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器為用,是最高的審美。

文字丨『誰最中國』

圖片 | 來自網絡

以器為用,是最高的审美。

中国有句古话:

形而下者谓之器,

形而上者谓之道。

器用,可以载道

它承载了华夏最朴素的哲学观

中国的造物由原始至当代

历经了石器、陶制、青铜

到达了攻玉、瓷器、家具

世间百工,兼创百器

留下了璀璨的美学世界

从春秋时期的《考工计》

到晚明时期的《天工开物》

华夏的文明从某种程度上来说

是一部器用美学史

它见证了我们从蒙昧到开明

日用而不自知

是我们生活中最大的误区

重拾器用之美

让传统文化融入当代

让器物美学回归生活

发现日用之美




发现日用之美

与其说是生活中的小确幸

不如说是生活中的大智慧

它代表着一个人的心性修养

日本民艺之父柳宗悦在谈器物时说:

人活着应该持有一份器物之心,

去让生活重拾一种对细节的关切,

生活也因这些细节而显得精致和美好。

在柳宗悦看来

一件器物之所以为美

并不在于材料,形制、价值,

抑或是出于名家之手

而是源于器物与主人之间的默契

当器物与生活融为一体

它才是最美的


图一  图二  摄影 松风舍-土总


日常生活才是所有美的中心

它蕴含着文化的根源

人类的真正价值

就在日常生活中

最为直接地得以表现

如果生活被丑陋之物包围

那生活之美将沦为低下

心态于无形之中将会扭曲

从而陷入粗野无润泽的状态

一个民族的文化精神

在器用之间最能体现

要想生活有深度

无论如何都应该与美结合

如果忽视了这点

就不会有完善的生活


图二 图三 摄影  顽玩


中国有句古话

叫做器以载道

回归到器物本身

任何功能都是天人合一的表现

服从于用途,是顺应自然的要求

服从于材料,是迎合自然的礼物

服从于手法,是遵守自然的规律

有人说生活中的器物

“不自由的艺术

因为它们要尊从种种束缚

自然、传统、规律

而当你运用好这些法则之后

器物便是自由的艺术

人也因此获得心性的愉悦



任何日用之物

只有在一定的位置

在恰当的心性与境遇下

我们才能发现它的美

木心先生有一首诗《论物》:

给它一个适当的位置,

它便神采焕发。

把它换到更恰如其分处,

它越显得雍雍穆穆,

仿佛要顿首再拜了,

拂拭护恤我周围之诸物,

是我迟暮的情爱生涯。

木心可谓是深情之人

对日用之物

理解得入木三分




任何器物都是有审美的

或见清雅,或见朴素

以技艺成器之外形

以规矩成物之法度

它们藏满了先人的智慧与认知

我们要做的是重新发现它们的美

一室之中,百器具备

日常用的器物虽然质朴无华

但早已融入我们的生活中

成为我们熟悉的存在

看似平凡朴素,却是至真至简

看似距离遥远,却是形影不离

生活中好的器物

恰似我们的至交

它藏满了所有深情的故事

悄无声息,便惊恍了岁月





文章来源:谁最中国公众号,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图片来源:网络    

声明:版权问题,投稿,商务合作请联系:hr@todayfocus.cn

文艺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