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哥之美。

 穿越千年吴哥

在一片废墟中

发现美的律动和永恒

它曾是一座辉煌的王城

以雄峻的建筑

精细的浮雕闻名于世

它是世界上最大的寺庙建筑群

是印度教与佛教信仰的极致

五百年前,它被战争病疫无情吞噬

在丛林里湮没成一片废墟

而今,文明重现

对柬埔寨人来说

吴哥不仅是一个地名

一处风景、一段历史

更是精神高地、灵魂所在

凝结着高棉民族至上的荣光



1295年,元贞元年,元成宗铁穆耳可汗派遣周达观带领使节团出访真腊王国,即今日的柬埔寨。


周达观在真腊都城吴哥住了整整一年,从生活饮食、建筑、风俗、宗教、政治、军事、奇闻逸事等等,把在吴哥种种见闻记录下来,写成了《真腊风土记》。


七百年前的周达观,一定无法想象,他的一本杂记可以影响欧洲人,影响四百年后吴哥的命运,左右20世纪柬埔寨的历史。


周达观《真腊风土记》


1431年,真腊王朝被新崛起的暹罗族(素可泰,泰国)灭亡。吴哥城惨遭荼毒,城市被火焚,建筑上的黄金珠宝雕饰被劫掠,人民被屠杀。致死的传染病迅速蔓延,连侵略者也不敢停留,匆匆弃城而去。


真腊南迁到金边,吴哥城从此荒废了。雄伟的建筑被丛林覆盖,高墙倾斜,瓦砾遍野,荒烟蔓草,逐渐被世人遗忘。



数百年后

无人知晓有过真腊辉煌的吴哥

但历史上留着一本书——《真腊风土记》

作为最翔实的地方志

被收录在《四库全书》中

但只关心考试做官的民族

对广阔世界早已失去实证的好奇

这本被汉文化遗忘的书

却被发现新世界的欧洲人看到了

法国汉学家穆雷沙在1819年

翻译了法文《真腊风土记》

1860年法国生物学家亨利·穆奥

凭着这本书在热带丛林中发现了

沉睡四百年的吴哥

如今 全世界游客到吴哥

人人手中都拿着周达观的书

13世纪一位最伟大的中国旅行者

他的书被自己民族忽视

却在全世界受到重视


图片浮石


四百年,兴尽悲来,盈虚有数,命运毁灭与复生,在如此嘈杂的世间,我们需要一份敬默。


如果世间还有一种力量不被忘却,那就是文明。吴哥文明让世人惊赞,吴哥之美是人类最高思想的体现,是一种文化蔓延。它带着宗教、历史、建筑、雕刻、艺术,让全世界顶礼膜拜,更让吴哥流于时间之外,永世辉煌。


图片来自网络



当年发现吴哥的亨利·穆奥惊叹:此地庙宇之宏伟,远胜古希腊罗马遗留给我们的一切,走出森森吴哥庙宇,重返人间,刹那间犹如从灿烂的文明堕入蛮荒。


「吴哥」之名来自梵语Nagara,意指城市或首都。9世纪末,耶轮跋摩一世迁都吴哥,并选择巴肯山建立王城,从此拉开吴哥寺庙建筑的序幕。


图片来自网络


与旧都洛雷寺相比

新修建的巴肯寺

短短十几年

就从罗洛斯遗址平面风格

转变为向上做山的崇高追求

这不仅是真腊王朝强盛的开始

也是吴哥寺庙建筑自我思考

自我信仰的起点

印度教里

宇宙的中心是须弥山

须弥山上住着湿婆神

山是宇宙中心稳定的象征

巴肯寺坛台分为五层

一层一层向上逐渐缩小

即便在自然山丘上

古代吴哥人也要用层层建筑

极致完成信仰与美的追求


图片来自网络


吴哥王朝寺庙端庄森严,寺庙台阶陡直,每一层台阶仅能容下半只脚掌。向上攀爬不仅要手脚并用,五体投地,而且要专心一意,稍有懈怠就会摔下去,重者粉身碎骨。


很多人不解,这样设计楼梯岂不是很危险。但从没有信众会从梯上坠落,坠落的只是到此戏耍的游客。吴哥寺庙的崇高,建筑里信仰的力量,要用身体去攀爬时才能显现。在通向心灵修行的阶梯上,匍匐而上,才知道自己必须多么精进,谨慎。




吴哥是世界艺术宝库中熠熠生辉的明珠 ,精美的雕刻艺术令世人震撼。真腊王国早期遗址有很多红砖砌成的寺庙。于是,雕花工匠便在红砖上面做精细雕刻。砖雕传统使吴哥的雕刻,呈现出独特的艺术风格。


仿佛拼图一样,只是暂时聚合,一旦岁月久远,就会产生崩毁的奇特力量。吴哥的雕刻艺术,宛如波斯的织毯,中国的刺绣,欧洲大教堂的窗花,如跳约的火焰,舒卷的云朵,像一次再也无法记起的梦,错综迷离。


图片来自网络



黎明的曙光从遥远的天际亮起,吴哥寺是吴哥唯一朝西的寺庙,背向日出的东方。五座尖塔在微亮的天际线形成鲜明的剪影。看日出的人很多,每个人都面向东方,天地寂静无声,像是等待天神的降临。


吴哥寺沉静地映在水中,水上朵朵红莲开始慢慢绽放,一轮血红色的太阳从吴哥寺背后升起,浩大的金光宣告生命的苏醒,仿佛看到一个帝国逝去的灿烂。看到吴哥日出之美,有人鼓掌,有人默默离去,若有所失,有人如见本心,沉默伤感。吴哥城就像一部佛经,经文都在日出日落,花开花落生死起灭之间,等待一场个人的领悟。


图片来自网络



阇耶跋摩七世,吴哥历史上一个最重要的君王,一个关心百姓疾苦的君王。在执政时期,他以帝王的谋略与胆识,逐步将真腊王国由一个破败之国,发展成一个统辖54省的强大帝国。


他建造了巴扬寺,塔普伦寺。晚年,他将自己冥想静定的微笑面容,刻在许多建筑物上。那些微笑,高高低低,错错落落,无处不在。通过七百多年的灾难、饥荒、战争、瘟疫。但他一直闭着眼睛,只是淡淡地微笑着。


图片来自网络



吴哥与敦煌的命运似曾相识

他们都曾经有着傲视天下的宝藏

然而伯希和几枚银圆

就换走王道士腰间的钥匙

那时的中国

洋人随便扔几个硬币

就有人帮他们打下云冈石窟的佛头

历史同样在吴哥上演

法国殖民柬埔寨90年

他们从墙上挖走精美的佛像

甚至把整个浮雕桥都拆走

巴黎居美美术馆

至今陈列从吴哥盗去的文物

他们用最粗暴的方式掠夺美

然而 美无法占有

它从不属于任何人

 

图片来自网络


世人一再去吴哥

他们到底想在那片废墟里寻找什么

还是只想证明

曾经辉煌过的文明不会消失

而我们的文明呢

一千年后

会被后世之人膜拜吗

他们会景仰我们今日的生活吗

他们会在我们今日留下的建筑里徘徊吗


 图片来自网络


文章来源:谁最中国公众号,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图片来源:网络    

声明:版权问题,投稿,商务合作请联系:hr@todayfocus.cn

风物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