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往《西部世界》的路上,优必选的快慢抉择

时值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 70 周年,极客公园推出《科技点亮商业 30 年记》专题。我们将回顾、观察、展望那群身处互联网浪潮中的创业者如何思考、选择、创新;同时呈现那批优秀的公司如何成长、如何影响改变你我的生活,和这个国家的样貌;以及在历史脉络中梳理互联网未来发展的必然。




怀揣终极目标的优必选,能否顺利登顶机器人领域的珠穆朗玛峰?


2016 年的农历除夕,540 台 Alpha 机器人在央视春晚踏歌起舞,让优必选一举拿下了世界吉尼斯纪录,家喻户晓。2 个月后,1 亿美元的 B 轮融资消息,把优必选托举为中国唯一一家机器人独角兽企业。

从 Alpha 机器人,到狗年特别版机器人「Jimu 汪汪」,再到大型仿人服务机器人 Walker,优必选四年三次在春晚舞台亮相而被千万家庭所熟知。然而,业界对于优必选的崛起,却始终充满着一种疑惑和不解。

现阶段的机器人产业,机械臂的商用价值明显更高,鲜有人踏上人形机器人的漫漫长路。而优必选不但从「人形」径直切入,还拥有行业内的最高估值。几乎所有人都会发问:孤注一掷的背后,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优必选跻身行业龙头?


人形机器人:第一性原理的必然结果

美剧《西部世界》中的服务机器人,相信是绝大多数人幻想中的理想形态。虽然机器人接替人类承担重复和危险性的工作,已被公认是必然趋势,但谈及这项议题,长周期和难突破的客观因素交困,以至于大多数创业者更愿意着眼于现实,去做搬运机器人和机械臂,这种赋能产业和工程化的项目。

的确,现阶段的技术无法在短期实现机器人走进千家万户的愿景,但优必选创始人、董事长兼 CEO 周剑却选择「ALL IN」在人形机器人上。为什么如此坚持?近来鲜少对外公开解释的周剑,道出了优必选的路径选择和背后的思考逻辑。

身高 1.45 米的大型仿人服务机器人 Walker ,拥有 36 个高性能伺服关节以及力觉反馈系统,并具有视觉、听觉、空间知觉等全方位感知 | 优必选

「从情感上看,人形机器人肯定是人类的首选,毕竟人的本质离不开社交属性」,周剑开门见山,说出了其一。

其二,在「人形」的道路上,机器人下半身的技术难度远远高于上半身。观察市场中的机器人不难发现,所有的机器人下半身,采用的解决方案都是轮式,而不是双足,原因是下半身的技术难以攻克。轮式的机器人一旦做到和人类同高,很难保证稳定性,而且无法完成上下楼等更多复杂的动作。

当然,让机器人融入生活,虽然足以令科技爱好者欢呼雀跃,但梦想变为现实,注定是漫长且艰辛的跋涉。周剑不确定时长,可能 5 到 10 年,也可能 20 到 30 年,甚至更长远。不过,优必选既然瞄准了人形双足机器人的目标和方向,就一定要寻找合理的路径。

时针拨回到 2008 年,时代脉搏远未跳动到 AlaphGo 引爆全球的那一刻。彼时,周剑研究了日本的很多人形机器人,也包括法国机器人品牌 Aldebaran Robotics 的明星产品「NAO」。在他当时看来,这些机器人根据设定的程序,实现运动、玩游戏的功能已足够有趣。可这些 5 位数的产品售价让很多家庭望而却步。直觉告诉他,「如果把机器人的准入门槛从万元级骤降至千元级,消费者一定愿意买单。」

周剑说,机器人的核心技术,是隐藏在关节部位处的舵机,每一个运动关节,就需要一个舵机,这是机器人成本居高不下的主要原因。周剑的产品思路是,先攻克舵机技术,然后「由小及大,由点到线」。

在伺服舵机的研发上,优必选用时 5 年。其现已掌握了从 2kg-60kg 的小伺服舵机,到 15Nm-200Nm 的大伺服舵机的量产能力。

事实上,对于早期机器人产品的研发,优必选的目的是验证舵机技术和步态控制技术。2016 年春晚跳舞的 Alpha 1 机器人,正是这两种技术融合的产物。同时,二者也是贯穿于优必选后续产品的主要技术。

2016 年除夕夜,540 台 Alpha1 机器人亮相央视春晚 | 优必选

除了伺服驱动器和运动控制算法之外,优必选还掌握有定位导航、机器人操作系统和计算机视觉等技术。目前,优必选已经从家庭陪伴类产品,向教育、安防、零售、公共服务、康养等业务线横向延伸,而延伸的过程亦是一次次打破壁垒的过程。

以安防场景为例,机器人在运动的情况下,算法如何确保抖动的摄像头,仍旧实现精准的物体识别?还没有 AI 企业能提供很完善的针对机器人视觉需求的解决方案,优必选必须自主研发。

周剑表示,每研发出一种技术,优必选就多了一份竞争力。所谓竞争力或壁垒,不仅有利于挖掘新场景和新需求,更是优必选在人形机器人的道路上,为终极目标积攒更多的「共振技术」。

不可否认的是,挑战和机遇永远同在。在周剑看来,优必选最大的挑战和前进的阻碍,主要是目前整个行业的 AI 技术还没有突破,而机器人恰恰是 AI 最好的载体。当现有的 AI 技术仅能满足可控环境之下的需求时,优必选不得不审视自有技术,探索细分领域的机会,「确保自己先活下来」。

优必选科技为通讯运营商打造的室内智能巡检机器人——AIMBOT(智巡士) | 优必选

以优必选给通讯运营商打造的室内智能巡检机器人 AIMBOT(智巡士)为例,它和常规的服务机器人不同。在通用环境下,服务机器人受制于语音智能和模态识别等 AI 技术,还无法胜任相对复杂的工作。而机房场景中的智能巡检机器人无需为此担忧。AIMBOT 在安静的机房里,代替人工去巡检采集各种设备和环境数据。其中导航算法、机器视觉和运动控制技术都是优必选的核心自研技术。

优必选 Cruzr(克鲁泽)机器人在深圳机场服务 | 优必选

在 AI 教育、智慧零售、智慧园区和校园安防等场景中不断扩充产品阵列的同时,优必选也构建起「硬件+软件+内容+服务」的机器人生态圈。

周剑透露,优必选对未来的发展已经规划到了 2035 年。下一个正在突破的领域是康养机器人及康养系统解决方案,针对养老院每个房间的布局近乎相同的情况,这套解决方案同样采用了标准化的可控环境设计。


估值虚高?如何看懂优必选

2018 年 5 月,优必选对外公布了 8.2 亿美元的 C 轮融资,估值刷新到了 50 亿美元。人工智能催化了机器人产业的爆发,也带来了严重的市场泡沫。结合行业背景,优必选的高估值,很容易被外界贴上「虚胖」的标签。

未曾料想,50 亿美元的投后估值,居然低于周剑的心理预期。可以说,是投资人对优必选路径选择的理解和认同,鼓足了周剑的商业自信。关于外界对估值存疑,周剑表示:「投资人看重优必选在通向终极目标的路上,是不是占据行业领先的位置,是不是在未来共振技术就绪的时候,仍是赛道里的终极玩家。」

所谓「终极玩家」的本质逻辑在于,优必选有绝对的机会掀起机器人市场的骇浪,其规模不亚于如今的汽车市场。届时,每家每户至少有一台机器人,作为家庭成员而存在。

为了实现这样的终极目标,势必要构建合理的「科技树」,并确保每一分支都要开花结果。优必选从最开始做类似于玩具的娱乐机器人,然后向教育、商用服务、安防等领域延伸。

例如自 2016 年以来,优必选以机器人等硬件为载体,从 C 端家庭教育市场向校内校外延展,陆续发布了 17 个系列的智能编程教育机器人 Jimu Robot 和 AI 教育的整体解决方案。青少年不仅可以使用 Jimu Robot 创意搭建机器人,通过逻辑编程为它创造多种多样的动作形态,海内外也有 40 多个国家正在陆续落地 AI 教育解决方案,让青少年享受以人工智能为核心内容的教学课程。

在安防领域,以 2018 年 10 月发布的智能巡检机器人 ATRIS(安巡士)为例,虽然不是采用人形设计,而是履带式或轮式的设计,但其把导航算法、机器视觉等一系列自研技术,推向了现阶段商业落地的成熟节点上。

伴随着树冠和枝叶愈发粗壮和茂盛,优必选不仅获得了高估值,而且在人形机器人短期内成为热点产业基本为零的概率前提下,获得了一架「向上的阶梯」。

优必选创始人、董事长兼 CEO 周剑 | 优必选

按眼下的排兵布阵,优必选既有技术、产品和团队去产生价值,又能确保在前进的道路上,迈出的每一步,阵位都相对最优。这就给身后的追赶者筑起了一面无法逾越的高墙。因此,周剑认为,优必选有资格拥有行业第一的估值。

当然,资本永远是一把双刃剑。再高的估值,都需要以营收作为支撑。好在,周剑属于自驱型管理者,不需要股东跟他强调营收,「会自己给自己压力」。他不需要别人跟他强调自我造血的重要性。他常说:「没有战略的战役是盲目的,不知道打什么,纯粹为了歼敌没有任何意义。商业公司的首要目的,永远都是先保证活下去,避免资金链断裂,战略布局退其次。」

周剑坦承,自己不是精算师,而是粗放管理者,喜欢「走一步看一步」。战略和决策,更多的是靠第一直觉。他倾向于围绕公司去做战略思考,而不是事必躬亲,终日埋头于各种报表和款项中。

从 2014 年到 2018 年,优必选的营业收入实现了几何倍数的增长。一面是以市场需求为导向的产品,一面是呈指数级跨越的营收,优必选向外界证明,人形机器人是终极目标,但它不会是横亘在商业化和产品之间无法逾越的鸿沟。


快速反应是生存要诀

除了技术攻坚和路径选择,优必选之所以能把盘子做大,或许与其「足够懂人」密切相关。为了让产品的距离足够贴近用户和消费者,2016 年 7 月,优必选与苹果合作推出 Jimu Robot;同年 10 月,优必选与曼城合作,把机器人编程教育输送到英美澳;2017 年,优必选又与迪士尼开启合作,先后推出以星球大战白兵和钢铁侠两大 IP 形象为首的 IP 娱乐机器人。

Robo Genius 全球青少年机器人挑战赛现场,参赛选手正在调试机器人 | 优必选

而所谓「足够懂人」,不只局限于此,还贯穿于公司的价值观和人才观。

周剑自嘲是公司「瓶颈最多的人」。幸运的是,他总能找到合适的人才独当一面。优必选在技术、产品和商业的突破,很大程度得益于他的广纳贤才和排兵布阵。

「管理者强不强,就看手底下的将行不行」,他曾让首席技术官熊友军在床头写个「人」字,去分析手底下几个研发负责人,能力到底强与否。「如果他们弱了,就会拖累你,让你每天救火都救不完。」

为了找到人才,周剑在优必选成立早期吃过不少闭门羹。他为了让候选人接受 Offer,给出最大诚意,让出 5% 到 10% 的期权,结果还是被拒。那种苦涩,只有经历者才能体会。

至今,「找人」仍是周剑的固定工作之一。首席技术官熊友军、人工智能首席科学家陶大程,首席产品官、日本 Robi「机器人之父」高桥智隆,人形机器人首席科学家赵明国这些产学研专家和人才的加入,都能填充进周剑的「个人 KPI」。

遴选人才是第一环,如何善用人才,才是事关企业级战略能否贯彻落实,以及团队能否打胜仗的主因。

周剑透露,初入优必选的员工都会经历一次「熔炉再造」的洗礼。即便是曾任丰田质量总经理、富士康首席质量官的优必选高级副总裁鲍益新,在工业领域摸爬滚打了 30 年之久,加入优必选后,也曾和周剑直言「干不下去」。他未曾料想,在优必选遇到了职业生涯前所未有的挑战。

归根结底,是以前的打法被现有的完全颠覆。周剑分析说:「本质问题在于,现在的机器人行业还处于起步阶段,不管怎么苛求质量,还是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 

悟空机器人由优必选联合腾讯叮当共同研发,可应用于家庭、社交、教育、办公等多个场景 | 优必选

「拥抱变化」,是周剑近来的高频词汇。在上一次的决策委员会,他再次强调了这一点。以供应链的挑战为例。对于来自手机、电视等成熟硬件行业公司的高管来说,他们早已习惯了过去在成熟产业中,一套套大工业和大战役的打法。「提前六个月筹备,系统性非常强。」但以机器人在安防领域的落地场景为例,突如其来的订单,推翻了所有常规性预测,正规地面部队战瞬间变成了「地道战」和「游击战」。

周剑指出:「在机器人的供应链体系中,拼的不是降本,而是谁能在第一时间买到货。」无论是企业订单还是政府订单,所有的计划和预测都不具备实际作用。「比如今天来了订单,就需要有快速反应部队,在第一时间跟供应商买到所需物料,否则再多的订单,也无法按时交付,」周剑明确道。

后来,「快速反应」也影响到了研发团队。项目分分钟暂停或砍掉,在优必选经常发生,不确定性非常强。不仅需要团队的灵活应变,还需要结实耐操。所以,「皮实」也是优必选推崇价值观之一,所有员工都要贴上这枚标签。

「机器人产业太难,缺任何一环,都会受制于人」。幸好,周剑在近一两年,摸索出来了「一种感觉」。在通往人形机器人的道路上,他清楚哪些东西该做,哪些东西不该做。信息最对称的,莫过于他自己。「尤其(公司)到了一定体量,压力的确越来越大,先要作出转变的,永远都是自己。」

责任编辑:克里斯
图片来源:优必选


文章来源:极客公园公众号,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图片来源:网络    

声明:版权问题,投稿,商务合作请联系:hr@todayfocus.cn

科技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