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闕詞,一方院。

文字丨『誰最中國』

圖片 | 來自網絡


凉风  旷野  远树

晴空  白云  碧霄

初秋的光景

在身边的意象中

一天天朗阔

行经大街小巷

时序空悠悠悬于四旁

便觉光阴萧瑟

环顾间私想

若有一方庭院纳之

则必得秋之诗意——

秋声  秋色  秋思

秋居  秋怀  秋意

整整一秋间

闲卧庭院,轩户敞开

赏风月之无涯

得天地之兴怀

不亦快哉




黄花深巷,红叶低窗,凄凉一片秋声。豆雨声来,中间夹带风声。疏疏二十五点,丽谯门、不锁更声。故人远,问谁摇玉佩,檐底铃声?

彩角声吹月堕,渐连营马动,四起笳声。闪烁邻灯,灯前尚有砧声。知他诉愁到晓,碎哝哝、多少蛩声!诉未了,把一半、分与雁声。


——宋  蒋捷《声声慢·秋声》

图一 | 张文化


秋时方到,秋声先起。

深巷的庭院中,秋菊灿黄,一片红叶掩映轩窗,从清晨到日暮,窗外的雨声、风声、更声、铃声、角声、笳声、砧声、蛩声、雁声,一声接一声,进入庭院里,进入一段层次分明的时节里。

秋声一起,生愁思。

竹山先生彻夜未眠,卧在榻上遍听秋声。天将晓,老友远,索性披衣而起,研墨挥毫,做一首词,把满腹凄愁,分一半与鸿雁,让它越过院墙,传到遥远的天边去。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

—— 宋 范仲淹 《苏幕遮·怀旧》(上阙)


除却三春,秋时的颜色大约最丰富。

悠悠白云,飘在碧空里,纷纷黄叶,落在大地上。无边秋色,一直伸进江水中,变成清波上弥漫的翠烟。群山映着斜阳,天际遥接远水,更有无数草木,逍遥于斜阳之外,如同看不见的内心风景。


图一 | 默然

图二 | 石头


庭院碧苔红叶遍,金菊开时,已近重阳宴。日日露荷凋绿扇,粉塘烟水澄如练。


——宋 晏几道《蝶恋花·庭院碧苔红叶遍》(上阙)


范仲淹的秋色在天地间浑然壮阔时,晏几道的庭院内,遍地青苔上,落满了微微卷着边的红叶,风吹过,哗啦啦,一齐涌向一圃开得正盛的金菊。秋风吹开金菊,却也吹谢了荷花,在一日日渐凉的秋风里,一塘烟水粉青如练,浮着几片萎凋的荷叶……

轻轻几笔,秋天庭院的景色,便别有一种风韵。


图一 | 喵星侠 

图二 | 李海诚



碧水惊秋,黄云凝暮,败叶零乱空阶。洞房人静,斜月照徘徊。又是重阳近也,几处处,砧杵声催。西窗下,风摇翠竹,疑是故人来。


——宋  秦观 《满庭芳·碧水惊秋》(上阙)


日暮的庭院中,败叶在空阶上被风吹乱一地,入夜时候,如水月光漫过院子,流进空荡荡的房间里。居住在屋子里的人,伸手抚摸着轻柔的月光,耳边是若有若无的风吹竹叶之声,在孤单的夜里,他竟误以为那是故友的脚步声。

也许,只有故友的脚步,才能打破秋日庭院的孤单。


图一 | 风歌


凉意思,到南楼。小帘钩。半窗灯晕,几叶芭蕉,客梦床头。


——宋  吴文英 《诉衷情·秋情》(下阕)


客居异乡,秋天就来得格外的早,也格外的冷清,阳光没了那么温暖,空气中也总氤氲着潮气。更有那庭院中遍地草木,在秋日里一个个枯萎凋零,客居者也变得悲伤起来,陡然间生出千万种孤独之情难解。对着一豆青灯,看身影落在窗纸上,唯有在雨打芭蕉的梦中,轻身飞过庭院,飞回故乡。




天悠悠。水悠悠。月印金枢晓未收。笛声人倚楼。 


—— 宋  黄升 《长相思·秋怀》(上阙)


笛声幽幽穿过庭院,被满是秋怀的倚楼人听见,举目望,清月当空,天也悠悠,水也悠悠,只见庭院外江岸边,荻花在秋风中飞舞,像是在准备一场远行。


图一 | 人在途中


背庭缘恐花羞坠。心事遥山里。小帘愁卷月笼明。一寸秋怀禁得、几蛩声。


——宋  吴文英 《虞美人·秋感》(上阙)


庭院,最适合收纳秋之怀。

不去赏花,是因为害怕庭院中的花过早地凋谢。大约只有心怀诗意的人,才会有这样多情的心绪,只是卷起窗上的小帘,满怀心绪,遥对远山,明洁的月光,让浓愁变作轻忧,但窗下几声秋虫的鸣叫,却又添了一段新愁。

秋怀如庭院中的小径,曲曲折折又叠叠。



庭院深深

曾在无数季节里

落于诗词间

但最美的那半阙

总会留给秋天

于是

诗词的意境

连同庭院的建筑之美

在秋天融为一体

共同构成中国文人的精神世界

也构建了中国人的生活美学


文章来源:谁最中国公众号,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图片来源:网络    

声明:版权问题,投稿,商务合作请联系:hr@todayfocus.cn

文艺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