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在忙,我在江南水鄉。

文字 |「誰最中國」

圖片 |「理想水镇」



世界在忙,我在江南水乡。

当世界充满了喧嚣与物欲

清居便成为一种奢想

每一个人的心里

都装着最柔软的江南

一如尘世中的净土

它是初春的归燕细雨

也是深秋的月照乌篷

一顶桥,一流水

长长短短是数不尽的故事

一粉墙,一黛瓦

高高低低是唱不完的歌谣

深巷院落,这里曾烟柳繁华

钱塘江畔有一段传奇

水磨婉转,这里曾温柔富贵

吴越故地有半部江南

一山,一水,一归程

写不尽的是巷陌市井

一梦,一醒,是归人

道不完的是朝夕梦萦

我希望有这样一个地方

无所熙攘,枕水而眠

正如盐官,朝夕梦牵

世界在忙

我在江南水乡




盐官古城,多么温婉的名字。一条条街巷,一座座石桥,一栋栋老屋,一扇扇木窗,一次次浪潮,这些记忆像电影一般,一帧又一帧的定格在我们的脑海里,当我们能为它们奋不顾身前往追寻的时候,它们便成为回忆深处的乡愁。乡愁是有味道的,也是有颜色的,围墙里的故事,水乡中的家常,都是可以抚摸的岁月流长,这里的味道,像是久违的故人,正如江南的水气那么氤氲,那里的石板清透如黑色,那里的栏杆抚摸不完……


 ▲盐官-钱江潮


王安忆在《江南物事》中认为江南水乡特有的生活氛围和归属感让她难以忘怀:“江南小镇的亦闹亦静,可以治疗虚无的病症,药方就是生活。”

 

在盐官,这里的生活很慢,慢到仿佛一切都可以停下来,让我们的身心回到年少的时光,没有忙碌的喧嚣,也没有尘世的羁绊。一杯新茶,一碗陈酿,闲敲棋子,慢慢地融入到一片江南烟雨中,忘记了时间,它变成了小桥流水间摇动的橹声,白墙黑瓦上移动的日影,天心月圆下隐约的虹桥,记忆中的故乡,一直这样安详而美好。




盐官古城,地处浙江嘉兴市的海宁市。据《盐官镇志》记载,早在7000多年前,盐官便有先民生息于此,成为良渚文化的重要源头之一。此地,自秦统一全国起,始设郡县,由此算起,其建制已有2200年的历史。据史载:隋朝时,“盐官县土泽沃衍,商贾并凑”。至唐代,以其发达的经济和盛行的宗教而名扬海内,是当时全国著名的三个繁荣县市之一。到了明清时期,盐官更是盛极一时,“千里之舶”、“四方之贾”云集,成为浙江重要的集散中心。方圆不到1.5公里的区域内,集聚人口3万多,集市繁华自是江南之最。盐官的富庶为吴越翘楚,如今,盐官古城以小镇开发的形式,慢慢苏醒,继承旧日的富庶。

 

▲陈向宏手绘草图


有人说,乡愁是一种精神上的感冒,是中国人文精神家园的一份美丽守望。在工业化和信息化时代,江南古镇里的那些风土人情,一砖一瓦,或许能给尘世中的人们一些精神上的抚慰,它是能够治疗感冒的,这或许就是我们喜欢人间烟火的原因。在钱江河畔的盐官,我们都是过客,但又何尝不是归人呢?一座古城,因为有了文化的积淀,而显得更加沉稳,也让世人迟归不返。




中国的哲学以静为尚,盐官的静,藏在它绵延不绝的文人世家里。

江南自古文脉鼎盛,海宁更是出了无数的大家名流。自唐至清,海宁出了进士366人,自晋至清,有著作传世者1900人,著作4144种。《海宁州志稿》收入人物1409人,入清代《文苑传》者393......文风鼎盛的海宁,成为华夏大地上璀璨的明珠。

 

海宁人文荟萃,撑起了中国半部近代文学史,其中最为有名的是两大家族。

 

一是海宁查氏家族,查氏在清代“一门十进士,兄弟三翰林”,被康熙誉为“唐宋以来巨族,江南有数人家”,查继佐是明末清初的学者,清代的查昇、查慎行、查嗣庭等,不仅是朝廷要员,更是诗人和书法家,尤其是查昇的书法,被康熙称赞:“他人书皆有俗气,惟查昇乃脱俗尔,用工日久,自尔不同。”查济民、穆旦(查良铮)、金庸则是近现代名流。


 ▲金庸书院


说起金庸,不妨看一下他顶级的朋友圈:蒋百里将军是他的姑父,所以,蒋百里的女儿蒋英就是表姐,钱学森就是表姐夫;另外,琼瑶是他的表外甥女,穆旦是他的堂哥;而徐志摩,则是金庸的表哥……
 
另一个是海宁盐官陈氏家族,有“一门三阁老,六部五尚书”之称。清代陈家历尚书、巡抚一级的官员达十一人。陈之遴(清顺治时大学士)、陈诜、陈元龙(清雍正时大学士)、陈邦彦、陈世倌(清乾隆时大学士)等均为其族人。乾隆与盐官陈家的渊源颇为深厚,他六次南巡,有四次住在陈家,更是将入住的遂初园更名为“安澜园”,御笔一挥,亲题匾额。

 ▲陈阁老宅

到盐官走一走,一步一踏,清晨的跫音,回响在屋檐之上。当我们留恋一个地方,不仅仅是她街头巷尾的深宅大院,更是那嵌进一砖一瓦里,令人动容的故事。在这里我们会想起东晋志怪小说鼻祖干宝,中唐诗人顾况,与李清照齐名的宋代女词人朱淑真。明末以降,海宁人才更是层出不穷,如戏曲家陈与郊,史学家谈迁和查继佐,“近现代史学开山”王国维,诗人徐志摩,古书画鉴定家徐邦达,一代收藏大家钱镜塘......

▲王国维故居


 

盐官古城,“负江控海”,是它的历史脉搏,一边是钱塘江的奔涌不熄,一边是海洋的浩瀚博大;“月半潮鸣”,是它的天下奇观,一边是入海口的潮起潮落,一边是文人墨客的诗文传诵。随着绿城的对盐官古城的规划,由“古镇圣手”陈向宏亲自操刀,盐官古城,正在成全世人对江南的遐想。


 ▲陈向宏(左四)


乌镇,是陈向宏最为成功的作品,在这里,他把江南水乡演绎得淋漓尽致,小桥流水,炊烟巷陌,这些美好的意象,融入乌镇的每一个晨昏昼夜,他是造梦师,更是精神原乡的领路人,在一次采访中他直言:“英国人说乡村是我的祖国,我希望我的小外孙国外回来后跟我说,中国这样的水乡就是我的祖国。”很快,绿城·盐官理想水镇就来了。


乌镇


对于绿城·盐官理想水镇,陈向宏说:“它将不仅仅停留在怀念,而是活在当下,生活在中国人熟悉的传统人情社会、传统美食、传统文化和现代文化里,小尺度的生活空间里面,又同时静享现代小区的品质生活,这就是理想水镇的理想。”盐官音乐小镇整体规划约6755亩,涵盖古城颐心景区、主题颐养生活区、音乐颐乐产业度假区、观潮颐情公园四大板块,依托盐官古城4A级国家旅游度假区、围绕江南小镇自然、人文优势,加之独特的钱塘潮文化和区域优势,结合音乐产业和绿城服务,为现代人提供高品质的古城音乐慢生活。


盐官古城实景图



在盐官古城,每一片砖瓦都有无尽的故事,每一处楼台都藏着陈旧的年光,与别的小镇不同,这里满是深厚的人文底蕴,那是真实可触的积淀,安国寺经幢,乾隆安澜园,陈阁老宅,王国维故居,金庸书院,古邑路,春熙路,它们组成了小镇的叙事脉络和人文底色。那些名字,听着念着就让人念念不忘,虽未曾谋面,早已心有所属,来到这里,总想让人住上几天,感受文化的洗礼,瞻沐世家的遗风,那些小桥流水,古道巷陌,既显得如此亲切可人,每当八月十八,钱塘江大潮的时候,站立江边,听澜,卧眠,一切如梦中初醒的江南。


▲盐官古城门


水是文明的源头,春水灵动,万物初醒。枕水而居,是中国的天性,更是中国人的天命。理想水镇,将中国人的这一天命得到了成全。盐官古城引入了绿城经典桃李春风系列,典雅的中式合院盐官古城在气息上一脉相承。对于中国人来说有了一个自己的院落,精神才算真正有了着落


▲盐官古城实景图


每一座小院,透露着最自然的气息,那一草一木,一竹一石,依然延续着旧日文人的精神与气质,钱塘江潮与小桥流水滋润着生活的每一个细节,一杯清茶迎来晨光,一盏灯火送别月色,屋檐上是理想,屋檐下是生活,这样的小镇,才是理想生活的归所。



每年农历八月十八,是盐官一年一度的观潮节,人潮和浪潮一起涌向这座千年古城,连央视也会来直播,向世人传递这里的鼎沸与繁盛。如果说钱塘江浪潮的起落,是盐官古城的天赋乐曲的话,那每年临近国庆的海宁潮音乐节,便是人们对这天地之音的唱和,周杰伦,卢冠廷,朴树都现场于此,一群少年不老的人,带着青春的活力,感染着这座古城。西晋郭象,对《庄子》的礼乐曾加以诠释:“乐者,乐生之具。” 礼乐向来和合共生,人们因乐而礼,也因礼而乐,一片土地的文明也因此年轻而优雅,当江南的温软细柔,遇上海宁潮音乐节,古典与现代,交相辉映,这属于盐官才享有的荣光,繁华之下,大梦初醒,也不过如此。


▲卢冠廷在海宁潮音乐节

这世界充满了喧嚣与吵杂
令人耳目不清
唯独江南可以让人静下来
正如盐官沉浸在温柔故地
虽是一样烟雨

但入你眼

便是不一样的乡愁与静谧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

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回首江南的盐官

望得见山,也看得见水

正如故乡永恒的记忆

世界很忙,我在盐官水乡

用手去抚摸岁月留给她的诗性与文明

用心去感受时间留给她的古典与年轻

觅一片静谧,寻一丝安宁

告慰心心念念的江南

抵达精神的原乡


▲盐官古城夜景


江南巷陌之间的烟火

是东方生活美学的后花园

春草浅浅,夏荷脉脉

秋月生潮,冬雪负瓦

这里一年四季都如少年的新诗

眉目之间满是温婉

怪不得木心回到乌镇后

热泪盈眶地写下了这样的诗句:

“风啊,雨啊,一顶桥。”

木心先生用了累世的乡思

用了短短七个字

写下了阔别重逢的欢欣

那是一个游子对江南的眷恋


▲盐官古城


世间充满了焦虑与急躁,江南的诗性与文明,成了世人暂避喧嚣的寄寓。很多人去了乌镇,都会被这里的柔情似水打动,想以乌镇的一间房子,安放余生,遗憾的是乌镇没有房子卖,这一次盐官可以,因为绿城,因为绿城理想水镇,它以诗性和文明,告慰你对江南的惦念,你可以生活于此,朝是烟火人间,暮是诗意生活。


这一次,陈向宏携手绿城,在盐官,以理想水镇之名,只为成全你的理想生活。




文章来源:谁最中国公众号,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图片来源:网络    

声明:版权问题,投稿,商务合作请联系:hr@todayfocus.cn

风物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