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消失的古格王朝

位于羌塘高原核心地带的阿里地区,在世人眼里是一片遥远、神秘、未知的土地。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世界各国的探险家、考古队纷至沓来,试图揭开蒙于其上的面纱。

自狮泉河镇向南,驱车255公里,6个小时后,我来到札达县——这里是古象雄文明的发祥地。然而此行我并不是为了探索古老的象雄王国,而是因为另一个同样富有神秘色彩的传奇王朝。

 

出家为僧的国王

 

按史书中的记载,古格王国鼎盛时,疆土北抵日土,南接印度,西邻拉达克,最东面的势力范围一度抵达冈底斯山麓。王族居住于扎布让,在那里统治着整个国家。扎布让是建在质朴怪异的土林之上,四周峭壁悬崖,地势颇为险要。古格人依山兴建了整个都城,并使之与整个土林浑然一体。在我看来,扎布让其实更像是一座堡垒。


古格王国遗址的正门。


古格,是一个政教合一的国家,王族是吐蕃帝国的后裔。当年末代赞普朗达玛被杀,雄霸于青藏高原之上的吐蕃王朝轰然解体,兵荒马乱之中,朗达玛的孙子吉德尼玛衮逃往了象雄故地。在阿里,吉德尼玛衮得到了普兰土王庇护。后来,吉德尼玛衮娶了普兰土王的女儿没卢氏为妻,继承了王位,由此开创了雄居阿里700余年的古格王朝。


吉德尼玛衮晚年时,将领地划成3块分给自己的儿子,让他们分别统治古格、拉达克以及普兰。次子扎西衮被分封在古格,他的儿子科日是个虔诚的佛教徒,醉心佛法的他为了复兴佛教,不惜将王位让给了胞弟,自己出家为僧。从此世间少了位国王,多了一个法名“益西沃”的僧人。


益西沃在藏传佛教历史上有着浓墨重彩的一笔。他一辈子主要做了3件大事,一是选派一批青年才俊到印度研习佛法,二是兴建了托林寺,第三件则是迎请印度高僧阿底峡来古格传经说法。


古格遗址内的寺庙遗迹。凡是寺庙在当年都被涂上了朱红的色泽。


红殿的墙壁上绘满了精美的壁画,历经数百年沧桑,依然颜色鲜艳。这众多壁画中最为引人注目的,便是描绘古格人迎请阿底峡进藏的那幅。画中女子翩翩起舞,旁侧众人击鼓吹号,王公贵族持礼以待高僧。这壁画中的众多人物无一不是形象生动,栩栩如生。


这是古格遗址壁画中,最具人间烟火气的一幕。有人认为这幅长卷描绘了古格人迎请阿底峡进藏的画面,国王宴请高僧和贵族,人们翩翩起舞表示欢迎。此图为局部。


查阅有关“上路弘法”的资料,会发现阿底峡入藏弘法、古格人以佛教兴国,其实都是和当初的历史大背景密切关联的。阿底峡之所以会欣然前往古格,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此时恰值河中诸国纷纷放弃崇奉佛教,改投门庭,就连作为发源地的印度此时也是佛法衰败。


古格王朝遗址佛殿中的壁画造型丰富、精美。图为绿度母像。


而阿里地区,在朗达玛禁佛时,便是藏地佛教徒的避难所、也是周围诸国佛教高僧的庇护地,佛教气氛很是浓烈。所以,其实是古格人让阿底峡看到了重振佛教的机会。


 

等级森严的洞窟


从红殿往上,在狭窄的走道间转了两个弯,便到了白殿,这个约为300平方米的建筑物同样历史悠久,墙壁上也是绘满了壁画。仔细辨看,其中不仅有吐蕃历代赞普和古格国王的世系,还绘有古格王国繁荣时的景象。


兴盛时期的古格王国就像是东方的佛罗伦萨,它是中国、河中与印度之间的枢纽,因而贸易十分繁荣。途经于此的大贸易商队不仅为古格带来了黄金、香料、羊毛,还带来了其他众多的财物。当成吉思汗的蒙古大军席卷中亚和欧洲时,当十字军在耶路撒冷征战时,古格因为远离战争,并且占据地势之优,正逐渐成长为雄霸一方的商业中心。


古格王国的夏宫,但也有学者认为这是当年储藏粮食的洞窟。


出了白殿再往上,道路变得更为逼仄。沿途的坡面上出现了蜂巢般的洞窟。这些洞窟尽管都是开凿出来居住的,却有着森严的等级区分。最下层的洞窟大多住着奴隶和穷困的平民,这些人平日里在野外劳动,并为富人提供服务,他们是这个佛教之国的基础。


顺着修凿出来的山道继续往上走,渐渐也就步入了较高的社会阶层,住在山腰地带的大多是商人、富裕市民以及僧侣。再往上走,如同要塞样的构造让我明白,这是为了保护贵族和王室等阶层更高的人而有意修建的。山顶住着国王、大臣和服侍他们的众多仆人。


俯瞰古格遗址,房间的格局还清晰可见。


既然山势如此陡峭,那么养尊处优的王公贵族们想要往返于山顶与山下时,又该如何出行?是沿着那陡峭狭窄的山道吗?山顶王宫废墟的一角,有个宽广的空间,这里被残垣断壁所环绕,曾被认为是国王接见宾客和众臣的大殿。然而,当人们分析了土壤后,发现其实并不是这样,地表土层中含有的大量马粪和马匹鬃毛,表明这里很有可能曾是王室的马厩。


如果在这么高的山顶上真有马厩,那么马匹又是如何上下?一条直通山底的暗道为这个问题作出解答。不过,这条蜿蜒曲折的暗道,并不仅仅供王公大臣骑马往来于山上山下,它还是整个扎布让在这片荒漠之中得以存在数百年的关键。


通过贸易能富甲一方,尽管佛教昌盛一时,但这些都不能为古格人带来足够的水。古格被荒漠、群山所包围,如果没有足够的水,那么很有可能会如同楼兰等西域古国那样,因为水源枯竭、绿洲消失而覆亡在历史的长河之中。


扎布让以北数十里处,便是象泉河,源自冈底斯山的河水从远古时期便不知疲倦地向西流淌着。为了能够在这片荒漠间生存下去,古格人花费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资源,将水运到扎布让。如今在满地的残垣断壁及附近的其他遗址中,依然能够看到大量的灌溉水渠和水井。


在红殿的壁画中,我找到了古格人修筑扎布让的场景。这幅壁画便生动地记录了当年运输木材的场景。同时,我留意到,红殿的殿堂大柱并非是用整根木料做成的,而是几截木料榫接而成,正好与壁画呼应。

 

藏在传教之下的阴谋

 

1985年,考古人员在古格废墟中偶然发现了一个用在宗教仪式上的纸糊面具。乍看平常,但从面具背面,人们惊讶地看到其中写满了拉丁字母,经过研究,这些文字竟是用葡萄牙文写成的《圣经》。天主教的《圣经》是如何漂洋过海来到古格的?还被制成了面具?


故事得从1624年讲起。这一年,安东尼奥·安夺德来到了古格,这个自印度果阿而来的葡萄牙传教士本是为了寻找一个被遗忘的基督教国家——香巴拉。但国王赤扎西扎巴德的礼待让安夺德感到很是惊讶,他相信自己也许能够将上帝的福祉带给这片土地,只是他并不知道,从一开始,自己就陷入到了一场阴谋之中。


安夺德到来时,古格王国正面临着一场危机。自益西沃之后,古格王国便有王室后裔出家为僧的传统。而这也导致了贵族僧侣集团的势力日益增大,并日渐威胁到王室的权力。这导致了赤扎西扎巴德为首的王室和寺院之间的关系日趋紧张,尽管此时托林寺的大喇嘛是国王的亲弟弟。


古格王国遗址里,有4个佛殿保存相对完好,存有大量的壁画和雕塑,见证了当年佛教在此的兴盛。图为白殿的彩塑佛像。


古格王国的发展依赖于众多的劳力,当越来越多的人涌入寺院为僧时,王室发现,自己的人力正在减少,国家正陷入困境。赤扎西扎巴德自然不能容忍,于是他开始着手打击以王弟大喇嘛为首的寺院势力。安夺德的到来,无疑给了他一个机会。


壁画中的千手观音像,笔触精细。


安夺德在自己的报告中不无得意地写道:“任何人都不敢对我们的言行提出丝毫非议。”只是他显然没有弄明白,国王对传教士的礼待只不过是用以对付寺院的现实需要罢了。而他能够在这里布道传教,与佛教本身对其他宗教的宽容也有很大关系。


国王的确只是想要利用其他宗教来对付贵族僧侣势力,这一点目的很明确。否则他不会在礼待传教士的同时,极力抬高天主教的地位,并肆意贬低和嘲讽佛教和寺院。我不知道安夺德听到国王的这番话时,心里在想些什么,有一点是明确的,那就是他并没有劝说赤扎西扎巴德在对寺院、对佛教应保持理性和客观。


安夺德大概也忘了,他在扎布让修建天主教堂“圣母的希望”时,曾从寺院得到过大力帮助,僧人们不仅出人出力,还为教堂送来了大量工程所需的土砖。等到安夺德的教堂建成后,很多僧侣都前来祝贺,就连王弟喇嘛也来了,他带来了两只铜碗,说可以用此来洒圣水。


佛教是仁慈的,但宽容毕竟也是有限的,当野心勃勃的安夺德企图以天主教取代佛教成为古格的国教时,以及在赤扎西扎巴德国王为首的王室贵族咄咄相逼之际,一场叛乱终于发生了……

 

干尸洞的传说

 

托林寺的僧人们认为国王背叛了祖先,于是在王弟喇嘛的带领下,勾结了一些地方官员和将领,计划发动叛乱。他们还派人送信去列城,请求同宗的拉达克人给予支持。1630年,叛乱开始后,拉达克人果然按照约定,派遣大军前来参战。在其他大大小小的城池尽皆沦陷之后,没有任何外援的扎布让只能孤军奋战。


古格王国遗址出土的藤盾,除此之外,这里还出土了大量的盔甲、兵器。


面对如同堡垒样的扎布让城,拉达克人并没有占到什么便宜。攻下了城门之后,拉达克人席卷了扎布让的底城,然而在继续往上时,却变得寸步难行。狭窄的通道成了拉达克人的墓地,他们一批又一批地死在了通往山顶的台阶上。恼羞成怒的拉达克人退了回去,他们试图通过围困,迫使古格人投降。


在王城之下的平地上,可以看到一座奇怪的石墙,这个石墙全部由石头砌就,而在扎布让,你是很少能够看到石头的。原来,当年拉达克人为了攻下扎布让,计划修建一座高塔。石头是从数十公里之外的象泉河畔运来的,工程所需的大量人力来自捕获的俘虏。


塔越修越高,赤扎西扎巴德也越发焦虑不安。他的人民在山下被拉达克人鞭打,充作苦力,不少人死于非命,赤扎西扎巴德落泪了。他不想自己的臣民再受如此痛苦。于是,赤扎西扎巴德作了一个决定,一个相当艰难的决定——传说,赤扎西扎巴德率领自己的大臣及王妃、宫女走下山来,向自己的敌人投降了,为了能够讨好拉达克人,他还携带了众多的财物。


历经700年辉煌的古格王国在这一年灭国了,这是学术界公认的,但赤扎西扎巴德投降之后,发生了什么,没有人能够说得清楚。是什么原因导致古格王国一夜之间神秘消失的?为什么这一地区的文化会消失得如此干净?如今有关古格王国的谜团有很多,从意大利探险家吉尔瑟皮·图奇在1933年发现古格王国遗址以来,人们便在试图解开这些疑惑。


从古格遗址顶部遥望,一座残破的堡垒孤零零的,依然守护着这个孤寂的王国。摄影/李俊敏

一卷1957年拍摄的黑白胶片记录了当年解放军进入扎布让后,发现干尸洞的经过。洞窟里堆积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几百具无头尸体,这些尸骸是谁?他们为什么遭受斩首之刑,又为何被丢弃于此处?


有人认为干尸洞里的那些无头尸体便是赤扎西扎巴德和他的大臣们。当地传说,在投降后,国王和贵族们当场被斩首。嫔妃、公主、宫女们的命运更悲惨,她们被从王宫的碉楼上抛下,拉达克人认为这些穿着华服的女子从高处摔落下来时,就像是天堂里抛撒下来的鲜花,于是他们高喊着“要看更多的鲜花”。


至于国王的胞弟,那位引来祸水的大喇嘛,在战争结束时,同样被拉达克人处死。背叛换来了背叛,这就像是一幕讽刺剧。


昏黄的阳光,给古格王国遗址添了几许苍凉。摄影/卢清华



(本文转自世界遗产地理公众号)

历史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