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遗产不全都高大上,也是人类黑历史的见证

2017年的世界遗产大会上,巴西的瓦隆古码头考古遗址(Valongo Wharf Archaeological Site)单独以标准6(vi)列入世界文化遗产。评估报告都承认瓦隆古码头是“非常年轻的考古遗址”:比起动辄几千年、最短也几百年的考古遗址,瓦隆古码头考古发掘出来的石质基础铺设于1811年,至1843年被废弃,该遗址在历史上存在时间仅仅30余年,距今不过200年时间。而且该项世界遗产面积仅为3895平方米,大约相当于半个足球场大小。


2011年,由于里约热内卢市进行振兴市内港口的美妙港建设计划,瓦隆古码头被重新发现。至2017年7月9日登录成为世界遗产,仅6年时间。在第41届世界遗产大会申报审议环节,作为最后一项评审的申报项目,它不仅获得了咨询机构ICOMOS全面支持列入的评估结论,同时在委员会发言中获得所有成员全面的高度评价。黎巴嫩代表引用专家的话最有代表性:瓦隆古码头的重新发现是上帝的意志。


甚至其申报最终采纳的标准仅仅是标准(vi),这是非常罕见的,标准(vi)的定义是:与具有突出的普遍意义的事件、活传统、观点、信仰、艺术或文学作品有直接或有形的联系。要知道在对申遗标准反复修改的历史中,标准(vi)本身就极为特殊,作为最易用也最被担心滥用的一条标准,委员会认为本标准最好与其它标准一起使用。比如中国的秦始皇陵、莫高窟、泰山、周口店北京人遗址等除了在符合标准(vi)的同时,还符合其他登录标准。


目前全球共有1073项世界遗产,而能够单独使用标准(vi)成功列入世界遗产的,仅仅有12项,其中很多都是负面遗产,这些世界遗产的登录提醒人类对战争、核武器、种族歧视、奴隶贸易的反思。这12项世遗产是:


波兰 前纳粹德国奥斯维辛-比克瑙集中营

(1940-1945年)  1979年登录

Auschwitz Birkenau German NaziConcentration and Extermination Camp (1940-1945)



历史调查显示,有150万人(其中绝大部分是犹太人)在此被饿死、惨遭严刑拷打和杀戳。奥斯维辛是20世纪人类对其同类进行残酷虐杀的见证。这里壁垒森严,四周电网密布,设有哨所看台、绞形架、毒气杀人室和焚尸炉,展现了纳粹德国在原奥斯维辛—比克瑙集中营即第三帝国最大的灭绝营中执行种族灭绝政策的状况。

 

日本 广岛和平纪念公园(原爆遗址) 

1996年登录

Hiroshima Peace Memorial (Genbaku Dome)



面积仅为0.4公顷的原爆点是日本面积最小的世界遗产,这里1945年8月6日广岛原子弹爆炸后保留下来的一处建筑。通过许多人的努力,包括广岛市民的努力,这个遗址被完好地保留了下来,一直保持着遭受原子弹袭击后的样子。广岛和平纪念公园不仅是人类历史上创造的最具毁灭性力量的象征,而且体现了全世界人们追求和平,最终全面销毁核武器的愿望。

 

毛里求斯 阿普拉瓦西•加特地区

2006年登录

Aapravasi Ghat



面积仅1640平方米的路易斯港地区,是现代有契据的劳动力移民的起源地。1834年,英国政府选择毛里求斯岛为第一处试验地进行所谓的“伟大试验”,用自由劳动力代替奴隶。在1834年到1920年间,近50万名有契约的劳动力从印度来到阿普拉瓦西•加特地区,在毛里求斯的制糖厂工作,或被运送到了澳大利亚留尼汪岛、南部和东部非洲,或加勒比地区。阿普拉瓦西•加特地区的建筑是最早清晰展示未来世界经济体系的建筑之一,也是历史上最伟大的移民见证。

 

塞内加尔 戈雷岛

1978年登录

Island of Gorée



戈雷岛位于塞内加尔海岸不远处,与达喀尔隔海相望。从15世纪到19世纪,戈雷岛一直都是非洲海岸最大的奴隶贸易中心,历史上这里曾先后被葡萄牙人、荷兰人、英国人和法国人占领过。在戈雷岛上,既能看到奴隶住的简陋屋子,也能找到奴隶贸易商居住的优雅庭院,两类建筑物形成鲜明对比。今天的戈雷岛,依然能使人们记起那段人剥削人的历史,这里同时也是人们消除历史积怨、求得和解的神圣殿堂。

 

巴西 瓦隆古码头考古遗址

2017年登录

Valongo Wharf Archaeological Site



瓦隆古码头考古遗址的价值在于见证了18-19世纪非洲奴隶贸易最后阶段的历史。约90万非洲奴隶在此登陆之后再被转卖至美洲大陆,其数量占被贩卖至美洲大陆的黑人奴隶的四分之一,也因此使其也成为最大的非洲奴隶贸易海港遗址。现在巴西一半人口的先祖能够追溯到从瓦隆古码头登上美洲大陆的幸存黑人奴隶。


在申报文件中,巴西认为这一遗址符合标准(iii)和标准(vi)。但咨询机构的评审意见认为,标准(iii)所指见证的人类文明通常指的是文化传统或者文明所留下的成就,而瓦隆古码头考古遗址见证的并不是非洲奴隶所创造的文明,甚至码头遗迹也不是非洲奴隶为自己的传统或文明而建设的,因此,使用标准(iii)并不合适。鉴于瓦隆古码头考古遗址在非洲奴隶贸易过程中的重大见证作用,且能够唤醒人们对于历史创伤的记忆,其符合破例单独使用标准(vi)列入世界遗产的条件。委员会成员克罗地亚代表发言指出,之所以支持瓦隆古码头考古遗址列入世界遗产,这一遗址让我们认识到“过去的痛苦记忆让我们更团结,而不是更分裂”。

 

波黑 莫斯塔尔旧城和旧桥地区

2005年登录

Old Bridge Area of the Old City of Mostar



莫斯塔尔(Mostar)古镇横跨雷特瓦河深谷,是15和 16世纪作为土耳其边境小镇建立起来的,于19和20世纪的奥匈帝国时期得到了进一步发展。莫斯塔尔一直以来因其古老的土耳其房屋和老桥(Stari Most) 而闻名,并因此桥而得名。然而,在1990年冲突期间,这个古镇的大部分地方和由著名建筑师思南(Sinan)设计的老桥都遭到了摧毁。由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成立的国际科学委员会的努力,老桥于近期得到了重建,古镇的许多建筑也得到了修复或重建。老桥地区融合了前土耳其、土耳其东部、地中海和西欧建筑风格,是一个典型的多文化城市住区。重建后的老桥和莫斯塔尔旧城是协调和解、国际合作的象征,也是不同文化、种族和宗教社会之间和睦相处的象征。

 

保加利亚里 拉修道院

1983年登录

Rila Monastery



里拉修道院是保加利亚著名的古修道院,是巴尔干半岛最大的修道院,位于首都索非亚以南117公里、巴尔干半岛最高山峰里拉山的里奥斯卡山谷中,海拔1147米。这座新拜占庭建筑始建于公元10世纪中期,是由隐士里拉的圣约翰建造的,当时这里还曾是巴尔干国家第二个修士团的大本营。里拉修道院自创建以来就有受到保加利亚统治者的支持和尊重,几乎每位保加利亚第二帝国的沙皇都有对修道院作出大规模的捐献,直至鄂图曼征服此地为止修道院一直是保加利亚的文化和精神中心。修道院原先建在保加利亚第一位圣徒里奥斯基居住过的山洞附近,13世纪—14世纪迁至现址。公元14世纪初期,里拉修道院毁于地震。后来修道院得到重建,并修筑了坚固的城堡。最近一次重建是在1834~1860年间。在它的里面至今仍保存着中世纪修道院的遗迹和里拉的圣约翰的纪念物。

 

加拿大 拉安斯欧克斯梅多国家历史遗址

1978年登录

L’Anse aux Meadows National Historic Site



在纽芬兰岛北部半岛的一角,有11世纪维京人的聚落遗址,这是欧洲人踏足北美大陆的最早证据。遗址出土的木结构泥草房屋遗迹同在格陵兰岛和冰岛发现的十分类似。

 

加拿大 美洲野牛涧地带

2005年登录

Head-Smashed-In Buffalo Jump



在艾伯塔省(Alberta)的西南部,发现了标有记号的数条小道、土著人营房和坟地遗址,里面存有大量的野牛(美洲野牛)骨骼,向人们生动地展示了近六千年前的北美平原上土著人的生活习俗。他们利用对地形的熟悉和对野牛习性的了解,将牛群追赶到悬崖边,迫使其跳崖摔死,然后在下面的营房里分割尸体。

 

加纳 沃尔特大阿克拉中西部地区的要塞和城堡

1979年登录

Forts and Castles, Volta, Greater Accra,Central and Western Regions



这些贸易要塞建于1482年至1786年间,位于凯塔(Keta)和贝因(Beyin)之间的加纳海岸,其遗迹至今仍清晰可见。葡萄牙人在其大航海探险时期,在世界许多地方建立了贸易路线,这些要塞正是这些贸易路线的连接点。

 

美国 独立厅

1979年登录

Independence Hall



遗产区面积2000平方米。1776年《独立宣言》和1787年《美利坚合众国宪法》都在费城这座独立大厅里签署。这两份以自由和民主为原则的文件不仅在美国历史上发挥重要作用,同时也对世界各国法律的制定产生了深远影响。

 

美国 波多黎各的古堡与圣胡安历史遗址

1983年登录

La Fortaleza and San Juan National Historic Site in Puerto Rico



公元16世纪至20世纪期间,在加勒比海的战略要地上建起了一系列防御工事用于保护圣胡安城和圣胡安海湾。这些建筑很好地展示了欧洲军事建筑与美洲大陆港口实际情况相结合后产生的和谐效果。

 

(本文转自世界遗产地理公众号)

历史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