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个“大房子” 里面放满了图书

      以手机端为首的智能产品已承包了我们日常众多获取信息资讯的方式,在教育领域亦然。孩子们一出生便与智能玩具相倚相伴,那些带有印刷味的纸界书籍反而成了退化成某种时代的印记,退而求其次的二手选择。笔者在感叹科技改变生活,改变教育的当下,亦十分怀念曾经在异国他乡的车站,遇见了一个名为流动书屋的木质房子,那里装满了书和寄语,如同在鼓励人们去阅读的同时,还质变成另一种共享经济或者说共享资源。很好奇,到底是谁发明了这种迷你图书馆,又是什么力量能将其广泛传播?

1.jpg
时间老人伫立在圣保罗的佩恩-法伦社区旁的迷你图书馆旁放哨。

这个主意诞生于微时,一场无意间的家置翻修演变成了全世界广为流传的活动。

时光追溯至2009年,Todd Bol(托德·波尔)打算翻修在威斯康星州家的车库时,刮蹭了车库的旧木门。但是他又钟情于那块木头,不想扔掉。因此,波尔在盯着木门思考了一会之后,决定用它搭建一个小型纪念碑给曾经身为人师的母亲。

他把它做成了一个2英尺长2英尺宽的校舍复制品,将妈妈的书放进去,将其栽种在前院里,希望可以和邻居们交换一些书。

“这是一种精神姿态”,他说道。

 而这种姿态催生了被称为“小型图书馆”的活动,使至一年后他创办的公益非营利组织“Little Free Library ”由此诞生。

从那以后,全美50个州和88个国家超过75000个微型免费图书馆箱出现了,混合了民间艺术的各种姿态,参杂着社区饮水机的功能相结合。

他们在这种荣誉体系下运作:你取走一本书时,需留下另一本书,以至于盒子里的书本是不断变化的。

Bol将图书馆视作社区建立联系载体的一部分,欢迎每个人去参与,阅读能被鼓励。不幸的是,他不久前于明尼苏达州奥克代尔的临终关怀中心去世。享年62岁。他的兄弟托尼说,原因是胰腺癌的并发症。

2.jpg
第一个小型免费图书馆由托德·博尔(Todd Bol)建造,位于威斯康星州的哈德逊。为了纪念他的母亲,它复制了一个只有一间教室的校舍,尽管实际上是他的祖母在这样的校舍教书。

如今,它出现在城市街角,城郊的商场,成片的稻田,森林和湖边,在纽约地铁站内,洛杉矶警察分局大楼和乌干达居民点里。《今日秀》在NBC位于曼哈顿洛克菲勒广场30号的总部设立了一个频道。

甚至在西伯利亚的亚马尔半岛还有一个为当地驯鹿牧民和他们家人搭建的微型免费图书馆。

每个箱子包含了至少20本书的容量,由当地的“管家”管理,这些管家先把盒子进行选址,然后用自己的品味和判断力挑选收藏品。

Bol的灵感来自于安德鲁·卡内基,一个伟大的钢铁和铁路巨头,他一度称得上是世界上最富裕的人,在世界各地将图书馆作为遗产留下。这个曾经贫穷的卡内基先生一直相信“一个人死于富裕那便是死于耻辱”,他将建造图书馆作为回馈社会帮助他人及自助的一种方式。在20世纪早期,他已经建造了2509座图书馆。

Bol想超越卡内基的功绩。他设立了建造2510座微型图书馆的目标,并仅仅在两年内完成了。

3.jpg
明尼阿波利斯图书馆是这一图书馆类型的经典,它设计的有机玻璃和山墙屋顶风格,依靠一根坚固的柱子上。

“我想着它可能仅仅是昙花一现,如同宠物石一样,”他的哥哥托尼在电话采访中说道。Todd Bol从来没有将这个项目当做新闻去传播发表,但当地的小型报纸和全国性媒体开始注意到这一现象,并开始对此进行报道。

“这件事情最有力量的地方在于,你所需要的只是创意,” Tony Bol(托尼博尔)说道。“它没有17个步骤这么长。你只要去搭建它,或者订购它,然后将它放置在院子里,像公共艺术纪念碑一样。

4.jpg
当然,它还有略微朴素的设计。

 Bol生于1956年1月2日,他的父亲是个脊椎按摩师,他做教师的母亲是个钟情于书本的人,可在家里的厨房看见她辅导孩子们写作业。

Bol在明尼苏达州埃尔摩湖(Lake Elmo)长大。1979年,他从威斯康辛大学雷河分校毕业,修社会学学位,1982年获得心理学硕士学位。在他开始为从海外来美国的护士安排研究金之前,他在社区大学做过一段时间老师。

之后他为纪念母亲筹建校舍图书馆箱,但当时一切并未掀起涟漪。但第二年,即是2010年,当他在在威斯康星州哈德逊的家中举办了一场车库拍卖,他的邻居路过立刻被他的迷你图书馆吸引了。

“我把我的图书馆搭起来,注意到我的邻居在跟它说话,仿若它是一个宠物”,2013年博尔对《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说到,“我意识到它有某种魔力。”

7.jpg
许多小型的免费图书馆藏书被随机地排列在一起。在这个薰衣草色盒子里,《柳林风声》和《特朗普触及的一切都会逝去》共摆一层。

当订单一到,博尔就在助理阿米什工匠亨利米勒(Henry Miller)的帮助下,自己建造了许多小图书馆。非赢利组织Little Free Library,在他们的官方网站上提供了几种设计,并为打算自己动手的人提供说明书。

他们像野火一样蔓延。Bol 把25个囚犯制作的小盒子运到底特律,据托尼博尔(Tony Bol)说,多亏了那里的“超级管家”,底特律很快就有了400多个。

这些微型图书馆形态各异——又像棚车,喂鸟器和谷仓,宇宙飞船,机器人和公鸡;维多利亚时代的大厦,小木屋和甚至是复刻自己家的模样。有个加利福尼亚的人制作了个上面有冲浪板的大众面包车。

也许令人惊讶的是,虽然维护这些微型图书馆并不是大问题,但也有例外。本月,印第安纳波利斯的一个小型免费图书馆被纵火烧毁。但当地居民已经团结起来,计划在这里建立100个小型免费图书馆。

“Todd创造了这个美丽、鲜活、充满活力的文化和社区运动,并与大众产生了共鸣,从第一个小免费图书馆一直延续到今天,”微型免费图书馆的女发言人、《小免费图书馆之书》(the Little Free Library Book, 2015年出版)的作者玛格丽特奥尔德里奇(Margret Aldrich)在采访中说。“他是一个真正的相信个人的力量可以发挥作用,”她说。“而他的确做到了。”

9.jpg

原文:纽约时报

翻译:乔安

微型图书馆;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