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误解的禅茶

近年来,世间流行禅修,人人都说喝的是禅茶。


有一次,印刚法师的弟子带着茶叶来到寺院,说:“师父您看,这茶叶是寺院的禅茶,这是普通的龙井茶。请师父品尝,哪种更好。”印刚说:“你说这是禅茶,我打开茶包,只有茶,没有禅。你来告诉我,禅在哪里?”


弟子沉思不语,有茶无禅,禅去哪儿了?


九华山翠峰寺的住持印刚法师。


滴翠峰上梦觉香

 

《九华山志》载:唐开元六年(718 年)新罗国国王金宪英的近族金乔觉东渡而来,修炼于九华山。他携来茶籽,植于神光岭下,九华山众多寺院自此开启茶叶种植的历史。


另一种说法,翠峰寺种茶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北宋的了机禅师。据《九华山志》记载,诗僧了机在寺院前后开辟茶园,栽茶树千株,取名“梦觉香”。印刚法师告诉我,寺院建在深山居多,僧人都会利用空闲之地种些茶树,既保护自然,又美化寺院。


采摘灵芽常在清明后、谷雨前(因滴翠峰的温度较低,茶树出芽时间比山下要晚10至15天,因此寺院制茶的时间在清明后、谷雨前)。采茶之际,需先进行洒净仪式,主持法师手捧净瓶,绕古茶园一周,意在唤醒茶园,祈福寺院众人。


梦觉香鲜叶采摘标准为一芽一叶至一芽两叶,鲜叶应新鲜、匀净。因为茶芽生长得特别快,一天一个样,所以采茶之时,不仅要集合寺内僧众,而且要请山下的茶工。


翠峰寺的僧人妙如展示冲泡的梦觉香。


茶叶的制作分杀青、揉捻、理条、干燥四个环节。印刚法师介绍,高温杀青是茶叶加工的第一道关键工序。鲜叶通过杀青,为绿茶形质的形成打下基础,因此,通过杀青要达到以下要求:破坏鲜叶中酶的活性,制止多酚类酶性氧化,防止叶子“变红”,形成绿茶“绿叶绿汤”的品质特征。


揉捻为第二道工序,它是形成茶叶外形的重要一步。通过揉捻成条,为茶叶紧致的外形打下基础。


第三道工序为理条,是固定茶叶外形整枝平直的重要工序,通过理条使茶叶外形在紧的基础上显直,有别其他烘芽茶。


第四道干燥,是保证茶叶品质,进一步保存茶香,增进滋味的醇浓,保持“绿叶绿汤”的品质特性。  

 

寺院制茶的周期,约为15天,随采随制。产量有限,每年仅制100公斤梦觉香。


翠峰寺的梦觉香茶,每年产量仅100公斤。


第一杯新茶需敬翠峰寺的历代祖师及诸佛菩萨,然后寺院的僧众才可享用。梦觉香制好之后,为去除新茶的火气,一般都会放置半月。饮用之际,净手洁身,取寺院后的滴翠峰的泉水烧开冲泡。

 

种菜,种花,还是种茶?

 

种茶、制茶并非简单的劳作,更是禅宗农禅并重的哲学体现。


翠峰寺僧人们每日4点半起床做早课,此后各司其职。在耕种季节,僧人们不仅要在茶园劳作,还要锄地拔草、种花种菜。翠峰寺僧众劳作,便是身体力行农禅之法。


《宋高僧传·唐新吴百丈山怀海传》载:“天下禅宗,如风偃草;禅门独行,由海之始也。”农禅并重之规,正是自高僧怀海为始。


禅宗自二祖慧可、三祖僧璨于深山老林中开辟道场,四祖道信、五祖弘忍实行“坐作并重”,直至马祖道一创丛林,百丈怀海立清规,实行“农禅并重”的过程,实际上完成了佛教中国化的演变。禅宗由此建立了独具特色的修行与生活方式,创立了农禅制度。


任继愈在《禅宗与中国文化》中提出的观点:禅宗思想中国化,首先在于生活方式和生产方式上中国化,其核心便是农禅制度。


怀海禅师主张不为妄想所束缚,便同于诸佛,认为消除了执著和分别之心,生活中的一切语言与行为皆为佛性显用,由此奠定了农作与禅修结合的理论基础。《百丈清规》之农禅制度的最终确定,是为元朝时期,统治者颁布《敕修百丈清规》,自此成为中国寺院僧人必须遵守的制度规章。


怀海禅师创立农禅制度之始,便将“普请法”作为核心。《百丈清规》卷六记:“普请之法盖上下均力也。凡安众处有必合资众力而办者……当思古人一日不作一日不食之戒。”寺院内的生活、劳作,包括佛事活动、寺院的洒扫,以及种花种菜种茶等田间劳动,皆为“普请”。


自《百丈清规》确立,劳作与佛门诵经、坐禅等宗教活动,成为寺院僧众的制度。日常生活中的一切行为,皆与觉悟相关,佛教由静修坐禅,向言谈举止皆为禅意转化。僧人或田间劳作,甚至是搬柴、挑水、舂米、扫地、厨役等在世人看来极其寻常的行为,处处显现禅的玄机。


因此,农禅并重的禅修方式,在诸多典籍中皆有记载,如《祖堂集》《景德传灯录》《五灯会元》等等。僧人在包括劳作的一切生活行为中体悟禅,领悟佛教妙法。


农业劳作被佛门称为“出坡”。翠峰寺的周围,僧人们依山势开辟田地,种植蔬菜,供寺内僧人食用。并有花卉遍植,如芍药、野百合等。

印刚法师说,祖师提倡,一日不作,一日不食,劳作本身即为禅修的方式。在田间地头把佛法传授给大家,弟子们会提出一些问题,师父来解答。佛教经典,很多都是问出来的。问答之间,传播佛法及禅宗的精神。


暮色中的九华山翠峰寺。


随着时代的变化,如今的农禅并重和之前的并不相同。现在山间一寸土地一寸金,僧人们也曾发生过为争地找到住持法师的事。翠峰寺负责种花的僧人叫寂青,负责种菜的叫寂春。有一次,寺里新开辟出一块田地,两个人找到印刚法师,一个说种花可以美化寺院环境,一个说种菜可以为寺院提供新鲜的食材。三天后,两人走过新开的田地,发现上面种了茶树,有僧人正在松土除草,细心照料。印刚法师说:“其实,种菜、种花、种茶不必过于拘泥,无论种植什么,皆是农禅。”

 

无处不是禅

 

何谓茶中禅意?在翠峰寺一年有四次普茶活动。分别为:大年三十、正月十五、端午节与中秋节。僧人喝茶,对茶恭敬有加。印刚法师介绍,在所有的供养中,茶供养为最。僧人视为砍头供养,原因是采茶之际,掐尖犹如去首,因此饮茶之时,对茶恭敬感恩。


实际上,有没有禅,与人有关。什么是禅?很难确认。印刚说:“禅宗讲不立文字,教外别传。但还有另一句话,叫作不离文字,离开文字,又无法表达。这就是我们经常说的依文解字,三世佛冤。”正因如此,禅在茶里,也不在茶里。茶必须喝过,才知道它的味道。禅在什么地方,修过、证过、亲自体验才知道。


《祖堂集》记载一则农禅故事,怀海禅师向弟子说,你们去开田劳作,我讲佛法大义。弟子们开田之后求教怀海禅师,何为佛法大义。怀海禅师摊开双手,却什么也没有说。


印刚法师说:“佛法大义在何处?其实就在开田的过程中。”劳作中悟到的禅,与读佛经体悟到的并不一样。比如,翠峰寺内僧人妙如,负责接待来访的客人,通过言谈举止实践出家人的修行。修行不仅是打坐,还要落实到生活中的点滴,无处不是禅。


处处是禅的理解看似简单,实则蕴涵着深厚的佛法大义。正因为此,也令禅修被许多人误解。把休闲当作修行,谈的是禅修,穿的是禅衣,手里拿佛珠,去寺院住几天,喝几杯茶就认为是禅修。印刚法师说:“这是休闲,只有茶,没有禅。禅茶之境界,在本心,简单到只是一个念头。遇知音,拿一只破碗,抓一把树叶,亦饮之如甘露。任何一种茶,都可成禅茶。若非本心,叫禅茶也非禅茶。”


58岁的寿福法师,在回答何为禅茶时,他说:“禅茶就是心静的智慧。吃茶就是吃茶,不必想其他事情。想其他事情,你的念头不停在变,会喝不出茶味。”


(本文转自世界遗产地理公众号)

历史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