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秦記。

文字丨『誰最中國』

圖片 | 來自網絡


翻开中国地图

踞于黄河中下游的陕西

廓如秦兵跪俑

联同它的简称秦

用一种倔强的姿势

守护着这片古老且厚重的土地

于是铁马冰河

在陕西的记忆中沸腾不息

穿过历史的风起云涌

穿过王侯将相的功过兴衰

穿过朝代的更迭枯荣

从这个叫秦的地方

一次次醒来

一声声呼唤

是陕西恒久的底色




摄影 | 永昌兄



年少时

贾谊的《过秦论》上篇

曾背过无数遍

当作应付老师的任务

多年后再想起时

字里行间的大国之气

从秦汉的历史中破纸而出扑面而来

一个为西周养马的部落

一个从甘肃天水走出的部落

一个有囊括四海、并吞八荒壮志的部落

烈马西风,驰骋沙场

内修法度,外斗诸侯

终于在始皇嬴政时

振长策而御宇内,吞二周而亡诸侯

定都陕西咸阳

履至尊、制六合

鞭笞天下,威震四海

为此后两千年的中国

开启了一个崭新的历史朝代



这个热血壮烈的朝代

早已湮没在历史的荒冢里

时至今日,我们已经很难想象

当年强悍的秦人

是怎样秣马厉兵

才能东割膏腴、西举巴蜀

又是怎样上下一心

才能南取百越、北筑长城

但埋葬了秦始皇的骊山知道

复制了一个辉煌时代的秦兵马俑知道

简称为秦的陕西知道

秦从未远去

它就活在这片土地上

活在每一个陕西人的血液里

活在每一个中国人的血液里




黄土地 | 胡文凯C


摄影 | 姚异凡




秦岭 | weiping Zhang


一直很难好奇

是怎样一块土地

与秦相互选择相互成全

又是怎样一块土地

霸占了“秦”这个字眼两千年

直到听到华阴老腔里的戏辞

“八百里秦川,千万里江山。”

“自古长安地 ,周秦汉代兴 。
山川花似锦 八水绕城流。”

终于恍然大悟

而秦建都的咸阳

更是安居八百里秦川腹地

渭水穿南,嵕山横北

山水俱阳,风水尤佳

无怪乎秦始皇选择在这里建都

在这里开创他的千古伟业

“秦”这个字

于是从这块简称为秦的土地上

随流徙的戎狄部落远传海外

至今,国际熟知的中国英文名China

也是秦的音译




摄影 | xue


摄影 | 娃他达


摄影 | 好摄之徒lion


摄影 | 贾吉平


秦腔

绝对是陕西的特色

那浑然的厚重

那苍凉的风格

是支撑它的灵魂

它就像绝地里伸向天空的枯树

强迫人为之瞩目

高亢激昂的怒吼声中

有撕不断扯不尽的幽怨沉缓

它带着历史的沉重

带着天然的粗粝决绝

从戏台上撞向四方

听到了

就能感受到无尽的悲怆与凄凉

“魔岩三杰”的张楚是听着它长大的

摇滚老炮郑钧是听着它长大的

治愈无数人的许巍也是听着它长大的

它是陕西的声音

也是秦的声音




三秦套餐

图一摄影 | 大江


biangbianng面


羊肉泡


八百里秦川尘土飞杨

三千万人民吼叫秦腔

来一碗面条喜气洋洋

没有辣子嘟嘟囔囔

陕西人对辣味情有独钟

陕西八大怪有一怪

就是“油泼辣子一道菜”

青椒剁碎,还要用油泼辣子再拌一遍

最有名的biangbianng面里

葱姜蒜辣,烧红的油兹啦一浇

用一句陕西话来说:撩咋咧

凉皮、肉夹馍、冰峰汽水

是陕西著名的“三秦套餐”

是口腹在夏天里不可或缺的享受

陕西人的面馆总有一个硕大的“麵”

就像武则天造“瞾”一样蛮横霸道

陕西人把吃叫做“咥”

吃得尽兴、吃得凶猛、吃得痛快

若这个字能吃

想必吃起来也是秦的味道



秦之一字

在中国人是一种记忆

在陕西是一种符号

更是一种血脉

若欲踏足历史寻秦

便往陕西去

沿着古老的秦直道

走进一段尘封于历史的岁月

走进秦的血脉里

走进秦人的生活里

走进秦

你就了解了秦


注:1975年7月10日发现秦兵马俑1号坑。


(本文转自谁最中国公众号)

历史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