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澳洲山火失控,阿德莱德山1/3葡萄园被毁,恢复或需数年

大火掠过的灾区生产了等价于2000万澳元近80万箱葡萄酒。心痛!


日前,发生于阿德莱德山Cudlee Creek地区的森林大火已经失去控制。这场灾难性大火的起因尚未得到正式确认,但据认为是由输电线掉落在干草地上引起。

南澳州州长 Steven Marshall表示,Cudlee Creek山火已烧毁86幢民宅,近500栋建筑、数百辆汽车、家畜、宠物和农作物被毁,超过25000公顷的土地化为焦土,火舌延绵长达127公里

e097c81e7370cffaa3e8520bc50522a1.jpg

 阿德莱德山3300公顷的葡萄园中有三分之一被摧毁。

阿德莱德山葡萄酒产区副主席Jared Stringer告诉《卫报》,大火掠过的灾区生产了等价于2000万澳元79.4万箱葡萄酒。

 他补充说:“这是毁灭性的打击。这场大火席卷了南澳州农业生产最丰富、也是生产力最高的地区之一,我们付出的代价将是天文数字。部分葡萄园需要数年时间才能完全恢复,产量也受到影响。

986a82b0db8830b8d492fea3f4133707.jpg


至少20个葡萄酒庄受到这场灾难性山火的影响:Anderson Hill, ArtWine, Barristers Block, Bird in Hand, Emmeline Wines, Geoff Weaver, Henschke, New Era Vineyards, Nova Vita Wines, Petaluma, Riposte Wines, Simon Tolley Wines, Tilbrook Estate, Tomich Wines, Turon Wines and Vinteloper……

 这其中受影响最严重的酒庄是Tilbrook Estate,它失去了全部葡萄田、酿酒设备、库存和酒庄建筑。庄主James和Annabelle Tilbrook称:“我们只剩下几箱放在家里的葡萄酒存货。酒庄所有瓶装葡萄酒都爆炸了,所有设备都被火灾损毁。

eb8aca06928c31c9993820af4bb8f156.jpg

 爆炸的葡萄酒瓶上覆盖着厚厚的一层山火灰烬

Vinteloper的庄主David Bowley称12月20日为“我们历史上最糟糕的一天”

“我的心伤透了,”他说。他的酿酒车间幸免于难,而葡萄园被尽数摧毁。

Henschke酒庄的棚屋、农械和酿酒设备均被烧毁。庄主Stephen和Prue Henschke表示,酒庄将“需要长期的葡萄藤复种计划”。他们的葡萄园同样遭受了严重损害,该葡萄园种植了雷司令、霞多丽、绿威林、黑皮诺、梅洛、赤霞珠、长相思和琼瑶浆,这里面甚至包括了阿德莱德山最古老的黑皮诺葡萄藤。

caacc7c3d6961c2a3c2fe5b74bd2748c.jpg

创纪录的温度、干旱和强风共同加剧了应对丛林大火的斗争科学家一直警告说,更热、更干燥的气候将导致澳大利亚大火更加频繁和强烈。有观点认为,超额碳排放导致的气候变暖是使澳大利亚山火愈演愈烈的重要原因。

c9181a0983ac45dc50f7d1d28ff5f099.jpg

文图转载自:© 酒斛网


编译:Ari
© 酒斛网
image.png

阿德莱德 山火 葡萄园

评论(0)

游客

加载更多评论