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局者迷?美国大学招生官这样指导子女申请学校

《纽约时报》曾采访了一些大学的在职招生官,想听听他们作为家长,怎样建议自己的孩子进行学校的申请吗?这些招生官究竟有哪些独到的见解呢?

麻省理工学院

录取办公室主任:Stuart Schmill


我告诉我的学生以及我自己的孩子他们不需要上所有的有难度的课程。比如,我上高中的女儿在上高级数学和高级科学课,但她选择不上高级英语和高级历史。你需要挑战你自己,这对一部分学生来说意味着上高级课程,不过也意味着上一些最适合自己的高级课程。


申请者不需要在所有领域,比如艺术、音乐、体育等都有所涉猎。麻省理工大学还有其他的具有竞争力的学校都希望看到学生参加的课外活动的质量而不是数量。


高中生选择课外活动的建议是:课外活动应该是基于自己真实的兴趣开展。如果你只是为了申请大学而做这件事,其实对自身发展来说,并不是最好的选择。如果你的课外活动内容不能帮助你的大学申请,那么你还会继续做这件事吗?如果你的回答是否定的,那么你可能并不应该继续做这件事。


范德堡大学

录取和助学金办公室主任:Doug Christiansen


Christiansen说大学申请给了学生自主决定人生重大问题的机会。作为家长我们清楚地知道孩子们不可能被所有他们申请的学校录取。我建议学生们在早申请结果公布之前,对申请这件事还非常积极的时候把所有的申请都完成。


当你提前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即使结果令人失望,也不会遗憾。 当学生收到拒信的时候,有的家长甚至会对学校感到愤怒,就像最终给了录取信的学校是学生勉强想要去的学校一样。然而这个时候,你应该告诉你的孩子:这不是适合你的学校,没有录取你是他们的损失,你很棒,为什么不向前看呢?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  

学生注册管理办公室副主任:Youlonda Copeland-Morgan


社区服务一直是我们家教的重点。 在我们养育孩子的过程中,我们希望培养他们对社区的责任感:他们有责任让这个社区变得更好,他们也要学会回报社会。我做的工作就是让他们理解社区服务的价值,了解社区服务的重要性。我希望培养他们内心对社区服务的热爱。


如果是他人强加的社区服务,孩子们可能就不会非常积极地参与到其中。 很重要的一点是找到你所热衷的东西,如果孩子还太小不知道什么是他们热衷的东西的时候,就去找到他们感兴趣的东西。 我们常常和我们的儿子讨论展现领导力的机会,我觉得父母需要在这个方面给孩子更多的指引。


我们常常问孩子:你认为你在哪些方面可以帮得上别人的忙?你在学校表现怎么样?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吗?你认为你的领导力可以在哪些方面体现出来?你很久前就加入这个团体了,现在你愿意做哪些行动展现你的领导力呢?这些都是能为大学申请增色的地方。


佐治亚理工大学

本科录取办公室副主任:Laura Simmons


作为一位招生官,我给孩子们的建议是在暑假里在加油站或其他地方兼职工作赚点钱。我不在乎学生在暑假做了多么特别的事情,我在乎的是学生通过他们做的事情获得了哪些成长。


我见过很多学生做出非常棒的研究,这当然是一件很好的事。我也见过一些学生,包括我的女儿,每个暑假都在游泳池担任救生员。无论是做研究还是做救生员,他们都能从这些事情里面学到很多。


大学里有很多专业,如果学生的背景和一些专业完全没有联系,那么我们就很难预测学生在这个专业的学习是否会成功。其实很多经验都能在学校的活动中获得。比如我的女儿对新闻通讯很感兴趣,她在学校里就常常练习写作,所以我们觉得她不需要在暑假再过多地做这件事了。

宾州州立大学

本科招生办执行主任:Clark Brigger


我告诉我的孩子不要等到截止日期才上交申请。我们家有一个规定,如果孩子们在劳工节(9月的第一个星期一)之前完成了申请,那么这些学校的申请费都由我支付。但如果他们在这之后才完成申请,那么他们就要自己负责支付申请费。


尽早准备好申请材料能减轻高三学生的压力。我希望他们能兼顾学业和课外活动,我更希望他们能够享受高中的最后一年。为什么要用最后一年全部的时间来纠结申请这件事呢? 作为一个招生官,每当截止日期临近的时候,我们都会收到一大批申请——通常喜欢拖延的申请者都会在截止日期快到的时候才递交他们的申请。


但实际上,早申请是有很大的优势的。 仔细想一下,招生官需要阅读成千上万的申请和文书。如果你的申请早一点递交到了招生办公室,招生官可能怀着更轻松更愉悦的心情来阅读你的申请。


耶鲁大学

前高级招生官 Lloyd Perterson

我女儿Jae 和我当时对美国的主要大学校园统统游历了一遍。这很花时间,也很耗金钱,但不游历校园,又如何能真正体会这所学校的精髓?


游历校园,也是向学校“献殷勤”,表达对学校兴趣的最好办法。这是事实,有很多同学意外获得一些看似“高”过自己水平的大学录取,往往是因为之前安排过夏季项目或者面试,游历过校园,和校方有过接触。


我女儿的大学申请规划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在她六、七岁的时候,这真的不夸张。她出生的时候,老爸就是高级招生官了。


当其他孩子在读漫画书的时候,Jae已经在读教育期刊了。当然,我们真正开始计划大学升学是在女儿8年级(初二)的时候。 我们让她在芭蕾舞方面继续保持优势,她也乐在其中。


相比起现代的爵士舞,芭蕾舞更加有结构性。联系芭蕾舞会提高孩子的纪律性。我希望这种培养出来的纪律性可以让她在她并不太喜欢的数学科目上有所作为。她也确实做到了。到了女儿9年级(初三)的时候,她在艺术和科学两个方面获得了平衡发展。


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应该思考下一步了:如何让她在艺术上不仅是优秀,而是卓越。 Jae的绘画天赋是从我的爱人Debra那里继承的。Debra是一位IT工程师,但她的绘画功底很扎实。相比起肖像画,Debra更擅长风景画。因此,我们也指导Jae不要在绘画上有“偏科”,肖像画和风景画一样重要。


在上一节,我谈到了我们放弃了用PC(个人电脑)而用苹果的麦金托什(Macintosh),只是为了让Jae的艺术感更强。有人问,我们为什么这么精益求精?因为我们知道Jae的艺术功底是不错,但还不足以让她进入最顶尖的大学。


我们面临的最后的挑战就是如何让Jae的绘画天赋拓展到课堂之外。我们也申请了一些专业的艺术类大学。这些大学的录取主要是考量学生的作品集。对于作品集,我倒不是很担心,因为我在耶鲁看过太多申请作品集了,我觉得我女儿的作品集是很有竞争力的。


领导潜质(leadership)是Jae的弱项。如果作为一位芭蕾舞演员在上千人的大场面上演出,对她来说没什么问题。但是如果让她对上千人演讲,她也许连站到台上的勇气都没有。所以她很难做一个Leader,但是她的执行力还是很强的。


这个世界上也不能谁都是领导,也需要执行力强的被领导者。Jae应该是很不错的员工。正因为如此,我们觉得她不太适合在高中时候自己创立一个“艺术论坛”之类的组织。相反,我们尽全力把作品集做好,并尽量让她的作品能够在各种艺术展览上参展。她做到了,她的作品在美国各大艺术展上获得精彩展出。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我们需要考虑的就是选校名单的问题了。这真是一个所有申请家庭都会遇到的问题,招生官的女儿也不例外。


很多人问我,为何Jae当初没有直接申请耶鲁大学?答案可能会令大家感到意外,Jae不希望被人误认为是通过个人关系获得常青藤大学录取。


是的,每一个常青藤大学的招生官都认识Jae,她如果申请常青藤大学应该会有较高的被录取率,但Jae恰恰是因为这个,放弃了申请任何一所常青藤大学。我了解这种思维和不少中国家庭的思维是恰恰相反的,在中国,熟人关系是被趋之若鹜的,大家求之不得,怎么可能自动“避嫌”?


我完全理解这个东西方的文化差异,但同时,作为父亲,我也必须尊重孩子的选择。而且如前所说,我们也不考虑女校。所以这样一来,选校名单就缩小到出常青藤外的前30名校,以及 “公立常青藤”可供选择了。


“公立常青藤”包括以下院校: 密歇根大学(UMich) 弗吉尼亚大学(UVA) 特克萨斯大学(UTX) 威廉玛丽学院(WM)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CB)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 北卡罗来纳大学(UNC)


这里面的任何一所学校都是无可挑剔的。但由于Jae的爷爷住在弗吉尼亚,如果上弗吉尼亚大学可以离爷爷近一些。于是我们比较倾向于UVA(这种“求近心理”似乎和中国家长很相似~~)。


但是当我们真正开始选校的时候,我们不会太多地考虑地理位置。我们更多是考虑教学项目、校园氛围、和实习机会。实习机会对于未来的就业实在是太重要了。如果想要更多的实习机会,就需要找一个位于urban(市区)或者suburban(郊区)的学校。经过一系列的考量,我们决定既申请综合性大学,也申请艺术类院校。 


Jae的选校名单里综合性大学: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 弗吉尼亚大学 密歇根大学 马里兰大学(UMD);艺术类院校: 罗德岛设计学院(RISD) 普拉特学院(Pratt) 纽约视觉艺术学院(SVA)


除了罗德岛设计学院拒绝了Jae以外,Jae获得了其他所有大学的录取。最终Jae去了哪里呢?嗯,没错,还真的就是弗吉尼亚大学!爷爷说,Jae真是个孝顺的好孙女!


从这个漫长过程中,我们能学到哪些东西呢?

家长和孩子的良性互动是关键

首先,我们必须强调的是,申请过程是属于申请者本人的,只有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地发挥他们的优势和特长。Jae自己创作自己的文书,她自己跟进申请的进度,父母不可能在这些环节上替她动手。拒绝信和录取信都是寄到Jae的地址,不是妈妈,也不是爸爸。因为为人父母的我们需要知道,孩子要成长,必须要领悟一个词的含义,那就是“责任”。



但同时我们也要认识到,处于青春期的孩子们需要心理上的指导和情感上的支持,在做申请决定的时候,他们也需要一个专业的引路人。在女儿申请大学的那一年,她才17岁。她非常有信心,也很积极主动,但她毕竟才17岁。17岁的花季无限美好,但孩子们对于人生的认识还尚浅。我总是说,17岁不是“成年人大学的大一”,而是“青少年中学的高三”。

这就是为什么父母在这个过程中的地位如此重要的原因。当父母用心与孩子交流的时候,血缘是会让孩子的心灵闪光的。这正是孩子需要的,他们不需要的是颐指气使的强制。我们和Jae的交流过程中,我们始终记住这点,这正是我们的孩子“一帆风顺”的秘诀。


(本文转自留学杂志公众号)

留学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