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以北,中國最美的童話小鎮。

文字丨『誰最中國』

圖片丨來自網絡


提起北极,那里满地闪亮的白雪、古老的森林、可爱的驯鹿、神秘的传说,都让它如童话般存在于人们的意识里。恰如歌里面唱的:在那遥远的北极圈,灵魂在召唤着古老陌生又熟悉的歌谣;快去魔力的北极圈,寻找不可思议的美妙。




北极圈,总是神秘又美丽的存在。而我国,虽算不上位于北极的国度,但却幸运地拥有一个非常靠近北极圈、美如童话的小镇,它就是漠河。



如果说西藏是最接近天堂的地方,那漠河就是离梦最近的地方。一半是水晶球中飘着雪旋转着的洁白童话,一半是彩虹般五颜六色的缤纷人间。


它位于大兴安岭山脉北麓,西与内蒙古额尔古纳为邻,北隔黑龙江与俄罗斯外贝加尔相望。不大,但很干净;没有大城市的灯火辉煌,但人情味很浓;间或出现的俄式建筑和东北特有的风情,都处处散发着它的静谧与魅力。



01 | 春天的漠河,是粉白色。

每年的四五月份,漠河的冰雪大地还未完全消溶,常常一半冰,一半水,而森林中的杜鹃花却已迎着风雪开始含苞吐蕊。日复一日,柔软的春风慢慢与白雪邂逅,白雪又与花色渐融,放眼望去,便开成一片美好的粉白。而那万水千山的每个转弯下,都是细水长流的平淡岁月。



02 | 秋天的漠河,是五彩色。

十月秋意浓,漠河森林中的蘑菇早已生长成熟,等待着被人去发掘。它们可能在树根旁,也可能藏在树底的一片叶子下。尤其下过雨后,森林里的空气格外清新,去林中采一盘野生蘑菇、摘一把北国红豆,白桦、樟树、松柏、枫树,同时相映,红白黄绿在蓝天白云下,格外斑斓。

漠河的四季,都很美;但春天和秋天太短暂,最好的,便是夏季或冬季。



03 | 夏天的漠河,是蓝绿色。

每年六月,夏至前后,是漠河最美的季节。蓝蓝的天空飘着洁白的云,大朵大朵的,无比醉人。傍晚,看夕阳映红了天边,绿色丛林中那几座小房子,像极了童话里矮人的小屋。深夜时分,又是繁星闪烁,清晰的银河与星座都近在眼前。如果幸运,遇上那神奇的北极光照耀整片天空,便是一生最难忘的回忆。



相传,黑龙江边上住着一对老夫妇,他们的七个女儿化身成王母娘娘的七个侍女,每年夏至夜晚,七个姑娘都要回家探亲,她们的七色彩带飘舞于空中,便是极光。于是按照当地人的习俗,每到夏至这一天,都要举办“夏至节”,人们会自发来到黑龙江边,点起篝火,边跳舞边等待着北极光的出现。许多恋爱中的青年男女也会于傍晚时分,携手来到黑龙江边的放灯台上,点燃自己亲手制作的江灯,许下美好心愿。

那里还流传着一种说法:能看见极光的人,都是上天的宠儿,一定会过的幸福。



严格意义上说,漠河并不是最适合看极光的地方,但漠河确实是国内唯一可能看到极光的地方。或许,越是带着这样的不确定性,越让人觉得美好和期待吧。有生之年,一定要和最爱的人,去等候一次极光!



04 | 冬季的漠河,是雾白色。

十二月里,零下三十多度的漠河,只剩下白茫茫一片。从漠河出发,再往更北的北极村或北红村去,那里人少车少生态好,房顶上厚厚的积雪,像一朵朵白色的蘑菇。到了傍晚时分,便飘起袅袅炊烟,在满是繁星的静谧夜空下,更觉宛若仙境。



淳朴的村民总会热情指点,要你去“最北邮局”寄一张明信片,留下属于自己的最北印迹;去村边的中俄边境远眺一下俄罗斯;去北极星广场拍一拍照片;去白桦林里躺一躺;也会教你端一杯开水,体会“泼水成冰“的乐趣。



与“夏至节”一样,“冬至节”也是北极村所独有的节日,当地人也把冬至节称为“格桑布尔节”。

相传,在古老的鄂伦春族中有一个叫“格桑布尔”的勇敢青年,他于民族贫困之际找到了拯救民族的圣物,而被众人奉为首领。后遇战乱,他选择让所有人去逃命,独自与天神对抗,他用圣物化作七座山峰压住了敌人,但同时自己也牺牲在了山下。那天恰好是冬至日,于是后来人们为了纪念格桑布尔,把这天定为“格桑布尔节”。



故事里的北国,今天的村庄。在那里,天蓝的耀眼,雪白的耀眼,夜空迷幻的耀眼,仿佛随便一瞥,都足以惊艳了时光。

王国维在《蝶恋花》中写“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但或许,用此句来形容这个国境以北的童话小镇,一点也不为过。



如果可以,

搭一列绿皮火车,一路向北,

车窗外,蓝蓝的天空下立着寂静的村庄,

鸽子盘旋,人群安详。

山野是撒了彩虹糖粉沫的山野,

白色是它,青色是它;

粉红是它,赤橙是它,淡蓝亦是它。



在那童话般的国度,连黑夜和风,都显得格外友善。


(本文转自谁最中国公众号)

风物n

评论(1)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