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衣,猶江。

青衣江

乍听此水名

便心生恍惚

仿若在茫茫山川间

一位青衣女子

咿呀婉转,水袖长舞

把一身婀娜

随水流从青山间送出

一径流过青山

一径流过烟水

层层叠嶂、茫茫雾霭

江水为青衣

青衣犹江水

一时物我两忘

情难自已



戏中青衣,既无花旦的活泼俏丽,也无老旦的老成睿智,更无刀马旦的飒爽英姿,但常服素妆里,却自有一种不容轻视的端庄稳重,是亮烈难犯的女子,是贤良淑德的妻子,是刚正严肃的母亲。

这条名为青衣的河水,又何尝不是如此?

与大江大河相比,她不磅礴不浩渺,只是一条默默无闻的小河,在数以千计的年月里不名一文,甚至鲜少有人听过它如诗的名字,更遑论它身在何处了。

虽然,它却不动声色,在一个叫飞仙关的地方,召集宝兴、玉溪、天全、荥经四条河流,汇成一水,名为青衣,自西往东,以不容侵犯的气势,过雅安收周公河,过洪雅收花溪河,穿过夹江千佛岩,进入成都平原,注入大渡河后,最终在乐山大佛的脚下汇入岷江,成为长江的一部分。


图一 | 西部飞哥

图二 | 西蜀浪人


乐山大佛 |  Alex 是大叔


青衣江雅安段 | 黄佳诺


成为大河的支流,是很多小河的梦想。

但抛开长江、抛开岷江、抛开大渡河,青衣江也自有它一段久远丰富的历史,有它优美动人的风景、有它不容忽视的文化:

五千年前,它还没有名字的时候,就养育了后来李白诗里提到的蚕丛氏部落,这个着青衣的部落,是后来蜀地文明的开端。

一千二百多年前,一个羌族部落来到这里,建立了一个叫“青衣羌国”的国家。这个国家,延续了蜀文明的发展。



如青衣江一样,青衣之所以在戏台上引人注目,非因它归于旦角,亦非因它归于国粹京剧,而是抛开这些,它本身便是戏台上唱腔最美、扮相最美、身段最美的那一个:

一嗔一笑,都是凡尘女子的表情;

一羞一娇,都是凡尘女子的心事;

一颦一怨,都是凡尘女子的烟火。



青衣,这个在戏中看似柔婉的角色,被赋予了不同的身份:

因为自尊自爱,所以有了《桑园会》里不愿被调戏的罗敷女;

因为追求自由,所以有了《三击掌》里为爱情而抗争的王宝钏;

因为柔肠百转,所以有了《贵妃醉酒》里情难自已的杨贵妃……

青衣一类,风情百种。


大瓦山 | 翘首


瓦屋山 | yongli


蒙顶山


名为青衣的这条河,河水清澄,两岸草木丰茂,历史上曾建成诸多水利工程,养育了素有“雨城”之称的雅安、青山玉屏的洪雅、西部瓷都夹江,它在流经的区域,创造了绝美的自然景观,也保护了诸如大熊猫一类古老却可爱的生物,为人与自然、万物的相处,提供了一个绝妙的生态环境。

青衣一江,汇聚万物。




乍听,青衣是平平的小河,走进,才知它比诸大江大河也丝毫不逊色;

远观,青衣是冰雪的女子,走进,才能看见她深藏在心底的柔媚与温存;

青衣,这个名词,赋予人赋予水,都有它不容小觑的力量和灵动。人即是水,水亦如人,当人与水最终在这个名词里相遇,人与江相互映照,相互渲染,相互成全,才知汉字之韵,不单在表,更在它背后的那份悠长余味里……


文章来源:谁最中国公众号,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图片来源:网络    

声明:版权问题,投稿,商务合作请联系:hr@todayfocus.cn

风物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