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人救回13人:汉代一场奔袭千里的拯救行动


本文系“国家人文历史”独家稿件,欢迎读者转发朋友圈。

本       文       约   2916  字


阅       读       需       要

                                                                            

min

东汉建初元年(公元76年)正月,蚀骨的寒意中,天山北麓的疏勒城(今新疆奇台县城南)迎来了生死攸关时刻。

匈奴人围城半年以来,信息被阻断,驻防此地的大汉戊校尉耿恭只能率部下困守孤城。

粮食早就没了,现在能吃的只有弓弩上用动物筋腱做的弦和盔甲上的皮革。外面是数万匈奴骑兵,城中的守军如今却只剩了数十人,随时都有城破的可能。

会不会有援军前来?援军能不能及时赶到?耿恭也不知道答案,但他清楚,疏勒城扼守天山南北要道,他们若退了,匈奴的铁骑就可以向南直下进入西域腹地,整个西域地区都将危在旦夕。

以数十人对数万,不退!
 
电影《十三将士归玉门》中的疏勒城

01

在此前的两年里,随着东汉再通西域,西域都护府复置,汉王朝在西域的威望空前高涨,谁也想不到有一天事态会恶化至此。

永平十八年(公元75年)春东汉大军班师,形势开始急转直下。三月,匈奴单于发兵两万, 快速攻下已经归顺东汉的车师国, 继而进攻耿恭驻防的车师后王部金蒲城(今新疆奇台西北)

耿恭手下的汉军兵卒只有数百人。兵力悬殊下,将门出身的耿恭临危不惧,用箭头涂毒药的方法令中箭者剧痛无比、伤口溃烂,从而制造“汉家箭神,其中疮者必有异”的心理恐惧。又趁着突如其来的暴风雨出城攻击,打得匈奴人直哀叹:“汉兵神,真可畏也!”

电影中的耿恭(中)

敌军撤退了,但耿恭知道,他们不会放弃西域的控制权,一定会卷土重来。考虑到金蒲城小,难以固守,耿恭把部队带到了临近的疏勒城。疏勒城依山而筑,又傍临深涧,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当年是汉军修建的一个要塞。

果然不出所料,七月,匈奴大单于亲率数万骑兵卷土重来。

这一次,耿恭的境况比在金蒲城时还要糟糕,守城兵卒仍是区区数百人,但这次是彻彻底底的孤军奋战。西域都护陈睦不久前因焉耆和龟兹叛乱被杀害,原本屯兵于车师前王部柳中城的己校尉关宠可以引为奥援,可惜他此刻也在匈奴大军的围困中。

是战还是走?

史书上并没有记载耿恭当时的心理活动,但是可以想象,在如此敌我悬殊下,在这样孤立无援的情况下,耿恭及其部下决绝地选择了坚守不退,一场古代中国历史上惨烈的守城战就这样拉开序幕。

匈奴人截断了疏勒城上游的水源,城内几乎陷入绝境。将士们口渴难耐,只能挤榨马粪汁来饮用。耿恭派人在城中凿井,但疏勒城位于半山腰,凿到十五丈深都还没见到水。传说耿恭仰天长叹,以剑插地,正衣冠拜天,祈求上天怜悯,言毕井中泉涌,大军长哭欢呼。

半山获水也有科学的解释:河流上游被截住后,水就慢慢沿着山体的缝隙向下渗透,时间一长就从井里涌出来。耿恭抓住机会,命士兵将水向城下泼洒,真把匈奴军吓一大跳,以为汉军有神灵相助。

眼见久攻不下,单于向耿恭许诺,要封他为王,配美女为妻。耿恭以斩杀前来招降之使作为回应。

在漫长的围城中,永平十八年翻过篇去,时下已是新皇帝新年号的正月,距离守城之初已经过去半年,城内弹尽粮绝,周围全是匈奴人以及听从匈奴人的西域诸国大军,耿恭所部就好像是汪洋大海中的一座小小的孤岛,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支撑他的,恐怕唯有内心强烈的使命必达信念。
 
02

此刻,有另外一个人把自己与耿恭连在一起,他就是范羌。

范羌是耿恭的部下。疏勒城被围前,范羌奉耿恭的命令回敦煌郡接运官兵冬装,因此而逃过围城之劫,而后又加入了来自敦煌的援军。

想当初,收到柳中城关宠紧急求援文书时,刚好遇上汉明帝驾崩,一直等到汉章帝即位,救援一事才提上日程。

电影《十三将士归玉门》中的汉章帝

至于是救还是不救?朝堂上起了分歧。

司空第五伦认为,时隔已久,耿恭他们可能早就为国捐躯了,现在再投入兵力物力千里救援,得不偿失。

但是司徒鲍昱竭力请求救援,他的一番话让年轻的章帝下决心发兵救援:

“今使人于危难之地,急而弃之,外则纵蛮夷之暴,内则伤死难之臣。诚令权时后无边事可也,匈奴如复犯塞为寇,陛下将何以使将?”


公元75年冬天,酒泉太守段彭等将领率酒泉、张掖、敦煌三郡以及鄯善国军队共计七千人出发前去救援。经过一个多月的跋涉,于公元76年正月到达柳中城下,击退匈奴,车师复降。只可惜大战虽胜利,己校尉关宠却早已以身殉国。

下一步该去救耿恭了。可疏勒城与柳中城分别位于天山南北,时值冬日,要去救援就意味着要翻越雪山。有关宠的事例在眼前,多数将领觉得耿恭还活着的几率很渺茫了,于是准备班师回朝。

关键时刻,跟随援军一起前来的范羌站了出来强烈反对。

在这支队伍里,他的地位并不高,甚至可以说比较低。各郡太守、随军谒者,每一位都可以在级别上“碾压”他。但此时,他却无惧上司大声提出了必救之议。

最终,段彭分了两千兵卒跟随范羌而去。

足足用了一个月,范羌一行才翻过天山。作为在史书上没有留下多少笔墨的“小人物”,没人知道他们遭遇了什么,但是天山终年积雪,高不可攀。按照史书上的说法,是“遇大雪丈余,军仅能至”。他们是如何地艰难跋涉,难以想象。而这一切都只是为着范羌内心的使命:救耿恭,救大汉的军中同袍。即便所有人都不相信你们还活着,我坚信!
 
03



当范羌带着援军艰难赶到疏勒城时,耿恭及兵卒以为是匈奴人再次来攻,已经做好了为国捐躯的准备。这时却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我范羌也,汉遣军迎校尉耳!

开城门的那一瞬间,两支队伍“共相持涕泣”。他们的经历不同,但一定都会被对方的坚持所感动。

此时,距匈奴人围城已逾半年,疏勒城汉军将士连耿恭在内仅剩26人。但是疏勒城还在,汉军大旗还在高高飘扬。

次日,耿恭等人同救兵一道返回,在匈奴的追击中且战且走。三月,抵达玉门关时,耿恭本部只剩下了十三人,衣衫褴褛,形容槁枯。

电影中展示的“十三将士归玉门”

然而他们胜利了,这是围城战史中的奇迹。然而奇迹的诞生,靠的不是天意,而是像耿恭、范羌这样,使命大于一切的信念。一个誓死守卫,饥渴打不倒;一个一心救人,雪山吓不退。

使命必达。从古至今,这种信念是一个个历史人物受到尊重,一个个朝代朝气蓬勃。与耿恭同时代的班超,投笔从戎,独力支撑西域30年,其力量之源泉也在于此。

在唐代,安史之乱后,郭昕率兵孤守安西四镇,守军从少年一直战斗到白发。郭昕所部与中原失联长达15年,消息隔绝到连新帝即位都不知道,直到公元781年,郭昕才知道此时已经是唐德宗建中二年了,而有关这年的西域出土文书上,写的还是代宗的大历十六年——这个历史上根本不存在的年份。15年间,证明唐军在城中坚守,不移其志,不辱使命。下面这段影片演绎的就是这段历史,片中大唐武威军玄戈营第九骑兵队为了完成向这支孤军运送军饷的使命,全体阵亡,由途中邂逅的宣武军溃兵卢十四接力最终完成了这次“大唐在漠北的最后一次转帐”。



“中国人从未改变对使命的信仰”,放眼历史,如浩然正气充塞于天地,总能让铁汉动容,成就盛大事业。




文章来源:国家人文历史公众号,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图片来源:网络    

声明:版权问题,投稿,商务合作请联系:hr@todayfocus.cn

历史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