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白石爺爺,你到底哪裏可愛?



文字丨『誰最中國』

圖片丨來自網絡


说到齐白石爷爷,除了虾你还会想到什么?

八十年代有一个水墨动画片《小蝌蚪找妈妈》,其中小蝌蚪的原型就来自齐白石爷爷的画。


动画片《小蝌蚪找妈妈》


齐白石《蝌蚪图》局部


真正的勇士敢于时刻保持惊奇。

1919年,齐白石刚到北京不久,寄住在北京法源寺。外面五四运动闹得沸沸扬扬,齐白石的内心也陷入了挣扎。他发现,越是要沿袭古代文人画,越发现自己无路可走。


有一天,他看到法源寺地上的砖纹,形状很像一只鸟。于是就趴到地上,就着砖紋的轮廓画了一幅神鸟画稿,并题字说有此鸟有“真天然之趣”。


齐白石的神鸟画稿


齐白石爷爷和别人很不一样,他总能随时对身处的世界充满好胃口。有人问齐白石,你画虾很像,是从哪里学的?齐白石却说:“家有小池水清见底,常看虾游变动无穷。”


齐白石生在一个风起云涌的动荡年代,但他观察生活细致入微,饱含深情。他观察螃蟹的走路姿势,玫瑰刺的生长方向,看芭蕉叶的芯儿到底向左卷,还是向右卷。他知道什么花在什么季节盛开,什么季节挂果。他知道什么虫在什么季节鸣叫,产卵,蜕变。在生活面前,他就像一个初来世上的婴儿,时刻都充满了好奇。




齐白石爷爷常说,“说话要说人家听得懂的话,画画要画人家见过的东西”


早年,齐白石在乡里画画刚有一点名气,很多人就请他作画。但大多画的是神像功对,像玉皇、老君、财神、火神、灶王、龙王、雷公、电母、牛头马面和四大金刚之类。这些神仙圣佛,齐白石从来就没见过,他也不喜欢画,但为了挣钱糊口,又却不过乡亲们的面子,就只好答应下来。


有的画成一团和气,有的画成满脸煞气。和气好画,可以采用《芥子园画谱》的笔法。煞气可就麻烦了,决不能都画成雷公似的。


于是,他只好在熟识的人中间,挑选几位生有异相的人,作为蓝本。画成之后,自己也觉得可笑。齐白石在枫林亭上小学时,有几个同学,生的怪头怪脑,他也不问人家同不同意,就偷偷地把他们都画上去了。



顾恺之说,“评画以鸟禽为下,而蜂蝶蝉虫又次之”。可齐白石偏说,“世间无物非诗画之料也”。凡是眼睛看到的,再寻常无奇的事物都要画下来。花鸟鱼虾,蚊子螳螂臭虫,地砖上的纹路。总之,他画的就是自己看到的全部世界。


一个内心富足的人,会把生活中的所有枯燥都变成乐趣。


有一次,齐白石和朋友到一个大官家里应酬,满座都是阔人。他们见齐白石衣服穿得平常,又无熟友周旋,谁都不理睬他。齐白石窘迫半天,自悔不该贸然而来,讨此没趣。想不到梅兰芳来了,对他很恭敬地寒暄了一阵,座客大为惊讶,随后才有人跟他敷衍寒暄, 面子也总算圆了回来。


    齐白石和梅兰芳


事后,齐白石专门画了一幅《雪中送碳图》给梅兰芳,还提了一句诗:而今沦落长安市,幸有梅郎识姓名。


势利场中的炎凉世态,既可笑又可恨。但齐白石爷爷就是这样直接坦荡地表达感情。他曾经分别送了毛泽东和蒋介石一幅画,画的都是苍鹰,其寓意也十分简单,你们都是英雄。


齐白石赠毛泽东的《苍鹰图》


齐白石赠蒋介石的《松鹰图》


今天,我们每个人都在努力寻找一种特别,其实,能够忠实表达自己所思所想,这样的自己就是特别的,光芒万丈,独一无二的。齐白石爷爷忠于内心,从不作怪。因为他有一颗广大具足的内心,因此不必扮演“特别”以及向外求索存在感,真实的自己就是最特别的。




当一个人有了真本事,才不需要与人情周旋。齐白石爷爷的真性情在于他敢把丑话说在前头,省下与人做无用周旋的气力。


从他公示的润格就可看出:



卖画不论交情,君子有耻,请照润格出钱。


花卉加虫鸟,每一只加10元,藤萝加蜜蜂,每只加20元。减价者,亏人利己,余不乐见。


送礼物者不报答,减画价者不必再来,要介绍者莫要酬谢。


 绝止减画价,绝止吃饭馆,绝止照像。


 凡我门客,喜寻师母请安问好者,请莫再来。



众所周知,当年齐白石爷爷画一只虾要十两银子。后来有人上门寻画,给了他五十五两银子,还想着齐白石肯定能给他画六只。但拿到画时发现,齐白石爷爷的确给他画了六只,但有半只虾已经游出画外了。


这样的趣事有很多,但齐白石爷爷总能幽默化解,简单,直接,真性情。




尽了功夫烧炼,方成一粒丹砂

1917年,由于家乡匪乱,战事不断。近六十岁的齐白石爷爷再度北上。在陈师曾等人的劝告下,衰年变法,改学了吴昌硕的大写意。但因为农民木匠出身,惨遭一众京派画家的批评,说的话难听极了。不得不说,有时媚雅比媚俗还可怕。


画要有书卷气,肚子里没有一点子书底子,画出来的东西,俗气熏人,怎么能登大雅之堂呢!


木匠竟成名画家?一只蜜蜂价十元!


齐尤为荒谬,令人作恶。


对此,齐白石回应说,莫羡牡丹称富贵,但输梨橘有余甘。画得好不好,诗通不通,谁比谁高明,百年后世,自有公评,何必争此一日之长短,显得气度不广。


齐白石作画


据齐白石弟子娄师白回忆,齐白石爷爷很喜欢画草虫,他担心自己年老后眼力受限,不能再画工细之作,于是在六七十岁,趁眼力尚好,他预先画了一批工虫,待以后不能画时再补画花卉。



齐白石说,“世间事,贵痛快”。我们更多只见他大写意时的痛快挥洒,却不见他在背后日日挥刀五百次的练习,才有那精准,痛快的一下。


世人多少都见过齐白石爷爷的画,但看过他画稿的却多。当成系统地看过他批量的画稿,看到上面反反复复修改的痕迹与详细的注释时,方才知道他背后用了多少功夫,而世间并无真正的捷径。


齐白石存世的画有三万多张,他的弟子李可染有两千张,徐悲鸿有三千张。


齐白石部分画稿


每日挥刀五百次,不断磨练,集点成线,集线成空间。如此,一个人的世界才能日渐完善,不为琐事和他人左右。生命最好的状态不过就是从匮乏走向丰富,而每个人的黄金时代就是当下,你唯一能做的就是把握这段时间,就像早年的齐白石,白天做工,晚上在烛灯下临摹《芥子园画谱》。


愿你,像齐白石爷爷一样可爱、童真又勤奋。


齐白石《如此千里》局部


齐白石《拟八大鸭图》


齐白石《猪》局部


齐白石《多子图》《三寿》局部


文章来源:谁最中国公众号,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图片来源:网络    

声明:版权问题,投稿,商务合作请联系:hr@todayfocus.cn

文艺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