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如何打官司?

特别策划

公堂


中国古代法律,既拥有令人胆寒的酷刑,也深受儒家“慎刑”思想的影响。既维护纲常伦理道德,也考量现实需要。


于是深受礼教约束的婚姻,竟宽容看待改嫁;对通奸绝对痛下杀手,对私生子的财产继承,却网开一面……公堂之上,折射的是“中华法系”的独创与独到。




公堂 · 法与史

文物诉说的法律

撰文/李雪梅


越来越多的古装剧,让人们有机会见识古代中国法律。在学术界,它有个正规的名称,叫“中华法系”。虽然它早已成了一个历史名词,但在博物馆,却仍不时出现在我们眼前。


许多文物,都可以视为古代法制文明传承的见证。它们或备受瞩目,或无人问津,但一直在诉说着自己的故事。


▲ 一件西汉时期青铜矛的两侧,竟然用细链分别锁吊着一个赤裸的男子,双臂反绑,头颅低垂,一股诡异凌厉的气息扑面而来。它来自古滇国,现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就在这一派凄惨、恐怖气氛中,隐藏着“法从何来”的秘密。(摄影/李雪梅)



公堂 · 法与人

古代法医:如何让死人开口说话?

撰文/梁石 山龙  绘画/刘静


纵观中国两千多年的法医史,既有“泼酒画尸”这样的“科学”探索,也不乏滴血验亲这样的“神话”操作。而在技术层面之外,更值得今人继承的,是古人对法律、生命的尊重。


▲ 洗冤术

图为古代法医开棺检骨的场景想象图。在古代有限的科技条件下,检验者同样有办法在尸骨上寻找蛛丝马迹、为死者伸冤,称为“洗冤之术”。他们的聪明善思,即便在今天也让人拍案叫绝。(绘画/张辰辰)


滴血验亲灵验吗?


古装剧中频频上演的“滴血验亲”,在历史上不仅确有其事,而且还有两种形式:“滴骨法”和“合血法”。


供图/视觉中国



公堂 · 法与理

宋代女子:守节还是再婚?

撰文/展淼


《礼记》说:“夫有再娶之义,妇无二适之文。”从汉代开始,再嫁似乎便被认为有损贞节而被严格禁止。但事实真是如此吗?我们去宋代看看。


▲ 宋代有厚嫁之风,女子出嫁会带着奁产,一般为衣物首饰,钱财和田产,其数目要多于家中娶妇的费用。这份财产名义上为夫妻共同所有,但一般都由妻子支配,因而离婚或夫亡改嫁时,女子可以将其带走。(绘画/张辰辰)


种种禁令归根结底,其实还是源自于维护纲常伦理的需要。而丧夫女子的内心情感与意志,只有在符合主流价值观时——比如守节——才会被理解。例如《元典章》中明确记录“守志妇不收继”。可即使有律法的约束,收继婚的习俗直到清代在民间依然可见。


一些少数民族或边远地区的百姓们对此司空见惯,甚至还为之辩护。比如开篇的奇案,尽管气煞京城来的长官,一旁的小吏却凑上来劝道:“本地的风俗就是这样的,这张状纸还没忘请示长官您,大可以为之嘉奖啊,您就别拂人家的美意了。”


说来让人震惊,但事实上,收继婚在民国时期还在延续。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革除了落后的婚姻习俗,它才随着现代化的进程渐渐消失在大众的视野中。



九门提督

京师守卫者之重

撰文/陈秋速


明清两代定都北京,内城设九门,控扼京师,环卫皇宫。九门谁来管理?京城谁来保卫?九门提督!明代的亲信太监,清代的王公大臣,一旦站上这个位置,便拥有了巨大权力,也背负了无限责任。


 “内九外七皇城四”:北京的那些门

明成祖朱棣定都北京城之后,营建了内城九门,嘉靖年间,又增设外城。清代沿用了明代北京城的建制和城门,共设四座皇城门、九座内城门和七座外城门。这二十座城门都属于九门提督的管辖范围,八旗步兵分别驻扎在内城九门内,维护京城安全。图为根据《北平风俗地图》制作的清代北京城城门图,标注了各个城门的名称和用途。(供图/FOTOE)


时光飞逝,进入20世纪之后,随着外部势力的入侵和中国历史的演进,清政府的职能日益衰落。西方军警编制分离的概念,逐渐为统治集团所接受。兼具军事守卫和警务治安双重属性的九门提督衙门,也开始分化,发展为中国现代警察制度的前身。曾经烜赫一时的“九门提督”一职,遂消失在历史舞台上,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怪客僵尸不了情

撰文/盛文强 供图/盛文强 等


逝者已矣,万事皆空。古人却不以为然,不仅让死者拥有无形的灵魂,更将人间七情灌注于死者的身体,生出许多可叹又可怕的僵尸怪客。


▲ 在古人的想象中,死后的尸体可能复活成为“僵尸”,为祸人间。但它并非不可战胜,正如左图所绘,当天色露出黎明的曙光,跳跃的僵尸全身燃起火苗,被诅咒的恶尸,就不能害人了。


其实,“僵尸”这两个汉字的本意就是指死尸,人体死亡的一个重要现象是尸僵。《史记·淮南衡山列传》曰:“僵尸千里,流血顷亩。”《水经注》云:“僵尸倚窟,枯骨尚全,唯无肤发而已,当是数百年遗骸矣。”这里都是单纯指死者的肉身。


《永乐大典·尸字部》认为,“古人立尸之意甚高,祭祀而立尸”,研究“尸”这个字,可以想象上古先民对着尸体举行祭祀仪式的样子。古代奇书《山海经》中,古尸一再现身,虽然只有一鳞半爪,却为后世的僵尸故事提供了隐秘的资源。


袁枚先生对僵尸的由来,似乎做出了“合理”的解释。殊不知,僵尸这种中国特产的鬼物绝不简单,写一段“僵尸小史”,也要追溯几千年,皆因僵尸不一样。


(本文转自中国国家地理公众号)

历史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