刊》《诗歌周刊》《作家天地》《华东文学》《战士文艺》《解放军文艺》《解放军报》等刊物,有部分作品入选诗歌集,与他人合著出版诗集《南岛军魂》。


东方还有这些富有诗情画意的风景哦

东方风车海岸--双帆岛 / 摄


四必湾湿地鹭影--王芳 / 摄


古榕晨曦--吴俞桦 / 摄


白查村船型屋--郁日明 / 摄


昌化江热带河谷风光--宁海兵 / 摄


大广坝山水--双帆岛 / 摄


大广坝--双帆岛 / 摄


俄贤岭--海口瑶池 / 摄


俄贤山水云天--天山tianchi / 摄


芭拉胡溪谷--浩森系 / 摄


仙居谷雨林谧境


中沙瀑布峡谷--皎洁沙滩 / 摄


雅龙小桂林山水--梅志强 / 摄


东方大田坡鹿


海东方沙滩公园--悠悠见影 / 摄


面前海盐田--悠悠见影 / 摄


八所的黄昏----悠悠见影 / 摄


鱼鳞洲的落日


当然了

以上展示的只是东方风景的一小部分

东方之大美

岂是寥寥几张图片就能完全展示的

她的诗情画意

需要身临其境才能深刻体会


六月,一起去东方吧!



- END -

(本文转自海南东方旅游公众号)

风物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