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时代来了,哪些技能会让你不失业?

AI和自动化会威胁到那些低技能的体力劳动工作者,比如流水线工人、收银员和数据录入员等,但有些人会越来越“宝贵”。

银行一直都是大家公认的“铁饭碗”,然而近年来这个饭碗在世界各国正变得不那么“铁”。有分析报告预计,2018年澳洲四大银行将减少约2万个职位,这占到了四大银行员工总人数的12%。这是自1817年澳洲成立第一家银行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裁员。

而澳洲银行的裁员只是银行业裁员潮在全球的一个缩影,2017年多个国家银行进行了大幅裁员。日本最大银行三菱日联,宣布裁掉约1万名职员;苏格兰皇家银行:将关闭259个分支银行及网点并裁员680人;瑞信银行:将于2018年年底前,在全球范围内裁员5000人。

银行业——最早受到波及

这并不是银行业的不景气,而是因为随着自动化和AI的发展,那些根据流程、标准和手册来进行的工作,都可以交给机器去完成,这意味着越来越多的银行职员会被机器取代。麦肯锡全球研究院曾估算,自动化可能取代1000万到8亿个工作岗位。腾讯竞争政策办公室首席经济学顾问吴绪亮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这是技术进步带来的失业,并不能全部怪罪于AI,因为它不是AI出现之后才有的,第一次和第二次工业革命也让一部分人丢了工作。比如汽车出来后,马车的数量就减少了,导致了一些马车车夫的失业。

虽然有些人会被机器取代,但可能新的工作机会又被创造出来,所以整体的失业率未必会是上升的趋势。“并没有数据说随着科技进步,失业率是不断攀升的。科技一直在进步,但每个人好像都还在工作,”吴绪亮说。

AI的影响程度因行业而异,其中银行和保险业最早受到波及。麦肯锡全球董事合伙人苏珊(Susan Lund)对界面新闻记者说,这是因为在过去的15年,银行和保险业的工作流程已经从纸质向数码技术转型。可以看到的是,由于自动提款机和网上银行的普遍运用,银行柜台工作人员的数量逐渐减少,很多银行已经没有以前排队等号的盛况。现在银行利用机器和AI让工作流程自动化,同时也改善了一些职能,比如信用风险评估、风险管理和欺诈监测。

在吴绪亮看来,金融业赖以生存的根本是解决信息不对称,我们需要去到实体银行去存贷款,是因为我们互相之间不信任,用户亲自到网点跟柜员沟通后,才放心地把钱存进去。而银行把钱贷出去时,也需要考察客户是否有还钱的能力。将来AI在解决信息不对称上,会发挥很大作用,所以会改变银行业的整个资源配置方式。比如在判断一个人是否具备贷款能力时,AI 结合大数据后会很快地判断出来,这比传统银行的判断方法要好得多,他们要通过实地考察等方式去判断人的信用能力,而未来AI可以通过大数据进行360度全方位的分析。从这个角度来看,整个金融业确实面临很大的挑战。

更宝贵的三种技能

此外,有着不同技能的职员受到AI的影响也会不同。麦肯锡在2018年5月发布的《技能转变:自动化和劳动力的未来》报告预测,AI和自动化会威胁到那些低技能的体力劳动工作者,比如流水线工人、收银员和数据录入员等。这份报告把工作中的技能分成了五类,包括体力和动手能力、基础认知、高级认知、社交和情感能力、技术技能。

研究人员预计在2030年,企业对基础认知需求将下降14%,对体力和动手能力的需求会降低11%。虽然有些人会失业,但新的工作也会被创造出来。未来对高级认知能力的需求会上升9%,这包括高级的写作能力、独立思考和处理复杂信息的能力,拥有这些技能的人可以是医生、会计、研究分析师、作家或编辑。

软技能也变得更为重要,公司对社交和情感技能需求将增长26%。社交技能首先指的是创业力和领导力,其次是人际交往能力和同理心、适应能力,这些技能对从事商务拓展、编程、应急响应和咨询的人很重要。

未来工作岗位对技术技能的需求增加得最多(60%),有着优秀的IT技能、数据分析能力、编程和研究能力的人将更为抢手,这些人可以是软件开发师、工程师、机器人专家和科学研究人员。尤其是医疗和零售行业,对有着技术技能的人才的需求急剧上升。

AI正渗入到每个行业,高科技人才作为与AI联系最紧密的一群人,他们在未来当然会更将抢手。苏珊介绍说,医疗行业需要技术人员去开发和维护病人电子档案、医疗设施、扫描器械(CTs,MRIs)和机器人设备,技术岗位在该行业急剧增加是因为它普及得较晚,基数越小,增速越快。吴绪亮认为在医疗行业,那些拍X光片的人员显然是能被替代的,而那些手术大夫能否被替代还尚未确定,说不定将来AI可以去进行手术操作。但就内科大夫来说,因为他需要根据很多因素来判断病情,让AI去替代他的这种高级认知能力,会需要更长的时间。

在零售业,那些自助结账机器、自动售货机和先进的物流系统都需要技术人员来运营。此外零售业在进行线上线下的整合,这可以称之为互联网化。吴绪亮指出,“互联网化并不是AI化,但是将来会引入越来越多AI的元素。”不论是互联网化、自动化还是AI化,这都让有着技术技能的人才更为宝贵。

那么我们该如何去培养和提高技术技能、高级认知技能、社交和情感技能,让自己成为“宝贵的人才”?苏珊认为首先企业和社会得培养出更多的高科技人才,比如数据科学家、机器学习专家和高级程序员等,当今各行各业都急需这些人来促进产业升级,现在有点供不应求。再就是去培养员工的社会情感能力,“大多数教育工作者和企业都不知道怎么培养这方面能力,所以需要更多的研究来看看如何培养,”苏珊表示。

吴绪亮则建议培养自身能力时,要看什么是AI所不擅长的,而不是去和它竞赛,人毕竟很难战胜机器。比如AI在情感能力方面比较弱,尽管现在AI已经可以绘画和写诗,但这些作品没有任何情感,AI只是冷冰冰地根据一定规则堆砌出来这些作品。因此情感能力、创造力和写作能力,都可以去着重培养。麦肯锡报告称,未来写作能力的需求会保持稳定或减少,吴绪亮说,“一方面有些写作被替代,一方面又产生了新的需求,”这对写作的要求更高了。商品文案的写作可以用到AI系统,但在新闻领域,深度报道和调查等需要创造性和独立思考的部分,则需要人类进一步地深耕,这是AI无法取代之处。

企业在“重组”

人才需求的变化也让企业形态面临转变,“当外部的市场资源配置发生改变时,企业作为一种内部的资源配置方式,它不得不变,以后企业的组织方式会更加灵动,”吴绪亮指出。

麦肯锡报告表示企业在组织形式上会向跨部门和跨团队前进,五分之一的受访者说,跨职能合作在未来会是关键。同时,企业也要少一点等级观念。此外,企业将更注重培养终身学习的文化。苏珊说,参与调查的大多数公司都看到了提升自身技能和保持学习的重要性,在线学习会是个不错的选择。再就是工作会被不断“拆分”和“重组”,在调查中,40%的公司称自己是AI拥护者,希望把目前高技能员工的工作任务,转移到低技能员工身上。

在人才战略上,企业通常会选择在招聘或培训上做出调整。吴绪亮认为企业不要指望通过招聘哪些人,来改变他们的命运,而是要把握转型的方向,再决定去招聘哪些人。

另外企业会有更多的工作交给自由职业者去完成,这将促进“共享经济”的发展,61%的受访者表示会雇用更多临时员工。这对于公司来说无疑是有利的,因为他们会很容易得到他们所需要的人才,但这些临时员工的利益却难以被保障。苏珊建议道,“要想让自由职业者也有稳定的生活,需要确定他们能否拥有跟全职员工一样的福利:医疗保险、养老保险和意外伤害险等。政府也可以制定相关法律法规,确定这些自由职业者的最低薪酬标准和失业保险。”

比尔盖茨曾建议,政府应当对这些AI机器人征税,因为他们取代了传统工人,并提高了生产力,企业也因此而受益。《南华早报》报道称,AI带来的失业会造成不利影响。因为失业意味着失去了收入、社会尊重和维护社会关系的渠道。人类是社会性动物,工作场所中的交流互动对我们的生活至关重要。随着工作机会的减少,财富和社会交流也会减少,专家预测未来在心理健康上会需要资金和支持。

吴绪亮则对AI带来的失业持一种更积极的态度,因为AI能提高工作效率,这让整个社会的生活品质得到了提高。即使AI替代了一部分生产力,但也把一部人给解放出来,让他们用更少的时间去完成更多的工作,“人会成为越来越宝贵的资产”。“就业的目的不就是为了改善生活品质吗?你一天工作半小时,跟你之前一天工作12小时挣得钱一样多,这不是更好吗?当你躺在沙滩上都能赚钱,为啥要去工作?”


(本文转自界面网)

求职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