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以孤獨,治癒庸俗。

文字 |『谁最中国』

图自网络

愿以孤独,治愈庸俗。

人间草木,尘世风物

都有各自的万千姿态

其中能成为世人凭寄的

大都是清雅丽质的意象

这无形之中成为世人内心的写照

它们身上有一个共同点

那就是疏离落落的特质

而在本质上来说

它们无疑是“孤独”的

如周敦颐之荷、东坡之竹、林逋之梅

它们在世途犹如一川清溪

漱洗着人们“庸俗”面目

心上无烦虑,眼下无尘俗

千般草木,万物诗情

点点滴滴都将为你绽放

愿以孤独,治愈庸俗



无聊、寂寞、孤独是三种不同的心境。

无聊者自厌,寂寞者自怜,孤独者自足。

庸人无聊,天才孤独,人人都有寂寞的时光。


——周国平


或许有人会认为

孤独就是寂寞

美学家蒋勋早已给出了答案

他说:“孤独和寂寞不一样,

寂寞会发慌,

孤独则是饱满的。”

寂寞是因为性灵的干涸

失去了如少年的澄澈

在他们眼里

世间万物不过是人间寻常罢了

而内心饱满之人

虽处孤独,但亦是一个人的清欢

见落花则有情,见流水而有意

万物皆可成诗

面目自然不流于尘俗



宋代有一首很著名的禅诗: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

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心闲无事,四时皆是风雅

春染,夏翠,秋落,冬清

四季轮换,任何时刻

虽处孤独,亦不孤寂

而人也会随着清雅异常

以孤独,代替庸俗

是一种东方的思维方式

更是一种接近于禅的哲思


▲春染

▲夏翠

▲秋落

▲冬清


幽谷生兰,人生的凭寄

当如兰花一样

生于幽谷而独香

在日月精华的浸润中

以春为天,以秋为地

幕天席地,幽野独立

空山之间,叶叶青翠

溪涧之下,扬扬其香

疏落青翠的叶子

俨然山中孤独的君子

却也是幽谷中最热闹的花事

读懂兰花的幽独

便是读懂人生的一种境界




中国有句古话叫“道在池渊”

一方清池,一湾碧水

这里成了池鱼的一生所在

方塘境池,不过咫尺

有人看到了鱼的困顿

波澜不惊,静水流深

有人看到了鱼的隐逸

涓涓而流,潺潺而动

然而,一切都是人的猜测罢了

游鱼之乐,只在涟漪轻浮

游鱼似乎孤独游弋于此

随波不逐流

一池清凉澄澈的净池

成了漱洗庸俗的道场




孤独是一种内心的充盈

这可以体现在先人对梅的吟咏摹写中

梅欲高洁,更添清氛

一枝横斜,三两疏影

无不是文人墨客对自我的关照

那些传世的诗文字画

在年岁里,成了萦绕的绝响

愿你我皆能以梅去尘虑

以孤独,治愈庸俗


▲元 王冕 《墨梅图》


文章来源:谁最中国公众号,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图片来源:网络    

声明:版权问题,投稿,商务合作请联系:hr@todayfocus.cn

文艺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